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公投綁大選可能的法律爭議

張進逸 台灣世代教育基金會專案經理

今年年底的公投綁大選很可能是史上最熱鬧,但在熱鬧之餘,也必須要慎防《公投法》缺漏可能造成的法爭議問題。在《公投法》大幅調降門檻之後,不但連署門檻降低,就連效力上,也僅需要同意票大於反對票,且同意票總數超過總投票權人的四分之一以上,即可宣告通過,也因此各方團體紛紛加入公投戰局。

又因為單獨成案的公投要號召人民出門投票機會不高,所以搭著選舉順風車成為理性選擇,這也讓所有團體趕著在上月底提交連署書,以確保能綁得上大選。

但同時這也造成了一些爭議可能。最明顯的例子,還是在「挺同」及「反同」陣營不約而同的提出針對同性婚姻,以及性平教育的公投。以同性婚姻而言,挺同團體所提出的公投主文為:「您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章保障同性別二人建立婚姻關係」;而反同團體所提出的公投主文為:「你是否同意《民法》婚姻規定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結合」,以及:「你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規定以外之其他形式來保障同性別二人經營永久共同生活的權益」。由於大法官釋字第748號已明確保障了同性也擁有婚姻自由的權益,所以本次的公投爭點就在於是以《民法》或「專法」來行使保障。

挺反同都過問題大

但綜觀雙方陣營的公投主文,很明顯呈現互斥。挺同團體的主文通過,則立法機關必須以《民法》婚姻章來作保障;反之若反同團體的兩項公投其一通過,則為排除同性婚姻適用《民法》的可能。在這類「立法原則之創制」的公投若獲得通過,現行《公投法》明文規定立法機關不得變更其原則,但問題來了,若兩項公投皆獲通過時應該如何處理?

若是皆不通過時,即由立法機關最後審酌應如何規範;一邊通過一邊否決時,從其通過的公投;兩邊都通過時,目前法律似乎沒有答案。一定會有人認為,很明顯的互斥公投,怎麼可能會發生兩邊皆通過呢?這問題即在《公投法》本身的通過門檻降低,使得發生這類矛盾現象的機率上升。

試想公投綁大選,多數人民其實是參與選舉,但不見得有足夠動機參與公投,所以不會所有人都領取公投票,又或者即使領取但未領取「所有公投票」。這時就會發生部分選民,僅選取自己有興趣的公投主題來投票的情形,而拒領其他公投主題。

在這樣的情況下,假設目前挺同與反同的勢力各半,而兩邊陣營都各自有一部分的人只想領取自己支持議題的公投主題時,在選舉投票率為70%的情況下,可能在挺同及反同議題的同意票總數,皆可超過總投票權人的四分之一以上的門檻。又因為反對立場的選民有許多未領該議題的選票,而使得反對票小於同意票。在這樣的情況下,就可能導致雙方陣營的公投皆獲得通過的詭異現象。同樣的情況,也可能發生在性平教育的公投主題上。

門檻放寬恐難止爭

現行的《公投法》,並未對出現矛盾時有合理的解套方式,而且對立法機關制定法律擁有拘束力,若未即時正視這項疏漏,一旦發生同時通過的狀況時,勢必掀起更大的社會爭議。

在各團體爭相利用放寬的公投門檻來表達意見影響政策時,我們也應該及早做好因應及解釋,以防屆時公投未能定紛止爭,反而成為新一輪爭議的開始。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