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打着共享的旗号搞新的公私合营

微言微语@DR

(法广RFI 桑雨)本周必须用“小平你好”开篇,因为在中国,叫小平的人都不是等闲之辈!前不久刚有吴小平放出私营经济离场论,本周又出个邱小平,放出党应领导工人参与民企管理共享利润的言论。身为中国政府人社部副部长的邱小平在近日召开的官方会议上表示,民营企业要坚持以职工为本,让职工享有充分的民主权利,共同参与企业管理。他同时强调推动民营企业民主管理工作必须坚持党的领导。

此番言论一经见报就引爆网评。
独立评论人“老徐时评”说:人社部副部长邱小平说,民营企业要以职工为本,让职工共同参与企业管理。我觉得这番话应该对国企讲才对。国企是全民所有,所以必须要让职工共同参与企业管理。做不到这一点,就是假国企,就是官企。而民营企业是私人企业,私营企业凭什么要让他人插手?你国企都做不到的事,凭什么让民营企业去做?”

新浪微博网友“王小枪同学”说:邱副部长需要学学《公司法》,民营企业谁投资谁受益,最高权力机构是股东会。邱副部长还要学学《国际共运史》,我党解决劳资矛盾基本途径是成立工会对话协商,而非强迫资方交权。邱副部长还应学学《国资管理条例》,只有国资是全体人民共同享有的,国企才应由全体职工管理。

也网友晒出目前国内昂贵的油价,并跟帖道:“感谢法盲邱副部长,让人民知晓当下最迫切的事是人民要参与国营企业的民主管理,比如全“两桶油”,为什么要高价购买俄罗斯的油?难道是油桶太贵吗?”

一位新浪微博网友说:当年新民主主义改造时,就是先让工人代表和资方代表共同参与企业的经营管理,然后进行公私合营,最后完成社会主义改造。 1956年全面公私合营后,中国经济一路下行,到1978年中国GDP仅占全球的1.8%,国民经济几近崩溃。难道历史又要重演了?”

正当人们对邱小平言论深感困惑之际,前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胡德平先生在胡耀邦史料网上推出重磅文章,标题是:警惕打着共享的旗号搞新的公私合营 重温中共中央[1991]15号文件, 此文一经发表,迅速传播,这是中国政要在改革不进反退,极左思潮猖獗,文革逆流横行的背景下的首次发声。

胡德平在这篇文章中直接发问道:“我国改革开放形成的市场经济、基本经济制度产生的民有企业是要发展下去,还是又要借助历史的惯性,重走五十年代的公私合营的老路呢?”

​​文章写道:“某副部长强调企业的民主管理,怎么把政协的“协商民主”的机制搬到民营企业的经营管理上?他说的“职工与企业机制共建,利益共享、风险共担”,这不是打着共享、民主的旗帜搞“大锅饭、铁饭碗、刮共产风”吗?这和国有企业有什么区别?

现在应是改革的深入发展期,而舆论确是如此灰色,政府官员认识又如此混乱,说改革要攻坚,要壮士断腕,不亦难乎? 在民有经济遇到很大困难的当下,我觉得,今天一些地方发生的情况,和昨天人们的思想认识差别太大了。昨天已经认识清楚,解决了的问题,今天又用一种新的形式复活起来。仍用一条挤压民营企业,迫其走上公私合营之路。如果形成一股潮流,无人敢提批评意见,那么后果将非常可怕。”

我朋友圈一位网友以【一个重要的信号】为题评价说:“邱副部长绝非信口开河,也不是法盲,他是贯彻高层战略的政策制定者。党管国企,规定董事长必须是党委书记,而书记(也包括领导班子)由上级任命就行了。 那么,党如何管民企?以往有公司法,股东若不是党员,即使企业建立党组织也干预不了。现在好了,有路径了。2016年 全总颁发了一个 非公有制企业职工民主管理的政策性意见,其中最重要的举措,一是职工董事,二是厂务公开。厂务公开即私企老板要决策透明,职工董事有评判权。当然,目前条件下,私人老板还可以不理。但是,最后只要稍微变更一下公司法,即规定民企必须设 职工董事、职工董事对相关决策有一票否决权,就可以在不剥夺私人股权(阻力太大)的前提下,实现党对民企的实际领导和干预。一旦党对国企和民企的经营皆有领导权和实际干预权,就有了以行政手段主导全部经济的组织基础。因此,这是重要的信号。看似是效仿欧洲国家的“超前”,实际却是一种倒退。”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