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刀犯罪:解決倫敦暴力問題與芝加哥模式

暴力阻斷者
在芝加哥,一些前幫派成員被僱傭來干預糾紛

托馬斯·麥金托什(Thomas Mackintosh)BBC記者

採用對付傳染病的方法來減少暴力犯罪,真的可能嗎?

倫敦已經宣佈,將採取蘇格蘭的公共衛生手段幫助解決暴力犯罪問題。不過,像治療疾病一樣解決犯罪問題並不是新鮮事。

倫敦近年來暴力事件激增,今年已經發生了100起謀殺案,人們特別關注持刀犯罪。倫敦市長薩迪克·汗(Sadiq Khan)的壓力越來越大,因為許多人呼籲政府採取行動,關於警方執勤盤查權力(stop and search)的討論也再次發酵。同時,倫敦警察局長克雷茜達·迪克(Cressida Dick)也承認,她手下的警察已經「超負荷」工作。

這與20年前的芝加哥有些相似。

世界衛生組織流行病學家斯盧特金(Dr Gary Slutkin)曾在亞洲和非洲等地與傳染病抗爭數年,並於20世紀90年代回到芝加哥。 斯盧特金在烏干達治療艾滋病取得了一些成績,但他對死亡和痛苦感到厭倦,想休息一陣子。不過,返回美國後,在家鄉看到的暴力和死亡讓他感到震驚。

世界衛生組織流行病學家斯盧特金(Dr Gary Slutkin)曾在亞洲和非洲等地與傳染病抗爭數年,並於20世紀90年代回到芝加哥。
世界衛生組織流行病學家斯盧特金(Dr Gary Slutkin)曾在亞洲和非洲等地與傳染病抗爭數年,並於20世紀90年代回到芝加哥。

「我看到的這些暴力事件都發生在美國,因為我離開這麼久了,我以前甚至都不知道,我以為美國沒有這些問題,」他說。

「當我來到這裏時,我在報紙和電視上看到,有14歲的孩子向13歲的孩子開槍,而且是頭部。 把他們殺了。小孩子互相開槍。 這是怎麼回事?」

1994年至1999年,芝加哥有4663人死於謀殺。相較之下,有更多人口的洛杉磯只有3380起兇殺案。

斯盧特金對此很感興趣,開始進行調查。他查閲了數據,發現芝加哥的暴力事件與他數年來想要治癒的傳染病有一些相似之處。

他發現,暴力事件總在特定的地點和時間集中發生。而且,暴力事件似乎會自我複製,與傳染病類似。一次暴力事件會引發一起又一起的暴力事件。最終,暴力事件以類似一場傳染病的方式迅速增加。

芝加哥犯罪現場
儘管暴力事件仍然是一個問題,但芝加哥許多地區的謀殺案數量已經下降了

作為流行病學專家,斯盧特金知道,要將一種病症劃分為傳染病需要找到三個特徵:集群、自我複製和傳播潮。斯盧特金得出的結論是,芝加哥正面對一種流行病,如他在烏干達看到的一樣嚴重,他決定用同樣的方式解決問題。

他從當地一所大學獲得了資金,設立了「治療暴力」(Cure Violence)組織,致力於使用公共衛生手段來解決暴力犯罪問題。

如抗爭艾滋病一樣,第一條規則是,暴力不應被視為「壞人的問題」,反而應被視為一種傳染了人類的傳染病。這意味著要在暴力發生前做好預防工作,並在爆發後減輕其影響。

在烏干達,斯盧特金和同事了解到,人們只會聽從同伴有關安全性行為的建議,所以他們會讓男同性戀者接觸男同性戀者,讓性工作者接觸性工作者。

他在芝加哥採取了一種相似的方法。有爭議的是,他僱傭了以前的幫派成員來教育現在的幫派成員,介入爭端,希望從源頭上防止暴力事件。結果立竿見影,其試點地區的犯罪率顯著下降。很快,這個城市的一些其它地區也採用了這種策略。

比安卡
比安卡(Angalia Bianca)曾加入美國黑幫「拉丁王」(Latin Kings gang)超過30年,她在7年前成為了一名暴力阻斷者。

這種方法成功的關鍵是前幫派成員,即暴力阻斷者。作為執法部門和幫派間的紐帶,他們利用自己的關係來發現高危情況和個人,然後在糾紛升級成暴力之前介入。

比安卡(Angalia Bianca)曾加入美國黑幫「拉丁王」(Latin Kings gang)超過30年,她在7年前成為了一名暴力阻斷者。她說,幫派成員不會聽警方的話,而她卻與這些人「說同一種語言」。

她說:「在大多數情況下,都是在爭取時間,讓他們冷靜下來,說服他們不要做一些會後悔的事情。」

這種方法的效果非常顯著。自項目開始,設立暴力阻斷者的地區,槍擊案犯罪率降低了40%。美國其他城市也開始仿效,如洛杉磯、紐約和巴爾的摩。蘇格蘭的格拉斯哥也引入了這種方法。2004年到2007年,格拉斯哥的謀殺率下降了一半以上。

芝加哥地圖
「治療暴力」組織追著城市的不同幫派,並試圖與他們保持聯繫

但是這種方法也有問題。

在芝加哥,資金一直是個問題。2015年,因為伊利諾伊州州長朗納(Bruce Rauner)和眾議院議長馬迪根(Mike Madigan)僵持不下,「治療暴力」運行前兩年都沒有得到足夠的州補貼。

接下來的一年,芝加哥有771人遭到謀殺,這個數字是近20年來最高。2017年,「治療暴力」組織重獲資金後,謀殺率下降了16%。

去年,倫敦因暴力事件死亡的人數激增。斯盧特金的公共衛生手段似乎是倫敦市長將該市暴力事件認定為「疾病」的催化劑。

今年,「治療暴力」組織在芝加哥和紐約分別獲得了540萬和1720萬美元的資金。倫敦市長薩迪克·汗為倫敦的這個項目僅提供了50萬英鎊,犯罪學家岡特(Anthony Gunter)覺得這個數字是一個「笑話」。

芝加哥警察
在芝加哥,資金一直是個問題。

岡特表示,倫敦市長對暴力問題反應遲緩。談到倫敦市長的計劃時,他認為,細節決定成敗,但目前並沒有披露太多細節。

「這需要多部門合作,所有人一起努力。這需要汗與內政大臣賈維德(Sajid Javid)合作,」岡特說。

對倫敦、芝加哥和格拉斯哥的一些社區來說,暴力事件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這種局面的形成還有更廣泛的社會問題,譬如失業、教育問題、家庭破碎和毒品問題。

倫敦市長的新計劃能否收到良好效果還有待觀察。

英國工黨國會議員瓊斯(Sarah Jones)對倫敦市長的計劃感到高興。她認為,在倫敦某些地區,暴力阻斷者可能是阻止持刀犯罪的關鍵。

「如果有人在他們考慮使用暴力時介入,可能會帶來很大改變,」她說,「減少暴力小組」(Violence Reduction Unit)是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但從長遠來看,它需要每個人的承諾。」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