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冲:岁月多静好,何以上梁山?

 

水浒真是一部大书。你是什么人就能看出什么内容。该书作者是谁尚有争议,但无论是施耐庵还是罗贯中,都是元朝末年人,都赶上了朱元璋们搞起义,这就有了一个流传的猜测:公然为反贼树碑立传,作者内心,可能有颠覆蒙元之意。——题记

林冲原本不是反贼。

他不是一个流氓无产者,绝没有丝毫的革命性。

他只是大宋盛世里千千万万岁月静好人士里的一个。

林冲父亲,退休干部,提辖,上尉或少校衔。相当于军分区的退休军干,体制内既得利益者。

林冲本人,官二代,士官,八十万禁军教头,手捧铁饭碗的公务员。虽然官职并不高,普通教头而不是都教头,也没有将军衔,但社会地位显然比泥腿子民工们高得多。

林冲住在首都,有房,请联系当今帝都想一想。

甚至,家里还有个长期女佣——比钟点工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林冲一千贯买宝刀,保守估计,约合今天三十万RMB,可以买一张宝马车了。

付款是“跟我来家中取钱还你……去家中将银子折算贯价,准还与他。”现金支付,一次付清。一次性拿出三十万巨款,林冲的经济实力可见一斑。

林冲家里有上得厅堂下得厨房颜值高企的妻子。

平时教禁军傻大兵练练枪棒,下了班和三朋四友喝喝小酒,假期带着老婆去契丹西夏七日游,外带女佣全程伺候,满满的幸福啊有木有?

所以林冲就一标准中产,满脑子大宋朝好大宋皇帝好,赵家江山万万年,标准的大宋朝正能量青年才俊,哪里会想到有朝一日上梁山?

然并卵。

大宋朝遍地是坑,总有一款适合你。

世上本没有反贼,挖的坑多了,也便有了反贼。

正当林冲享受着岁月静好,准备和老婆造小人的时候。天上掉下个绿帽子,林冲妻子被人米兔了。

林冲如飞样赶到现场,一把抓住了猥琐男。

“恰待下拳打时,认得是本管高太尉螟蛉之子高衙内。……当时林冲……先自软了。”

如果不是高衙内而是普通地痞流氓,沙钵样拳头早落下去鸟。然而林冲软了。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小公务员、小中产,对权贵一向敬畏乃至谄媚。

敬畏,敬是面子,内里是畏。有敬有畏,面对权贵时就不免谄媚。

至于对普通百姓,则未必有这许多讲究。即使有,也是不忍而不是不敢。

不敢做而去做,比不忍做而去做,困难何止百倍。

可惜林冲软则软矣,却没有软到位。到位了,就应该创造机会主动把老婆送出去——这样的例子现实中并不少见。

再说高衙内搞米兔,林夫人绝不是第一个。

以前不过是平头百姓,米了就米了,兔了就兔了。

睡你老婆咋滴?!

这一回是林冲的老婆,高衙内只好“心中好生着迷,怏怏不乐,回到府中纳闷。”

林冲是公务员,不是农民工,“衙内怕林冲是个好汉,不敢欺他。”

林冲武艺高强,自带一万点暴击。

但是,如果仅仅只是能够欺负穷屌丝,就太小看权力了。

公务员又怎样?官二代又怎样?在帝都有车有房的中产又怎样?有骨气又怎样?有本事又怎样? 遇到权力,照样不堪一击,绝无安全感可言。

我看上了,就是我的,管你工场农田宅院还是老婆!

这,就是权力。

这,就是宋朝社会的现实。

高衙内便设一局,把林娘子骗到酒楼。林冲再次及时赶到,衙内跳窗逃跑。二次米兔失败。

林冲不敢直接针对权力捍卫娘子的领土主权,只好到处找设局的陆谦修理,陆谦躲在太尉府不出来,林冲就在府门口守着。

到这个时候,林冲仍然以为只是偶然的个人恩怨,浑不知他已经触犯了权力。

或许,作为小公务员的他以为自己也是权力的一部分。

“府前人见林冲面色不好,谁敢问他。”轻轻巧巧一句闲话,表明了林冲的地位和气场。

他,绝不是一个可以欺侮的人。

但权力欺侮的,就是他这样的人。

如果只能欺侮软蛋,要特么权力何用?!

高衙内那边便要“教太尉得知,害了林冲性命”。

太尉府老管家不假思索:“这个容易,老汉今晚便禀太尉得知。”

丧尽天良的歹毒,很恐怖,但更恐怖的是这份好整以暇轻描淡写从容不迫。

这,是权力的自信。

太尉,相当于国防部长;殿前都指挥使,相当于首都卫戍区司令。身兼二职的高俅,竟然同意了。

龟儿子没天良,贼老子也不通人性嘛?

却也果然容易。

庙堂之上,禽兽食禄。

高俅,只不过是徽宗赵佶的一条狗。

就可以轻轻松松搞死一个能力超强人品端正的中产阶级公务人员。

宋朝就是个笑话。

权力的邪恶本质呼之欲出。

水浒开篇就写高俅发迹,独具匠心,寓意深沉。

禽兽能居高位,朝廷是个什么东西,还用问吗?

然后设局卖刀,入白虎堂,发配沧州,沿途加害……一气呵成。

奴才唯独害人这一件事,表现并不愚蠢——虽然害人这件事极其愚蠢。

林冲的劳改任务是看守大军草料场。

劳改队的生活条件比他之前,差距天壤之别。

他忍了。

虽然他老婆休了,工作丢了,但他对朝廷并不失望。

朝廷一定会关心我,一定会了解我的冤情,我是国家的人才呀。他想。

便到此时,林冲仍然没有觉悟到,是赵家权力向他伸出了黑手。

他虽然说过“男子汉空有一身本事,不遇明主屈沉在小人之下,受这般腌臜气!”

但这话当不得真。

岁月静好的成功人士,有时也难保不发两句牢骚,但那并不表示他对朝廷不满,他骨子里,还是满满的正能量。

屁股决定脑袋,千万不要以为他要暴走了。

他在等,等朝廷的温暖关怀,等朝廷给他平反,给他恢复名誉生活和工作。

凭着对朝廷的信赖。

这就叫迷之自信,岁月静好人士的常见症状。

直到逃过狗腿子们那一把大火,侥幸没被烧死,又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便逃得性命时,烧了大军草料场也得个死罪!”

“再看一看,拾得他一两块骨头回京,府里见太尉和衙内时,也道我们会能干事。”

林冲这才恍然大悟,如梦初醒。

大悟之后,至死决绝。

原来朝廷才是邪恶的本源。

杀!

林冲终于反了。

梁山,我来了!

韩锊 铮言铮语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