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財富分化 引分配改革關注

歐陽五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一面是「消費降級」的焦慮陰雲,一面是茅台酒銷量突飛猛進,奢侈品消費15%到20%的增長預期(麥肯錫資料),內地似乎正在經歷前所未有的消費分化。而該現象背後,是內地近年來財富分配上的分化趨勢。

事實上對於財富分化趨勢的警惕,一直是中共多年改革的着力點。自十六大提出「小康社會」概念起,中共開始有意培育「橄欖型社會」。然而近年來,高收入階層與中低收入階層的收入差距仍呈擴大趨勢,堅尼系數自2016年起再次上升。財富分化,引出了新一輪改革中大家對分配制度改革的高度關注。

解決發展不平衡 新一輪改革起點

近期內地個人所得稅起徵點上調,並配以多種抵扣項目,多地社保繳納比例下調,同時「社保稅管」,以確保社保制度的規範運行。一系列措施讓人們看到,分配問題已被決策者置於改革優先事宜。

解決「發展不平衡」的問題是新時期中共的目標,也是新一輪改革的起點。然而分配制度歷來都是改革中的「硬骨頭」,推進並不容易。能否邁開更大、更具實質的步子,一看決策者決心,二看能否充分考慮國情。

筆者認為,根據當下國情,新一輪改革中分配制度的調整應注意以下幾個問題。

首先,注重資產升值對社會財富再分配效應。近年來內地房產增值迅速,成為影響財富分配的新因素。考慮到資產價格膨脹與收入分配之間具有較強關聯性,政府宜通盤考慮,出台集成化政策,促進社會更加公平,避免房產增值加劇收入分化。

事實上,近期國家已出台了一系列措施來抑制資產價格過熱,在收入分配上也有不少強力舉措。9月7日,房產稅法進入全國人大常委會立法規劃的「一類專案」,這意味着房產稅將在本屆人大常委會5年任期內提請審議。

其次,不要忽視中國現狀,「提低」仍是「擴中」最重要一環。北京大學中國社會科學調查中心發布的《中國民生發展報告2014》顯示,目前中國三成以上的社會財富被頂端1%的家庭佔有,而底端25%的家庭僅擁有1%的社會財富。「提低」的必要性不言而喻,這也是扶貧被當做「三大攻堅戰」之一的原因。

廉價品電商「拼多多」的上市,被解讀為內地中產消費降級的信號,這更多只是城市中產的自我想像。實際上,「拼多多」的上市讓人看到繁榮之下中國仍有大量貧困人口。相比所謂的「中產下流」,貧困人口的收入提升更值得關注。

過去幾年城鄉收入差距不斷縮小,一部分農民工的收入已達中等收入門檻,但在住房、養老、醫療和子女教育等方面,農民工尚未享受到與城鎮居民相同的待遇水準,這不利於他們成為穩定的中等收入群體。因此,除精準扶貧外,加大社會保障覆蓋面,完善社保制度,才是增加該群體穩步進入中等收入門檻的保障。

最後,更加重視初次分配中的公平性。即從經濟結構入手,重視財富分配的公平性,這就涉及到更深層改革。如何處理新時期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之間的關係、大企業和中小企業之間的關係、政府與市場之間的關係,仍有待探索。這些關係的理順,決定着分配制度改革能否徹底,也將是衡量新一輪改革是否成功的重要因素。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