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公投百花齊放後

杭之  政論家、國安會前副秘書長

《公投法》修法降低門檻後第一次公投將登場。投票的可能高達9案以上。其中平權相關議題最多,正反共5案;國民黨則力推反核食、反空污、反深澳電廠等3案;還有敏感的「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如果加上還在推動的「獨立公投,正名入聯」等,可以想見,百花齊放。

過去威權時代,人民雖然有一點民主權利,但基本上是有限度的。這孕育了追求更大民主權利的意識,「公民投票」的主張遂成為民主反對運動重要的政治訴求之一。幾經波折,2003年終於通過了《公投法》的立法,但一直被批評門檻過高。去年12月,立法院權力結構改變,修法降低門檻,不但成案門檻降低,通過門檻也降低。因為門檻降低,提案百花齊放。修法前,有6次全國性公投,都因門檻過高否決。這次,是否會因門檻降低而有提案通過,值得關注。按新的門檻,過去6次中,有4次是可以通過的,包括民、國兩黨所提內容沒有背離性差異的「入聯公投」與「返聯公投」。

這形勢,說明台灣的民主化發展已經進入一個更錯綜複雜的新階段,需要朝野付出更大心力正視相關問題。

聖化主張強固撕裂

首先,不管是民粹意識也罷,民主意識也罷,「我有話要說」、「我有意識要表露」,將成為常態。可能的題旨將五花八門,有內部事務的,有牽涉外部的,有純是公共政策議題的,有牽涉信仰、意識形態的,衝突矛盾背離的情形將會司空見慣。但因公投是對單一題旨表達是否的態度,而不是不同題旨的對衝,出現一些矛盾結果是可能的。以這次提案的平權議題來說,邏輯上,相互背離的兩類提案同時通過是可能的。

民主一般被素樸地理解為「體現大多數人最大意願,且這意願不應受到限制」的政治形式。這種情況下,通過之公投案的「題旨」必須被實現,勢必成為那些主張者強烈的政治心理。這個政治心理效應極可能大於其投票數。在這種情形下,如果相互背離的公投案同時通過,政府面對的問題,不只是要怎麼執行的問題,那是行政性的處理。更重要的,是社會政治意識衝突撕裂的問題。

台灣社會本來就存在撕裂。現在,公投這有點被聖化的所謂「直接民主」政治形式,恐怕不只不能解決這問題;相反的,如果處理不好,甚至有可能強化撕裂的不同主張或認同,有如為其塗上「聖油」,強化其正當性。這將使撕裂更固化。這是我們在面對百花齊放式的公投「盛況」時要有的心理準備。

另一類燙手的議題是現實上牽涉到外部的議題。如這次的「東奧正名」、「入聯公投」或「返聯公投」等,這可能沒有背離性的撕裂,但現實上實施的困境絕不下於那些撕裂的議題。

用法國思想家托克維爾的觀點來看,民主讓人們質疑現狀、權力、命運。我們沒有理由不繼續深化民主。但歷史的發展也提示我們,民主的含意、形式會變化,它不斷在演進,直接民主、代議民主、協商民主、監督式民主,沒有一種是「聖化」的形式,我們必須現實地處理「實現政治意志」、「對待權力」等問題,對「誰有權得到什麼,何時以及以何種方式得到」這問題始終保持開放。

百花齊放的公投應該是讓我們在現實上反思許多政治意識的機會!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