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燃點對華敵意 對抗溢出貿易戰範圍

中美關係急轉直下,美國加碼對華開徵關稅以及制裁中國軍方之後,總統特朗普又揚言「中國企圖干預美國中期選舉」,國家主席習近平可能不再是朋友。美國傳媒形容特朗普指控「無憑無據」,然而堂堂一國總統作出如此惡意指控,中美之間的敵意極可能升溫。中美摩擦已溢出貿易範圍,蔓延到外交和軍事方面,若不審慎克制,有可能一步步滑向「修昔底德陷阱」。

干預選舉指控

特朗普缺憑據

特朗普指控中國「企圖干預」下月美國中期選舉,「很多證據」顯示中方想看到他和共和黨落敗,中國外長王毅批評特朗普「胡說八道」。「干預選舉」是很嚴重指控,可以引發外交風波,俄國涉嫌干預2016年美國大選,便遭美方制裁。美國情報機關發現,當年俄國黑客不僅入侵美國民主黨電腦系統,竊取希拉里陣營電郵,還有策略地泄露部分信息,打擊希拉里;俄方人員還在臉書開設假帳戶,掩飾身分造謠,藉以支持特朗普。相比之下,特朗普對華指控根本無憑無據,就連《華盛頓郵報》亦大字標題說特朗普「沒提證據」 。報道還稱,上月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提到,今次中期選舉,除了俄國之外,未見到其他國家企圖干預。

特朗普以《中國日報》在艾奧瓦報章刊登專題式廣告為例,聲稱中方以「近似新聞報道」的廣告,談論貿易戰後中國商家放棄從美國進口大豆,意圖干預選舉,然而《華郵》直言,多年來其他國家在美國報章刊登這類專輯式廣告,可謂司空見慣。《中國日報》在美報刊登廣告闡述中方觀點,清晰註明是贊助內容,不涉誤導或違法行為,有識之士都知特朗普這個「例子」是笑話。

貿易戰開打以來,特朗普常稱美國「節節勝利」,不過今次指控卻令人覺得,中方的貿易反擊措施,倒是真的擊中了他的痛處。艾奧瓦是美國重要農業州份,貿易戰令當地農民首當其衝,損失料達22億美元,恐打擊共和黨選情。

最近特朗普宣揚,蓋洛普一項調查顯示,美國人對共和黨的「好感度」(Favorability)達45%,是7年來最高,升幅達9個百分點。但是根據蓋洛普解釋,好感度整體比率大升,是因為傾向共和黨的支持者對該黨好感度躍升,蓋洛普的調查,只反映特朗普鞏固了共和黨基本盤。蓋洛普反而提到,多項民調顯示民主黨可在11月中期選舉大捷。美國RealClearPolitics綜合所有最近民調,民主黨領先共和黨約7個百分點。

倘若共和黨輸掉眾議院控制權,肯定有不少人怪罪特朗普。現在特朗普指控中國,頗有逆勢操作味道,倘若成功轉移選民視線,激發支持者愛國情緒,「同仇敵愾」,這固然有助他和共和黨爭取支持;一旦共和黨落敗,他也可以歸咎是「外部黑手」,推卸責任。特朗普指控中國後,華府高官急開傳媒吹風會解畫,英國《衛報》指出,吹風會一樣沒有提出實質證據。

修昔底德陷阱堪憂

中港需要審慎應變

中美關係惡化,「干預大選」外交風波只是最新事態之一。貿易戰方面,據悉北京拒絕美方貿易談判邀請,習近平更表示中國發展需要自力更生;美國貿易代表終認開徵關稅未必能迫使中國屈服,令人關注華府會否從其他層面壓阻中國崛起。軍事方面,華府以中國購買俄國先進軍備為由,宣布制裁中央軍委裝備發展部,另外又以「毋須打包採購」方式,批准3.3億美元對台軍售。兩項措施極具挑釁味道,畢竟就是六四事件後,華府也沒有制裁中國軍方,至於售武新安排,更反映華府有意對台售武「常態化」。中方面對美方壓力亦不示弱,表明不會停止購買俄國軍備,還拒絕美國兩棲攻擊艦「大黃蜂」訪港。

短短3個多月,中美正面對抗已溢出貿易戰範圍,擴至外交和軍事層面。迄今中方反應溫和克制,惟華府敵意鮮明,北京可能被迫企硬。美國學者艾利森(Graham Allison)指出,歷史經驗顯示,現有霸權面對新興國家挑戰,前者容易感到恐懼,後者可能不滿未獲應有尊重,若雙方領袖處理不當,加深誤會誤判,就有可能走向戰爭,即「修昔底德陷阱」。單是貿易戰不足以令中美爆發軍事衝突,惟如果演變成全方位對抗,風險便會增加。要避開「修昔底德陷阱」,首要是避免煽動敵意恐懼,偏偏這是特朗普正在做的事,中國應對必須更加小心。

過去數十年香港蓬勃發展,受惠於中美關係大致穩定的國際環境,倘若兩國關係丕變,香港必受牽連,特區政府需要密切留意大局變化,多做政經防風措施,不能只緊盯貿易戰對本港出口轉口影響。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