华人如何对待华人自己的藤校毕业生?

 

随着十月份亚裔告哈佛案将开始审理,围绕这一话题的讨论渐渐增多。笔者小时候也是在迷信名校的教育轰炸中成长的,如今已经完全释然。不过此文主题不是关于爬藤好不好、要不要告哈佛,而是探讨一下华人对待我们自己的名校毕业生的处理态度。

华裔藤校毕业生出了一茬茬。现在,早期来美的华人家庭,培养的优秀的华N代,已经步入需要全面支持,努力向上突破玻璃天花板的时候。就专门说说政治方向的人才输送,这是衡量华裔藤校毕业生实力的重要指标之一。

目前藤校等好学校毕业的华裔,不说90%,至少也是70-80%偏自由派。等于说,那些微信华人圈流行的尖锐问题,AA、细分等,他们基本都无法给出符合保守派华一代想要的答案。

比如几个比较有知名度的政坛“网红”,斯坦福和杜克学位的华人顾优今(音译,Gu,Euenge),前奥巴马政府手下的劳工部副部长哈佛毕业的卢沛宁等等,都是铁杆左派或者民主党。

最大的亚裔政治组织AALDEF公布的2016年投票出口民调结果也显示,七成以上的华裔是自由派。

那么,华一代就这样把这些自由派华人统统划入“汉奸”阵营,随他们失败,甚至还在加速他们失败的道上添砖加瓦吗?

美国本土出生长大的华人偏自由派的现实,短期都不会有大改变。华人一代热火朝天判自由派为“汉奸”,努力让自由派华裔都失败。以后,只让那比例不到10%的保守派华N代去肩负突破玻璃天花板的任务?有没有想过,这样相当于会制造一个10-20年的华裔政治人才减员甚至断崖。

别人还没开始全面排华,华一代先自己发起一场轰轰烈烈的政坛排华行动?

那几家以挖掘领导力、培养总统议员为荣的大藤校,在录取人的时候自然会参考产出效果。如果反民主党华人带来华裔政界人员的衰减,这些藤校招生部门自然会观察到这种现象。那些STEM专业的大概还是会乐意多招华人,但是社会、人文、商业、律政有关的专业,总是要看这个社区相关人才输出率和成绩的。重视教育不光是看多少人进好大学,更重要的是看多少毕业生能在职业发展上取得成就。

华人在政界等实权方向人数还这么低的时候,无论左右都没有资本针对自己人先大义灭亲。

藤校等牛校,就是看重能给他们带来声誉威望的人才。如果有更多华人能拿下市长、国会议员、州长等此类举足轻重的位置,无论其立场是左还是右,都是华裔移民领导才华的一次次强劲的历史性书写。能打破华人书呆子只善于给老板打工的刻板印象,也让藤校对华裔的全面更加刮目相看。

如果越来越多的华人取得此类成功,等价于给藤校等顶级大牛校捐款几个亿给华人形象打广告。就如同林书豪突破了美国本土华裔玩不进职业NBA的局限一样。

华人需要领军级人物在政界、商界、司法界不断突破,改变目前这些重磅行业华人人数比例失调地低的局面。印度裔此方面就有成功经验借鉴。

虽然他们整体上近80%的支持民主党,但是他们也出保守派政客。却没有听说过民主党印度裔,把他们的保守派同胞当成“印奸”批臭、批得政治生命枯竭的事。

前南卡州长现美国驻联合国大使Nikki Haley,路易斯安那州前州长Bobby Jindal,这几位都是共和党,带来的光荣却是属于整个印度裔。正是这些人才,让其他族裔看到印度裔的领导才华。他们的党派立场并不妨碍印度裔整体走强的事实。

到了政治竞选的战场,如果有人有勇气出来选,难道华人不应该放下内部分裂,齐心协力来支持我们的优秀代表吗?

左派华人没有去过问正在竞选罗德岛州长的那位共和党华人是否反对川普的移民政策等保守派难以自圆其说的问题。因为,只要他能成功,虽然是共和党人,也是给华人的整体形象带来全面提升,一种领导力的展示。那么,保守派华人也可以同样给民主党华裔类似的机会。

重视爬藤,就不能扼杀难得的展现华裔领袖才华的机会。可以保持沉默,可以不投民主党华人的票,但不要做亲手扼杀同胞突破玻璃天花板的拆台的事。

华人釜底抽薪,最后伤筋断骨的也可能包括你自己。因为歧视和排华这些事,都是不分党派的。

作为华人,更不要做政坛排华的急先锋。

文刀吾未,陌上美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