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辣招陰乾中國經濟

中美貿易戰的發展果然像我們預期那樣由壞走向更壞,雙方還在商議新一輪談判安排之際,美國政府已宣佈下星期一開始向2,000億美元中國貨品開繳10%關稅,到明年1月稅率將進一步調升至25%。而為了表示自己打必還手的決心,中國商務部隨即宣佈向600億美國貨品開徵關稅作報復。以規模計600億當然遠遜於2,000億,但美國對中國出口總額才不過1,000多億,上回已就500億貨品徵稅,中方剩下的彈藥已不多,再向600億貨品繳稅已算是傾巢反撲。

刺激內需 華面對兩座大山

由於美國總統特朗普表明,一旦中方還擊便會即時研究對2,670億中國貨開徵關稅,今次中方的反制措施勢將加快美國相關安排,令中美關稅戰從局部開打變成全面戰爭,所有向對方出口的貨物都面對新關稅!

要評估今次貿易及關稅戰的影響不容易,因為歷史上還未見過如此規模的「無硝煙戰爭」。唯一能肯定的是它對中國經濟的影響絕不像某中方財金官員所說那樣輕描淡寫(只會削弱中國GDP增長0.7個百分點),它帶來的將會是重大及長遠的負面影響。

中國經濟向來倚靠三頭馬車拉動:各級政府基建投資、出口、內部私人消費。過去二十多年基建投資特別是固定資產投資規模已極大,產生的過剩產能與運載力逐漸明顯,繼續增加基建投資造成的將會是浪費而非效益。近幾年中國政府大力控制基建投資,搞「供給側」改革就是要避免再把資源放在大白象工程上;未來一段時間中國既不想也不能再靠增加基建投資刺激經濟。

內部私人消費本來應該在投資退潮後接力,拉動經濟增長。事實上大部份發達經濟體如美國,內部消費佔GDP的比例都七成左右,中國私人消費卻只佔四成,增長空間本來甚大。可惜,中國內部消費市場增長一直偏慢,儲蓄率則偏高。這一方面由於貧富懸殊令一般國民消費力不前,另一方面則因為人口快速老化打擊消費意欲及能力。兩座大山都不易克服,令中國要以內部消費催谷經濟的能力極為有限,甚至可能力不從心。

剩下來要推動經濟增長的「馬車」就是出口增長。偏偏今次特朗普政府的貿易戰正是要打壓出口這一棵救命草。一旦5,000多億中國輸美貨品全部加徵25%關稅,美國這個中國最大出口市場將會嚴重萎縮,工廠定單很快轉移到其他新興經濟體,中國企業的定單則急劇減少。而且,中國根本找不到能取代美國的龐大市場,即使增加出口補貼或低價傾銷也難以填補美國市場的收縮。

廠區倘爆裁員潮 恐變死城

出口定單減少還只是第一波影響,接下來的漣漪效應更難處理。關稅大增先是令出口商定單下跌,接着整個供應鏈會進行重整,企業需要收縮在中國的生產規模,把生產線搬到越南、印尼、孟加拉等新興經濟體以分散風險,令中國出口加工業製造業面對巨大的收縮及衰退壓力。規模較大的企業還可能有時間、資源重整業務,尋找其他買家及市場,二線或依附大企業的中小型供應商則未必有能力應付衝擊,隨時出現大規模倒閉潮。

緊接倒閉潮受影響的則是就業市場。出口定單減少,中小型工廠倒閉,以出口加工為主的城市、地區立時面對大規模裁員潮,幾萬人的廠區、工業園區可能有一半民工被裁,甚至可能像上世紀的煤礦社區那樣整個崩潰,變成死城。要知道中國藍領工人接近高達三億,當中若有十分一人因貿易戰及出口下跌而失業就涉及3,000萬人,當中的經濟、消費損失絕不僅是0.7個百分點,所引起的其他社會成本更是難以估計。

中國總理李克強昨天說,中國不會以人民幣貶值刺激出口應對危機。這個決定算是明智,因為人民幣貶值比「七傷拳」更可怕,對中國自身傷害極大,引發的走資潮及恐慌更是一發不可收拾。但這樣下來,中國應對貿易戰的有效工具所剩無幾,只能硬食特朗普的辣招,而經濟則進入逐步陰乾狀態。

盧峯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