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王国孤独的批评者

资料图片:沙特王储本-萨勒曼。2018年4月15日摄沙特达曼市于阿拉伯国家联盟峰会。BANDAR AL-JALOUD / Saudi Royal Palace / AFP

(北美来鸿/法广RFI 蒙特利尔特约记者潘卫)沙特与加拿大两国关系因一条推文闹僵,成为当今世界奇闻。8月3日上午加拿大外交部发推称“对包括萨玛尔•巴达维(Samar Badawi)在内的沙特公民社会和女权活动家被捕表示严重关切。加拿大敦促沙特当局立即释放他们”。加拿大之所以高调发声,是因为萨玛尔•巴达维的兄弟Raif Badawi也被沙特监禁,而他的妻儿住在魁北克,是加拿大公民。

推文引发反响之烈出人意料,沙特外交部称加拿大“严重违反王国法律和程序,行为不可接受”,系列惩罚接踵而至:召回本国大使驱逐加拿大大使,召回16000名留学生,取消航班,停止合作医疗项目,把在加拿大的所有沙特患者转移到国外,不计成本抛售加拿大股票、债券和现金。面对前所未有的危机,孤独发声的加拿大并未退缩,21日外交部长方惠兰再次就沙特可能斩首女权活动者伊丝拉(Israa al-Ghomgham)公开表示担忧。

8月23日,美国国务卿彭佩奥打破沉默,称美国致力于与加拿大和沙特阿拉伯都建立密切的伙伴关系。加拿大的亲密盟国英国敦促双方克制,英国皇家国防安全研究所(RUSI)中东问题研究员麦克尔·史蒂文斯(Michael Stephens)透露英国在幕后斡旋,以防争议升级。欧盟也拒绝选边站,表态赞成对话。而沙特却获得了阿联酋、巴林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支持。为什么加拿大的盟国们三缄其口、惜言如金,不愿给加拿大些微道义上的支持呢?

加拿大的沙特问题专家、滑铁卢大学教授贝斯马(Bessma Momani)相信一切都是利益在作怪,因为“沙特是世界上最大的武器购买者,令任何出售武器的国家都有所忌惮”,“沙特此举旨在制造恐惧,并鼓动西方国家不支持加拿大”。结果如环球邮报23日专文标题所示,加拿大悲哀地发现自己成为“伊斯兰王国滥用权力的孤独的批评者”。加拿大前驻华大使马大维则痛感加拿大过去习惯让华盛顿处理安全和贸易利益,这次纷争迫加拿大重新审视这一政策,因为特朗普领导的美国不仅挑战贸易规则,还挑战联盟,没有捍卫世界人权规范。

此前德国和瑞典也与沙特就相似问题产生摩擦,但程度远较加拿大为轻,究竟是与沙特什么样的旧怨,令加拿大成为出气筒呢?本台2010年专题《加拿大充当犹太人耳目遭伊斯兰国家集体报复》指,当年10月在包括沙特阿拉伯在内的57个伊斯兰会议组织成员国的坚决反对下,加拿大首次在联合国非常任理事国席位的角逐中遭遇失败,而加拿大之所以遭报复,是因为它在国际上采取强烈的亲以色列立场。自2006年保守党上台以来,加拿大迅速在以色列与众多穆斯林国家的纷争中摆明立场,完全站在以色列一边,时任外交部长肯特甚至表示,“任何对以色列的攻击都将被视为对加拿大的攻击”。到2016年自由党执政,以色列已经成为加拿大政治家们受邀访问最多的国家,2018年2月本台专题《被人诟病的加拿大议员免费旅行》引用新闻网站泰伊的数据,05年到13年间,1/4的国会议员免费去过以色列,免费旅行帮助以色列在加拿大国会山打赢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再说回此次纷争,尽管不知如何收场,但它已为两国经贸前景蒙上阴影。沙特冻结两国贸易后,加拿大出售装甲车的交易受到威胁。2016年加拿大从沙特进口石油占加拿大全部进口的11%,加拿大弗雷泽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自然资源研究中心主任肯尼思• 格林(Kenneth Green)8月22日在《蒙特利尔公报》撰文呼吁加拿大政府“重新审视东部能源计划,以摆脱沙特石油”,称“ 加拿大坐拥世界第三大石油储备,却每天要从沙特进口约87000桶石油,这是由于从西海岸东运石油能力有限,每年使加拿大人损失数十亿美元,而进口石油的款项却落到了暴君手中。为此加拿大政府必须采取一切措施来打破加拿大的石油运输瓶颈”。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