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老師生逢其時嗎?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宣佈將在明年9月10日卸任,還把自己名片上的第一個頭銜改為「老師」,以示「我想回歸教育」的心願。網絡上不乏對馬雲部署全身而退是否嗅到政治風險的猜測,也不乏對他重執教鞭能否迴避政治風險的分析。雖然習近平重申教師是人類靈魂工程師的地位、強調全社會要尊師重教,但馬老師是否生逢其時?作為校長、老師,他應如何對待中共推行的洗腦工程,真的能「為改革開放繼絕學」嗎?

中共監控 考驗馬雲智慧

9月10日是阿里巴巴創立日,也是中國教師節。昨日馬雲宣佈他的回歸教育大計,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也在全國教育大會上宣稱,全黨全社會要弘揚尊師重教的社會風尚,努力提高教師政治地位、社會地位、職業地位。馬雲回歸教育的時機,似乎契合習近平的要求,但中共在大學強化「七不講」的監控、教師「寧願為妓女、不再為師」的悲憤,都將考驗馬雲老師的師德和智慧。

畢業於杭州師範學院的馬雲,當過六年教師。據說,馬雲一直喜歡阿里員工稱他為馬老師,亦曾公開呼籲網民「不要叫我馬爸爸,叫我馬老師」。他目前涉及的教育事業,一是擔任杭州湖畔大學校長,這所大學是他和柳傳志、馮侖、郭廣昌、史玉柱等富商和學者創立的,招收學員的門檻包括創業三年、營業額3,000萬元等;二是以馬雲公益基金會推行的鄉村教育計劃,包括鄉村教師計劃、校長計劃、師範生計劃等。

湖畔大學成立後,馬雲曾宣稱辦學宗旨是「為市場立心,為商人立命,為改革開放繼絕學,為新經濟開太平」。馬雲的「四為」出自北宋張載的「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因此,湖畔大學的成立曾被形容為代表資本巨頭合流的危險的政治訊號、甚至是對明朝覆滅負有歷史責任的東林黨的雛形。這種指摘顯然失之偏頗,而且,單從東林黨「基地」東林書院的學風來看,恰恰是對今日中國教育的諷刺。

港人知道東林書院的或許不多,但知道名聯「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的應該不少。東林書院門前的這幅對聯,是明朝大儒顧憲成題寫的。顧憲成不贊同皇權專制,試圖以「天下之公」對抗專制統治者的「一己之私」,認為扼殺言論自由乃是「大亂之道」。

教師立誓 寧為妓不為師

如今,中共無論是對大學課堂的監控,包括由教育部門跳過校方聘請「地下」信息員、鼓勵學生舉報教師違反「七不講」禁令等,還是禁止妄議中央、媒體姓黨、大學姓黨,處處可見歷史的倒退。習近平宣稱要提高教師地位,但改善教師生活待遇只是基於讓教師吃黨的飯、不能砸黨的鍋。教師姓黨,沒有學術自由、言論自由,何來尊嚴、地位可言?

而馬雲念茲在茲的鄉村教育,更是千瘡百孔。今年5月,安徽六安等地大批教師上街抗議、追討欠薪,結果被當局鎮壓。六安一名鄉村女教師憤而在微信立誓:「此生不再為師,寧願為妓女,不再為師。」馬雲也許有機會為部份教師改善生活待遇,但在評選優秀教師、校長、師範生時,其標準、人選難免有與官方衝突的時候。當追討欠薪的教師被鎮壓時,是無視問題的存在,還是為他們發聲、義助他們,同樣將考驗馬雲老師的師德和智慧。

從政治環境而言,中國正快步走向「東西南北中,黨政軍民學,習大大領導一切」的格局,屬龍的「馬爸爸」即使安然退出阿里王國、回歸教育,但想做「四為」教師,恐怕是生不逢時。

李平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