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能像马哈蒂尔那样向中国说不?


习近平九月四日在中非峰会发表演说
路透社

 

【要闻分析 】 : 中国非洲峰会刚刚在北京结束,如何看待中非关系,这一关系对非洲,对世界产生何种影响,引起西方媒体的广泛关注。喀麦隆作家格威特在法国世界报撰文警告,现在舆论都把焦距对准了非洲债务,比起“债务陷阱”,中国与非洲的政治关系更让人担忧。

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敢于批评中国的做法在非洲引起相当注意。马哈蒂尔以保证减少国家债务的竞选承诺当选,他明确揭露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

 

“我们不能贷款过多...以至于我们无力偿还。因为马来西亚并不需要这些项目,我们不希望由此重新生长出一种新殖民主义”。数周前,这位93岁的马来西亚新总理访问北京,马哈蒂尔与中国总理李克强会谈时当面批评了“新殖民主义”,他并且在北京宣布,撤销几个前任与中国签署的关乎一带一路的重大计划。马哈蒂尔的言论在稍后几日召开的中非合作论坛上产生了一种特殊的回响。

 

这几天,全球都在注意非洲背负着沉重的中国债务问题,这一债务公认为严重超出负荷。但是喀麦隆作家格维特认为这一说法有点过分。这里有两个原因。首先非洲债务数字透露出的现实十分复杂,一些国家,诸如布隆迪、中非,并没有让中国的债务缠身;而另外一些国家,比如喀麦隆和埃塞俄比亚,的确存在着严重的债务,部分原因归咎于中国。因此,在他看来,真正的问题与其说是中国债务,不如说是非洲国家的债务。其次,如果仅仅盯着债务,则忽视了中国与非洲关系的重要层面 政治关系,这一关系最令人担忧。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中国利用与非洲的政治关系夺取台湾在非洲的最后堡垒。5月24日,布基纳法索宣布与台湾断交,两天之后,该国外长便宣布与中国全面恢复了外交关系。并且对这一急转弯毫不掩饰:“布基纳法索希望分享中国的经验,希望得到中国对我国数项涉及经济发展的重大计划的支持。”该国甚至呼吁斯威士兰,最后一个仍然坚持与台湾维持外交关系的非洲国家,“加入中国之友大家庭”。显然,中国的金钱,如同西方的金钱,都是施行外交影响力的政治杠杆。

 

这位喀麦隆作家认为,相比而言,中国在非洲比较看好,尤其在受过教育的阶层中间更是这样。这一点与中国近年来在推行软实力方面付出的努力不无关系。根据美国政治学家David Shambaugh的研究,自从中共10年前宣布海外发展中国“软实力”的目标后,每年都拿出100亿美元的“形象费”。从2004年起,超过500家孔子学院在140多个国家建立,中国的目的在于,在全世界面前,把中国塑造成为是一个行善事的强国,是一个负责任,差不多不计较利益的大国。

 

在马哈蒂尔批评中国后,新华社开始了一系列犹如狂欢节般的疯狂宣传活动。这家官媒称,一带一路出自中国,但属于世界。一带一路将把全世界所有公民的梦想连结在一起。同样,面对针对中国非洲政策的批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集聚在北京开会的非洲领导人殷勤款待,他呼吁全世界“尊重非洲的主权,尊重非洲的建议,尊重非洲的奋斗。”

 

中国既没有殖民主义的历史,相反,过去中国曾帮助过非洲解放运动;也没有虔诚的道德主义,更没有西方合作者希冀非洲能够合乎普世价值的要求。这正好符合了非洲领袖的愿望。中国的成功同样也在吸引着非洲,更何况,这一成功是建立在政治独裁的基础之上,不少非洲领导人从这里为他们的自己的统治方式找到了合理的解释。尽管这些国家并没有取得像中国那样的经济成功。

 

不过,专家指出,一定要当心。中国在非洲有条不紊地推行其政治利益、外交利益以及经济利益,中国的这一目标非常具体。这一点也很正常,也并不阻碍非洲与全球重要的经济大国建立有利可图的关系。但是非洲方面有一定首先要弄清楚什么是自己的利益,一定要有保证自己主权的手段,尤其是自由行动的能力。这样,非洲国家才能在必要的情况下,像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那样,向中国说不。现在,非洲在这方面还差得很远。

 

法广RFI 安德烈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