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丽君:文化只有加法 担心“去中化”是误解


                                                           台湾文化部长郑丽君谈台湾文化主体性YouTube视频截图YouTube

 

 

(特别专题 / 法广RFI 夏榕)9月10日,第22届台法文化奖在法兰西学院举行颁奖典礼。台湾文化部长郑丽君亲自将此一荣誉颁给投入兰屿达悟族文化调研达47年的学者艾诺(Véronique Arnaud)、07-08年开始记录台湾社会的导演尚若白(Jean-Robert Thomann)、多次到台创作的编舞家黎卓(Christian Rizzo)以及致力于台湾族群国家认同与民主演变进程的高格孚教授(Stéphane Corcuff)。他们四人分别从不同的领域去发现挖掘进而热爱台湾的多元多样的面貌,对郑丽君部长和其他评委而言,这正是本届台法文化奖想要突出的重点。在本次节目中,我们特别邀请哲学专业的郑丽君:作为嘉宾,来跟听众朋友们分享她对台法文化奖的首届论坛,文化是什么,台湾文化何以独特,台湾文化政策主体性发展时有没有所谓的“去中化”担忧,乃至台法及国际文化交流的挑战及展望等问题的看法。

这一次台法文化奖除颁奖典礼外,首次举行「聚视台湾」论坛,为何会有如此想法?

 

郑丽君:台法文化奖今年是第22届,每一年的得主不管是对台法乃至台欧之间都有非常多的贡献,所以我们希望除了颁奖以外,也能举办论坛,让他们对台湾的研究有更多人认识,那也希望透过法兰西学院台法文化奖论坛活动让对台湾的研究可以在这里促进更多的讨论。台湾文化的多元开放和包容,是它的一个独特性,所以我们希望透过论坛来促进对话。不仅让更多人来认识得奖者的贡献,再透过他们的研究来促进台湾和欧洲交流的各项课题。法国其实是一个非常重视公共思辨的国家,我们认为除了授予奖项之外,更需要一个平台,让他们常年投入的研究能持续地来促进各种讨论。

 

请教部长当台湾进行国际交流在这里尤其是跟法国欧洲的时候,现在会不会碰到比较大的困难?

 

郑丽君:我一直相信文化只有加法没有减法。对我而言,文化的发展其实就像树的哲学一样,种子飘落土地,往土壤里扎根吸取养分,当它成长茁壮的时候,树的哲学就是会往缝隙里面寻找阳光,不回去排斥其他树的枝干,所以是一种多样多元、和平共存共荣的一种意象。我相信每一个文化都有它的内涵和它的独特性。台湾文化正也如此。所以我们认为台湾文化的多元开放包容,它的独特性已经逐渐地被世界认识,透过这22届以来的得主,其实它的背景有法国人欧洲人台湾人不同国籍都共同投入探讨台湾文化跟世界文化之间的多样的面貌,所以,台湾文化逐渐被世界认识,文化交流是一直持续在深化的。文化只有加法没有减法,台湾文化也是世界文化的重要的一部分,就像法国文化,也不仅仅只是法国人的法国文化,已经是世界文化的一部分,所以,我们相信台湾文化也会是世界文化里面一个非常独特重要的一部分。

 

现在我们确实也看到台湾在国际交流上受到中国的不少打压,您觉得这跟台湾目前强调其多元多样性同时强调其主体性,慢慢地好像有“去中化”的倾向,那有无受到这方面的影响呢?

 

郑丽君:就像我刚说的文化只有加法没有减法,所以在台湾文化不太可能有所谓的“去中”。因为台湾文化有承继自我们的南岛文化,也有中国文化的影响,也有西方文化的影响。在不同的移民的时期,其实都带来了不同的宗教语言跟生活方式,这本身在台湾都在台湾蕴为多元文化,所以都是台湾文化重要的内涵。文化会自然地发展,不可能有人为的想要去除某一个部分,因为它就在生活里面,已经共存共荣,所以没有这个问题。因此当台湾自做国际交流的时候,我们希望中国能够去除政治因素的考量,能够尊重文化自身的发展,跟彼此共享文化价值,这种人的天性。所以我们很希望自自然然地从事跟各国文化的交流,当然也包括两岸文化的交流。我想,这是一个民主台湾我们很期待中国能够进一步来了解。

 

所以说,台湾的文化政策上并没有外界的一种疑虑“去中化”的政策了?

 

郑丽君:就像我说的,文化就像种树一样,其实会自然成长,不会是说是一个部长或哪一个人可以去做一个怎么样的减法,就是自自然然地成长。在这块土地上,包括原住民以及不同时期的移民他们已经很自然形成了生活方式跟选择了一个他们生活的方式,不太可能去进行所谓的“去中化”的文化政策,所以这种担心其实是一种误解。同时,也很期待中国能够尊重理解每一个社会里面其自然发展的独特面貌。

 

您担任文化部长以来,在从事国际交流方面,当国外欧洲的学者在看待台湾文化时,他们有没有一些令您非常讶异的观点?

 

郑丽君:跨文化之间的交流其实会丰富彼此的视野,所以我们很期待跨文化之间有更多朋友能够来认识探索台湾文化,也会带来我们更丰富的视野。我相信,在台湾对台湾相关的探索跟研究其实也在丰富世界的文化,这其实是互相都能够丰富彼此的过程。因为台湾文化的形成一直是在世界中形成的。我常觉得台湾介于东西方、东北亚东南亚之间,它就像一个harbor(港口),它也像一个文化实验室。它的形成是受整个世界历史影响非常非常的深远,所以我们也希望透过跨文化的交流,彼此的分享,能够让台湾跟世界有一个更紧密的连结,那不仅让世界认识台湾文化,我们也期待台湾文化能够贡献世界文化。

 

法广听众们也有很多回馈,也很想知道台湾进行国际交流现在相当强调“台湾台湾”,在这个过程中,万一碰到中国打压阻扰,有没有可能反而“被边缘化”呢?

 

郑丽君:每个文化它会自我型塑它自我的面貌,它也会透过他人或世界认识它,而进一步丰富它的内涵。所以我想重点并不是在它的名字,而在于说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是否是拥有自由创造文化的权利,它能不能自由地成为一个文化的创造者。我一直觉得台湾,在这块土地,它可以选择一个自由民主的生活,能够成为一个文化的创造者。我想这才是台湾文化它最珍贵的地方。那这就是文化本身的一个主体性。所以,其实台湾文化主体性并不是只是来自那个名字,而是来自在这块土地上的人,可以成为这个文化创造的主体,我想这是台湾的价值。这样的价值对亚洲对世界是重要的。所以,我们很期待以这样的价值跟世界来分享在台湾这块土地发生的所有的一切的故事。

 

最后来谈台法文化交流这一块有何种的新发展与新展望......

 

郑丽君:近年来台法文化交流一直持续在进展,包含台法文化奖已进入22届,像文化行政人员的交流「台法文化工作坊」行之经年,在电影文化、资产修复跟教育的推广也都跟CNC持续地进行合作。那这两年来,台法文化也特别着重在文化科技方面的交流。其实文化是会不断地变化的。它既传承有创新。所以我们期待能够来思索艺术跟文化的力量,怎么成为下一个阶段的社会创新的新动力。所以,文化科技并不只是这个科技发展技术发展,而是希望将文化创新的这个力量从艺术领域从科技以及社会创新各个领域能够去思考它的可能性。所以,近年来包括跟French TECH以及法国创新网络的合作,都有进一步的发展。这一次,我除了出席台法文化奖外,也很重要的就是希望在各项的参访里面能够来讨论怎么样深化在文化创新方面的未来可能的合作。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