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議:對英國最大戰略威脅「來自特朗普」

特朗普摸著美國國旗

英國本月在聯合國安理會上點名指控兩名俄軍情報官員是企圖在英國毒殺前俄羅斯間諜及其女兒的嫌疑人。

在英國政府眼裏,兩名俄國特工跑到英國小鎮索爾茲伯里投放殺傷力巨大的「諾維喬克」神經毒劑,絶不是俄國情報機構敢拍板的事,而是最高層的決策。

英國政府國家安全事務顧問本·華萊士劍指普京。華萊士對BBC表示,俄國總統普京「理所當然、最終」要為這一襲擊案負責。

這個指稱的嚴重性不容低估。以國家行為在英國本土上發動攻擊,上一次這麼做的是希特勒的德國。

Alexander Petrov and Ruslan Boshirov
英國首相特里莎·梅點名據信是俄國軍隊情報總局 "格魯烏"的亞歷山大·彼得羅夫和魯斯蘭·伯什羅夫就是毒殺案嫌疑人。

英國與俄國的關係降到了冷戰以來的新低點。

「不是普京是特朗普」

在這樣的背景下,華萊士的前任,英國前國家安全事務顧問雷爾·格蘭特爵士的一番話尤顯得語出驚人。

在接受英國《泰晤士報》採訪時,格蘭特爵士說,二戰後建立起來的國際政治和經濟秩序、給世界以70年和平的遊戲規則,正在遭到破壞,「它構成了對英國最具戰略性和最危險的威脅,大於像俄國這樣懷有惡意的國家,大於恐怖主義和諸如電子戰之類構成的威脅」。

在格蘭特爵士眼力,給英國帶來這個威脅的人是誰很清楚:「以遵守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的鼓與呼者,傳統上是美國的總統。現任美國總統不信這一套。」

格蘭特爵士所說的「以遵守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指的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盟國逐步確立的自由政治經濟秩序。這個秩序以多種機構和機制來體現,比如聯合國、北約和多項國際公約等。

隨著前蘇聯的解體和北約東擴,納入到這個秩序中的國家大幅擴展。

打著「美國優先」大旗入住白宮的特朗普,對美國一貫倡導和維護的傳統國際秩序提出了根本性的挑戰。

A mural signed by "TV Boy" and depicting Russian President Vladimir Putin and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as soccer players
英國政治評論員西蒙·提斯蒂爾在《衛報》上撰寫評論指出,特朗普與世界上的獨裁專制者打得火熱,對美國的傳統盟友卻惡語相向。

單邊主義

在政治層面上,特朗普的「美國優先」論導致了單邊主義和孤立主義,讓美國的傳統盟國感到了遺棄甚至背叛。

特朗普上台僅一年多,撕毀了多項國際貿易協議,從多個國際機構和協定中退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巴黎氣候協議、伊朗核協議……這個清單還在以驚人的速度變長。

法國總統馬科龍向特朗普的喊話道出了美國的傳統盟友的焦慮:「多邊主義的創建者是美國。現在要靠你們來保護和再造」。

英國政治評論員西蒙·提斯蒂爾在《衛報》上撰寫評論指出,特朗普與世界上的獨裁專制者打得火熱,對美國的傳統盟友卻惡語相向。

提斯蒂爾在文章中說,特朗普的美國究竟站在誰的一邊?如果在18個月前問這個問題,一定顯得荒唐。但現在,美國的盟友們心裏已經沒有底了。

提斯蒂爾譏諷道:「有這樣的朋友,誰還需要敵人?」

貿易壁壘

特朗普的「美國優先」論在經濟層面上的體現是貿易保護主義。英國時政評論員迪金·雷奇曼在《金融時報》撰文說,這讓脫歐後的英國尤感脆弱。

雷奇曼說,過去40年來英國的外交政策的兩大支柱,一是歐盟成員,二是與美國的「特別關係」。英國決定退出歐盟,使得英國更加依賴美國。

而恰恰在這個節骨眼上,美國選出一個與英國的外交定位相左的靠不住的總統。

雷奇曼說,英國以為自己拋棄了歐盟這個破木筏,登上了美國這個大軍艦,「但遺憾的是完全錯了。特朗普的當選把英國脫歐從一個冒險的決定一下子變成了災難。」

英國前首相布朗也發出了同樣的警告。布朗說,特朗普的保護主義是國際合作的最大障礙。 世界有重蹈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覆轍的危險。

特里莎·梅歡迎來訪的特朗普
BBC政治事務記者勞拉·昆斯伯格說,自從特朗普當選以來,就一直是個令特里莎·梅感到尷尬的朋友。

布朗在《衛報》上撰文說:「我們有夢遊走入下一個危機的危險。對危險加劇,現在應該有一個清醒的認識,但我們進入了一個沒有領頭人的世界」。

英國情報機構政府通訊總部GCHQ的前首腦羅伯特·漢寧根對美國總統特朗普「缺乏對規則秩序的承諾」表示了同樣的擔憂。

但漢寧根認為,在最高層面之下,英美兩國的安全情報機構之間「近乎緊密無間」的通力合作一直在繼續。

漢寧根說:「與美國的根本關係依然是英國的安全和外交政策的基礎。它不依賴於坐在總統位置上的人的個人性格或最高層之間的關係」。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