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署主教任命临时协议 教廷背叛天主教还是仅向北京妥协?

中国天主教地下教会信徒资料图片路透社图片

(法广RFI 弗林)9月22日上市的法国各大报纸关注点各有不同。左翼的《解放报》回顾了西方在过去数百年中的殖民史, 并向读者介绍了在这一漫长演变中, 殖民者对全球各地居民所采取的性剥削和性侵害 。其在国际版还就英国和欧盟目前在“脱欧”谈判中所面临的新一轮危机进行了分析。英国“脱欧”谈判受阻,英首相特蕾莎·梅放话要“强行退出”欧盟,同样是右翼的《费加罗报》关注的重点话题之一。该报另以“中梵走向历史性和解”为题,就中国当局和梵蒂冈教廷或将在近日就主教任命议题,签署协议的消息进行了报道。

《人民日报》下属的《环球时报》在本周二引述消息来源称,一个梵蒂冈代表团将于9月底访华,如果会谈进展顺利,中国政府和罗马教廷将会就中国天主教主教任命权的议题签署协议。该报道还强调,双方现已“在原则问题上没有争议”。梵蒂冈方面透露称,教廷的一位重要人物将可能于9月底到访中国。值得一提的是,自周六起教宗方济各正在对波罗的海三国进行为期三天的访问。《费加罗报》文章指出,教宗此次第25次离开意大利,遥望俄罗斯的东欧访问之行,也将被中梵关系或将取得重大进展的风头盖过。不出意外,梵蒂冈方面将于方济各抵达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当天,向外界公布双方就中国天主教主教任命权达成协议的消息。

中国大约有超过1200万天主教徒,其中一半隶属于得到官方认可的天主教爱国教会,另一半则通过被当局视为非法的地下教会从事信仰活动。自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大陆当局以所谓“三自方针”(自治、自养、自传)控制与限制包括天主教在内的,基督教三大教派在中国的发展活动。自中国大陆在1951年与罗马教廷断交后,至今为止梵蒂冈仍与台湾当局所代表的中华民国保持着外交关系。此前,中梵双方就天主教在华发展所存在的严重分歧之一就是,对天主教管理层主教任命权所存在的纷争。1980年,中国天主教教务委员和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在北京成立,中方进一步强调中国天主教应独立自主、自办教会事业向前推进。全国性天主教团体则是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和中国天主教主教团,简称“一会一团”。

依照上文所说,罗马教廷与北京方面即将就在华主教任命问题达成和解,中方则将首次承认天主教教宗为中国天主教教会的最高领导人。而梵蒂冈方面也将正式承认由北京任命的7名主教的神职合法性。此前,双方曾同意以梵蒂冈任命的广东和福建的两名主教被北京所认可的主教代替,以换取北京承认梵蒂冈任命的齐齐哈尔地下主教。而如若双方尚不宣布恢复建交,那么上文所提到的中梵“历史性和解”指的又是什么呢?其回答则是随着协议的达成,经中国官方和罗马教廷“双重认可”的主教人选,将依照天主教惯例提交至教宗本人予以任命,后者并保存对被提名人选的一票否决权。梵蒂冈和北京如若照此内容进行和解,会使教廷在台面上对管理天主教中国事务获得受限的官方认可,也避免了官方教会继续在之前从事“自选自圣”的尴尬和争议。

作者认为,虽然此举预示着中梵关系在方济各的领导下会达到半个多世纪以来的新高度,但教宗的这一决定也将会给忠于罗马的地下教会信徒群体带来巨大分裂、不满和被打击的风险。事实上,这一观点也被以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为代表的部分中方天主教人士所坚持。他在近日接受路透社采访时强调称,这个协议是对天主教信仰的背叛。依照陈日君本人的话说,双方会谈的方向明确,“梵蒂冈准备出卖中国的地下教会”。他并认为,在罗马教廷正面对全球多地教会性侵丑闻之际,此次跟中国的协议将进一步削弱教会本身。而针对这一批评声音,梵蒂冈方面则拒绝回应。文章指出,由方济各所领导的罗马教廷在主教任命这一关键问题上与北京的妥协,秉承了其前任本笃十六世在2007年所发表的《致中国教会信函》中,呼吁天主教爱国会和地下教会开展和解的精神。

另对亚洲文化存有浓厚兴趣的方济各,也希望在其领导下天主教在中国的发展能取得重大推进。但陈日君曾推测称,约有一半“地下教会”会接受中梵建交协议,但其也担心部分反对人士会做出非理性举动,甚至会制造暴动。此外,一旦中梵双方达成这一重大协议,梵蒂冈是否会选择在稍后与台湾断交,并与北京建交的可能同样令人瞩目。梵蒂冈是台湾目前在欧洲唯一有正式邦交的国家。针对这一疑问,台湾驻梵蒂冈大使李世明在周六称,“中梵协议主要是解决天主教在中国的教务问题,却常被有心人操作试图影响“台梵邦谊”,希望国人不要被刻意渲染的不实报导所误导”。他并分析称,该协议非常重要的意义在于,中共首度承认了教宗在中国天主教的领袖地位,打破了“外国势力不得干预中国内政”的八股教条。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