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不许批评,那就只能批评

 

昨天,我在河边散步,碰到一位世姐。世姐读过书见过世面,对时弊心知肚明。我们边散步边聊天,话题渐渐深入,我很自然地说出了我对某件事的看法。不料,她瞬间花容失色,下意识警惕地环顾左右,然后对我说:“妹妹,以后说话要小心,咱们老百姓还是过好自己的日子,莫谈国事。”三十度的天气,她眼中的恐惧,让我心底泛起阵阵寒意。

有位读友是体制中人,素质论的拥趸,一直以来与我意见相左,屡屡在朋友圈留言批评,但我感谢他的一点是,他从未辱骂我攻击我。

您或许会奇怪,不攻击辱骂就得感谢了吗?是的,得感谢。我是独立作者,批评是态度,更是责任,尽管我的批评原则是对事不对人,我针砭的是时弊,但在特定时代,针砭时弊就是将自己树成了靶子。一年多来,我身上插满了毒蛇唾液浸泡的唇枪舌剑。我并非夸张,辱骂我的语言就有这么恶毒肮脏,且都来自我的微友。骂还是好的,还有暗自恶意污名化我的。所以难得碰到一位读我的文字浑身不得劲,但还能保持风度和平探讨的绅士,我能不感谢吗?

心知肚明却因为恐惧从不表达者如我世姐,这个社会很常见。一言不合便问候全家者如某些微友,这个社会也很常见。而理性探讨如这位读友者,这个社会并不多见。其实,我们并不需要鸿毛和伊莉来提醒我们言论环境有多险恶,也不需要北大岳同学的遭遇来提醒我们有多少信息不能公开有多少真相已被掩埋,更不需要白字校长来提醒我们焦虑和质疑已成禁忌,身边人的噤若寒蝉,难道不已昭示说句大实话有多危险?而身边人的恶毒伐异,难道不更昭示这个社会有多不容异见?

所以,当这位读友批评我从不赞美脚下的这块土地时,我苦笑了。我赞美过袁立,赞美过少年刘文展,赞美过何思云老师,赞美过白方礼老人,赞美过千里寻夫的文足女士,赞美过魂归大海的博士,我还赞美过嵇康阮籍杜甫白居易谭嗣同秋瑾胡适鲁迅。但他偏偏只看到了我的批评,幽怨地索要赞美。

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与噤若寒蝉和恶毒伐异相映照的,是从上至下都成了离开赞美就不能活的瘾君子。上面爱听“东方红太阳升”、“大海航行靠舵手”,下面自然爱听“厉害了我的锅”。都说批评不自由,赞美无意义。其实,当批评不自由,赞美即罪恶,赞美即无耻。身边一群索要赞美的瘾君子,给他们赞美等同给鸦片鬼提供鸦片。既然不许批评,就只能批评,批评才是在给鸦片鬼戒掉臭毛病。这年头写赞美文字的都是一群不要脸的毒贩,唯有坚持批评才是珍惜羽毛爱惜脸。

麦凯恩生前一直是老川的一名忠实批评者,去世又前指明不让老川参加他的葬礼。葬礼那天,全华盛顿的名流政要都去了,剩下老川一人好不尴尬。其实,这档子尬事在老川身上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有拒绝让老川参加葬礼的,还有冲老川车队竖中指的。老川的推特下面,批评的不说,嘲骂攻击的也不少,一刷就一片老川的裸体动图。面对这些,身为自由世界领导者的老川,必须忍着,只能忍着。

我提这些,不是为了给老川唱赞歌。我没兴趣给大人物唱颂歌,只有兴趣为小土豆说人话。何况,容忍是美帝总统的职业道德,他只是在尽自己的本分。我提这些,是想告诉我脚下这块土地上的瘾君子,在正常社会,批评固然是自由、是权利,赞美也从不是义务、不是责任。总统不得不冒着浸泡毒液的唇枪舌剑前行,G民却能拥抱尊严、蔑视总统,生活得毫不恐惧。

“我爱美国,因为在美国只要愿意谁都可以参加童子军。我爱美国,在美国随便信仰什么都行,而且只要有能力,就可以成为你想要成为的那种人。我爱美国,因为在美国大约有二百种不同味道的冰淇淋可以选择。”这是一名美国小学生写给里根总统的爱国信。

两百种不同口味的冰淇淋,不是美国之美,而是生活之美。生活之美,美在每个丰沛的细节。我热爱月亮的阴晴圆缺,人生的悲欢离合,热爱天空有晴朗的蓝、浮云的白、日落的红、彩虹的缤纷。生活之美,只有在自由状态下,才是有灵魂的丰盈充沛。《肖申克的救赎》里,当安迪为狱友争取来了一顿啤酒,坐在蓝天下,风自由地吹,安迪看着狱友们在阳光下畅饮啤酒,那片刻的自由,才是让安迪口中无酒也薰然微醉的原因。那片刻的自由,也是让狱友们口中的啤酒无比香醇、让他们的笑容无比开怀的原因。如果失去自由,无时无刻不在恐惧之中,即便将四百种口味的冰淇淋放在面前,恐怕也味同嚼蜡,嚼不出生活之美

美国小学生赞美美国,他赞美的是自由,是生活,是生活中充盈选择的自由、信仰的自由、发展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自由的国家没有黄昏,生活中自然少不了天国的赞美诗。

我很想赞美,赞美两百种口味的冰淇淋,赞美风,赞美云,赞美雨,赞美绿树,赞美蓝天,赞美脚下的土地,赞美那些让土地壮美的人。可我一想起年轻而珍贵的岳同学、董姑娘和沈姑娘,一想起人在里面的王律和他那位寻夫千日的娇妻文足,一想起假奶粉假疫苗和害死人的屁吐屁,冰淇淋顿时没了滋味,风花雪月顿时黯淡无光。一双无形的黑手扼住了自由的咽喉,自由既死,哪儿来的生活之美,哪儿来的发自内心的赞美?自由既死,赞美就是坟头蹦迪,赞美就透着无灵魂的空虚无耻。

于建嵘先生曾说:“既然不许可批评,那就绝不去赞美。于是,我决定不申请任何课题,杜绝一切会议,推掉各种讲座,买一辆房车,带一条小狗,到江湖上去游荡。”

我说,既然不许批评,那就只能批评。我就什么都不要,带上我的电脑,不停地敲,敲出的每一行字,都比以往更加锋利。所以,我不但要感谢那位微友的不辱之情,更要感谢伐异者的恶毒,他们让我看到的,是现实。而现实越让人恐惧,我们就要更无惧。

红拂,微信公众号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