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地下教友悲“血白流了”港媒采访弥撒遭公安“送客”


北京海淀区守望教会信徒的周日祈祷 2010年10月3日
资料照片 路透社/Petar Kujundzic


根据香港一家传媒采访获悉,大陆天主教地下教会有教友对中梵签署主教任命协议感到愤慨和悲哀,认为爱国天主教信奉党领导,根本不是天主教,扬言:“头可断,血可流,信仰忠贞不能丢。”苹果日报的报道还指,有教友更斥责教宗过于天真,即使流血亦绝不返回地上教会。他明言历代地下教会神父为宣道流血牺牲,协议是令“他们的血都白流了,白死了”。苹果的记者在采访完早上的地下教会弥撒之后,行踪即被当局获悉,在机场遭到十多名公安强行“送客”,理由是“你懂得的”。

中梵达成的主教任命协议,罗马教廷国务卿帕罗林枢机对此一直期望,能令“地下及地上的弟兄彼此相遇,重新学习合作与共融的言语”。不过,不少大陆地下教友都直斥教廷太天真,“玩笑开得太大了”。

 

报道引述有信奉30年天主教的地下教友坦言敌视爱国天主教会,声称“他们的教义,他们的作法,他们的种种东西,都跟我们背道而驰的。他们的宗旨是服从中国共产党的,脱离罗马教宗。我们天主教,跟一个无神论的国家去谈判,不就是对牛弹琴吗?”他明言协议绝对不能接受,教会无辜变成了“双违法”(违背罗马决定,违背中共),由正统变成叛教,以往地下教会神父为宣道流血牺牲,协议令“他们的血都白流了,白死了”。“不知道教宗他怎么想的?”他无奈说。

 

该教友表明,他们教会信众绝不会返回地上。他坚决地说:“头可断,血可流,信仰忠贞不能丢。”就算未来政府要他们签纸返回地上,他们都会拒绝。他断言:“不签的话他们就会当我们钉子来打,如果要流血的话也没办法。先贤曾为我们铺好路,为了信仰、为了基督流血牺牲了,如果天主要我们的话,我们同样可以。”他强调:“我们信天主,不是信哪个人,作为教徒,我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认为今次天主考验他们的信德,看他们能否经历这次风波。

 

该教友又透露,他听过地上教会谈及协议,地上神父曾说:“将来哪一个会听教宗的?”他的忧虑,亦是内地神父的忧虑。报道引述日前大陆地下教会神父方济各(圣名)表示,担心中国政府在任命主教上附加若干条件,令教会部份宗教职能丧失:“我们惟有祈祷,为教会、为中国祈祷。”

 

报道又引述一名地下教会传教10多年的神父明言:“不管他们的协议是什么,我们的信仰是不会变的,我们是不会听这个协议。”他认为地下教会已经回不了地上,他亦不会带教徒返回地上。他说“就算是神父愿意去,但教友都不会跟随的,他们会反对”,认为教友不会服从共产党领导的天主教。神父甚至认为如果是家庭教会,他们宁愿不要神父,都不愿返回地上。他又透露,他的信众大部份都是“极端敌视爱国天主教”,视地上神父为“叛徒”。神父又称:“我们不会公开说反对教宗,但是我们深知教宗有些做法不太正义。”

 

由于地下天主教是中共敏感的话题,其弥撒场面鲜有公开。上述港媒今次透过中间人联络得一个地下教会愿意有限度接受采访,不料拍摄当天仍然走漏风声,地下神父突然“有事”离开该省,记者亦被公安强制送返香港。记者近日打算再到内地教会采访,有教会本来答应,不久后却以有“急事”为由拒绝受访,该名教会人士表示:“现时风高浪急,不便接受访问。”

 

该报原定出访3天,行程不算多,在第2天早上6时直击爱国天主教会的弥撒,便留待晚上参加地下教会的弥撒。不料就在次日早上8时许,该地下神父突然通知“家有急事”,要离开该省。记者在10时许抵达机场买机票离开,有公安用摄录机远距离拍摄我们,没15分钟,十多名公安已包围我们说:“你们做了不受国家欢迎的事情,你们要立即购票返回香港。”我第一个疑问是:“怎么知道我来自香港?”再问公安:“我们做了什么事情?”公安只答:“做了什么事情你们最清楚。”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