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胞持大陸居住證 能免於恐懼嗎?

中國大陸9月1日起,實施台灣居民在大陸申領居住證,兩岸進入搶人拉鋸,也陷入更深層猜忌。北京國台辦不到2星期就公布數字:非正式統計,約有2200名台灣人申辦大陸居住證;國台辦並強調,持有居住證的台灣民眾有參加大陸社會保險、勞動就業等權利,或享受公共服務和便利的措施。

蔡英文政府因此憂心畏危,由陸委會放話,台胞居住證影響國家安全要嚴管。蔡政府為什麼會緊張到用國安理由反制大陸居住證,並要求媒體不要為大陸宣傳?

陸委會對北京今年2月28日起實施的惠台31項措施原不以為意,只以統戰拉攏視之。但經取消工作證審批及居住證配套後,陸委會副主委兼發言人邱垂正就表現官方的焦慮,不斷警告,這是大陸片面藉以「內國化」的政治意圖和作為。陸委會還分析居住證對台胞可能的箝制,包括捺指印登錄不重人權、陷入大陸監視體系、全球追稅等。

儘管經過半個月的輪番勸導、加深恐懼,但台灣的申辦者聽之藐藐,大陸公布第一波申辦人數,足以證明新出台的措施頗受青睞,如果這個情勢繼續下去,勢不可擋。

觀察這兩周餘來,蔡政府幾乎天天針對居住證問題大驚小怪苦勸民眾,希望台灣人不要上當申辦,列舉各種風險,但其實都似是而非,或言過其實。單是捺手印這一項,已缺說服力。台灣民眾觀光入境日本等國家,都遵守反恐規定,在入境時捺指紋,沒有人認為有失尊嚴、或個資曝光受控。何況台灣也規定,大陸配偶來台,必須按指紋建檔。

而持居住證進入大陸系統編碼後將被監控,在數位時代,晶卡既可方便各種連結,也可多功能使用,台灣的雙卡不也是如此?金融聯徵中心更是讓個人金流無所遁形,各式的監控並不少。台灣大街小巷布滿錄像頭,不做壞事有啥好怕?幾年前,大陸換發卡式台胞證,官方不也曾有類似說法?

另外,蔡政府還發動多場討論會,讓學者專家評析大陸居住證雖可能給台灣民眾帶來方便,但也可能發生後續的麻煩與危險。接著,民進黨立委與時代力量立委輪番出言,高談闊論要提出反制對策,連反制方法都想好了:修法對付台灣申辦者。

總之,蔡政府竭盡可能方法,道德勸說、提醒警告台灣民眾,不要輕信居住證美好的一面;一方面也醞釀反制氣氛,媒體天天窮追猛問,凸顯出這個問題嚴峻。蔡政府何以懍懍於此?因為台胞居住證形式、功能,都已像大陸的國民身分證,申領台胞如形成「羊群效應」,將難以收拾。

一旦發生羊群效應,蔡英文政府將面臨兩大問題:「脫中」失敗,難以阻止民眾西進,對內又無法交代;台灣申領者如趨之若鶩,顯見台灣規制禁不起挑戰。

其實「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早就有設防條文,第9條第1款規定:台灣地區人民不得在大陸地區設戶籍或領用大陸地區護照。違反前項規定,除經有關機關認有特殊考量必要外,喪失台灣地區人民身分及其在台灣地區選舉、罷免、創制、複決、擔任軍職、公職及其他以在台灣地區設有戶籍所衍生相關權利,並由戶政機關註銷其台灣地區之戶籍登記。

然而,北京的台胞居住證申領辦法卻免去「在大陸設籍」的條件,反將「兩岸關係條例」一軍,申領台胞也就沒有違反台灣法律的問題,而所有台灣民眾「準公民待遇」依然存在,才是台胞居住證對台灣是要害一擊的主因。

台灣不斷有人倡議,修法增列台胞居住證必須申報登記,並課以罰責,甚至連除籍的嚴厲手段都開始討論了。真需要走到這一步嗎?蔡政府修法或反制前,應先考慮究竟如何定位台胞居住證?是要與民同行,還是痛下決心阻絕效法,結怨於民?

兩岸就台胞居住證問題協商已不可能,而台灣陸委會的某些質疑也非無的放矢,尤其個人所得稅務與全球追稅等疑惑,大陸稅務主管部門並未釐清,如何取信台灣民眾,也有待大陸說明。大陸既已開放居住證制度,且提供趨近「已設籍」待遇,所有台灣方面的疑慮都應解釋清楚,才不致讓申領者心裡既有「辜負台灣」的壓力,又有遭政府懲罰的恐懼。

上百萬在大陸的台胞也該理性些,先不必急著申辦居住證,等大陸澄清所有疑點,台灣決策拍板定案後,衡量權利義務、得失比例,再做最後打算都不遲。

《世界日报》社論 2018年09月19日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