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面臨比貿易戰更大的難題


今年夏天是多事季節,北京至少遇上三大麻煩:一是「習危機」。習近平主席因貿易戰進退失據和搞個人崇拜,被黨內外批評,威權受挫;二是貿易戰。北京被美國總統川普弄得束手無策;三是經濟放緩。現在夏天過去了,習近平在北戴河會議後重振聲勢,習的權威危機已大體化解。貿易戰方面,北京一面重申不讓步的強硬立場,一面則靜觀其變,等待11月美國期中選舉後的政治變化,這是沒有對策的對策。至於經濟放緩,是比貿易戰更麻煩和重大的問題。

中國今年第二季經濟增長率6.7%,雖是2016年以來最差,但放緩幅度不大,問題也不大;今年5月之前,中國經濟一切都很好,股市、人民幣匯率、資金外流等不再成為問題。但5月後至整個夏天,麻煩不斷,有如「潘朶拉盒子」被打開,股市下跌,人民幣兌美元持續下跌,企業營收減少,經濟放緩跡象明顯浮現。中國被美國加徵25%關稅對經濟的影響,要秋天後才逐漸浮現;換言之,整個夏天經濟放緩,在貿易戰未產生影響前就已出現,反映中國經濟本來就已出問題。

中國經濟為什麼放緩?主要是今年初開始「去槓桿」政策。去槓桿目的是針對債務而設。2008年金融海嘯前,中國負債總數(包括企業和地方政府負債)是GDP的141%,到2017年第三季,增至GDP的266%;國際貨幣基金會和經濟學家都說,中國大量負債,已成泡沫,泡沫隨時可能因倒債而破滅,釀成金融危機。因此,北京今年初開始推行減少負債的去槓桿措施。

所謂「去槓桿」,指收緊信貸,銀行不再那麼容易借出錢,地方政府和企業也不容易貸到款;企業和地方政府借不到錢,負債就不會增加。去槓桿主要是打擊「影子信貸」,包括企業和地方政府向不受政府監管的民間借貸機構借錢;另外,還延後和減少地方政府發行債券。近期研究證實,去槓桿措施是造成經濟放緩的主因。

放寬信貸和收緊信貸,是中國政府調控經濟的重要手段。改革開放頭30年,經濟能高速成長,主要是因政府投資,特別是基建投資;金融海嘯後的十年,每當經濟放緩,政府例必以基建投資作為刺激經濟的手段,以維持6.5%的「中高速成長」。胡錦濤時代溫家寶總理力推4萬億人民幣基建投資計畫,影響迄今猶在。

有研究甚至指出,如果當時沒有投資基建手段,中國金融海嘯後十年,根本就不可能有如此高的成長。問題是,擴大基建投資,等於讓地方政府和企業容易借到款,反而增加了它們的負債。

習近平面臨的難題是:是否繼續今年初以來的去槓桿改革,以減少負債,逐步拆解巨大債務的定時炸彈,避免債務泡沫破滅釀大巨災?抑或在經濟放緩下,又拿出投資基建的刺激經濟手段,以維持6.5%的經濟成長?

這是兩難問題。如果選擇用基建投資維持經濟增長,意味負債將繼續增加,去槓桿改革又要延後,而且負債再增,泡沫破滅的危機隨之增加。但如果選擇繼續改革和收緊信貸,則經濟勢必進一步放緩,而去槓桿實施越久,今年餘下的時間和明年的經濟成長,勢必加快減速。

習近平2013年推出「中國夢」,將2020年中國經濟目標定為在2010年基礎上翻一番;去年中共19大,他又將2035年的目標,定為「基本實現代化」。要實現這兩個目標,必須放寬信貸;政府進行投資,透過銀行將大量資金貸給地方政府和企業,才能達到經濟成長目標。這裡又面臨放寬信貸,抑或收緊信貸問題,習近平將如何選擇?

彭博新聞報導,川普已放話,最快一周後,再對2000億元中國產品加徵25%關稅。如果真的成為事實,中國經濟將受到更大規模的關稅衝擊,影響可能於明年浮現;換言之,明年中國經濟可能出現明顯減速。

習近平2012年上台以來,一直強調中國要相信自己,相信「中國模式」;他在去年19大還說,要將「中國模式」出口,協助解決人類的問題;中國改革開放40年,創造經濟奇蹟,證明中國模式可行。但現在經濟放緩,習近平不得不回到中國模式的核心難題:如要增長,就必須放寬信貸和投資基建,但這將增加負債;如想減少負債,避免債務泡沫破裂,則必須收緊信貸,不能再投資基建。這個兩難的大問題,不但考驗習近平,也考驗中國模式。

《世界日报》社論 2018年09月02日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