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獨很囂張嗎?

教育大學、香港大學、中文大學在開學日接連鬧出港獨風波,林鄭月娥指學生有關言論衝擊了習近平的底線,中共官媒更氣急敗壞地質問:「港獨這麼囂張都不嚴懲,等甚麼呢?」港獨很囂張嗎?在專制政權下,港獨根本沒有囂張的基礎和機會,反而是中共、港共對「講獨」的討伐很誇張。為甚麼呢?既因為內外交困之際,要樹立共同的箭靶,更因為擔心自己點燃的港獨星火會燎原。

講獨成對抗專制工具

本港幾間大學開學禮的港獨風波可圈可點。三年前,梁振英在施政報告第一次點名批鬥港大學生會刊物《學苑》時,港獨只不過是偶然在大學校園飄過的一陣風,但在梁振英、張曉明聯手操作、打壓之下,講獨漸成風氣,成了對抗中共專制的工具,更成了今年幾家大學開學禮上受人矚目的閃電。

中共喉舌《環球時報》點名批判教大學生會妄言「香港應該獨立」、港大學生會把佔中學生捧為「英雄」、中大學生會指摘香港「主權受到相鄰國家威脅、經濟文化受到北方帝國殖民」,還以〈港獨這麼囂張都不嚴懲,等甚麼呢?〉為題,盡顯特區政府不興師問罪就向特區政府興師問罪的傲慢嘴臉。港澳辦副主任黃柳權也表示,特區政府將來就《基本法》23條立法時,對於港獨言行要分成不同情況加以規範。

以中共的革命和鬥爭經驗,應知哪裏有壓迫、哪裏就有反抗。三年來,不正是中共公然撕毀《中英聯合聲明》、撕毀《基本法》,把所謂講獨違法強加在香港青年、學生身上,以致於港獨意識真的烙印在他們身上?然而,即使港獨在青年、學生中引發越來越多共鳴,但在專制政權統治下、在黨領導一切越來越強勢的環境下,港獨談不上,也不可能囂張。

顯而易見的是,本土意識也好,獨立意識也好,其滋生與壯大都離不開政治、經濟、文化因素。從政治層面看,港獨是一國兩制被扭曲的產物。港獨問題在香港主權移交前及移交後10多年都未成問題,但隨着中共奪取香港全面管治權的行徑越來越囂張,真普選越來越可望而不可及,港獨問題也越來越成為問題,以致那些「長在紅旗下」及主權移交後出生的新一代成為講獨的主力,以致大學開學禮不講獨不能表現思想自由、學術自由。

中共將自證港獨預言

從經濟層面看,中港融合的血盆大口吞噬香港財富越來越囂張。從西九故宮博物館、落馬洲河套區創科園,到年租1,000元的西九中國口岸區,看不到特區政府高官有任何賣仔眼淚流的舉動,只看到他們跳過公眾諮詢、閹割立法會監察權、諂媚中共的醜態,看到他們在半夜舉行西九中國口岸區移交的鬼祟,看到他們把香港併入粵港澳大灣區、拱手獻上土地資金人才規劃大權的猴急。

從價值觀的文化層面看,中共、港共藉反港獨之名干預學術自由、新聞自由、言論自由越來越囂張,連那些支持講獨的民主派也不能不先戴上「我不支持港獨」的頭盔,但這頂頭盔還不能讓梁振英們滿意。他們質疑「為甚麼『反對』一詞這麼難於啟齒」,甚至質疑林鄭月娥等高官的不適合、遺憾等同於「不支持」。不難想像,在狙擊民族黨、FCC之後,重選及操控大學的學生會,將會是中共、港共的下一個目標。

可見,中共侵吞香港政治經濟利益、破壞香港人權法治是何等囂張。所謂嚴懲囂張的港獨,無非是中共提升敵對目標以減緩內部分裂的需要,也是港共放大政績以邀功請賞的需要。可笑的是,港獨意識也正應驗他們的自證預言,總有一日會星火燎原。

李平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