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私营经济应逐渐离场?

 

一篇题为《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的短文本周在《今日头条》上一经发表就引爆社交平台热议,短短十几小时跟帖超两万条。

此文作者吴小平开篇就说:“在中国伟大的改革开放历史进程中,私营经济已经初步完成了协助公有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重大阶段性历史重任。下一步,私营经济不宜继续盲目扩大,一种全新形态、更加集中、更加团结、更加规模化的公私混合制经济,将可能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新发展中,呈现越来越大的比重。”

正所谓无风不起浪!一位网友跟帖道:“吴小平是何方神圣不必认真对待,但他的话却需要认真对待,很多人认为不必当真,我却以为不可掉以轻心!在当前不确定的国内外大政治环境下,什么事都可发生。”

另一个贴文这样写道:“此文只不过是揣测圣意罢了。但这种事可做不可说,要做也要按圣上的节奏来。渔网还没张好就大声嚷嚷,把鱼吓跑怎么办?...上次工商业改造也不是一步到位,先是私企试点建立党组织,然后于1953对大型企业实行公私合营改造,1955年,农村集体化断绝了私企与农村的联系,1956年,实行全行业公私合营。所谓的合营就是你必须把资产交给国家,政府每年给你5%的利息,但十年后,利息也不给了,本钱也要不回来了,想要也行,拿命来。”

一篇题为《吴小平嗅觉为什么如此灵敏?》的网文这样写道:“在这个新时代,总有些政经观察人士的嗅觉比常人要灵敏,在关键时刻,也总能说出一些主子想说而又没有说的话。 吴小平的观察和感慨从何而来,或许他已经感受到马云辞职的背后,私企所面临的压力和风险。看上去风光无限的马云也曾向媒体透露,知道自己的结局,并直言,“中国的企业家没有好下场” 。对私企的围剿许多人或许不以为然,如同当年对付地主资本家,人人都站出来围观喝釆,但许多人并没有意识到:消灭了地主资本家,每个人的危险也随之而来,道理很简单:当社会经济甚至伦理秩序遭到破坏,反过来也会让每一个人付出代价。轮回的闹剧在中国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只是中国人不长记性。”

一篇题为《问一问吴小平要试探什么,挑战什么?》的网文这样写道:“此文让人联想到2014年社科院院长发表的雄文《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主张“阶级斗争不可熄灭”。令人联想到2018年1月周新城教授那篇《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的雄文。当时有人评论说,周教授喊一句“消灭私有制”,民间资本就外逃一万亿。 别说“你们想多了”,中国人在经历了反右、文革、反资产阶级自由化 等五六十次政治运动后,每个人的神经细胞都是极其敏感的,一丁点风吹草动都不会放过。”

著名经济学家向松祚日前在一篇题为《改开40年最重要经验就是鼓励和保护民营经济的发展和创新》的文章中指出:“一段时间以来,弱化或否定民营经济或私有经济作用的言论时有所闻,甚至有人重新喊出消灭私有制的口号。这是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因为,如何看待私营经济,实际上就是如何看待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历史经验,而如何看待改开四十年历史经验,本质上决定了未来中国经济走向何方。 目前,私营企业创造了中国GDP的60%、财政收入的70%、就业的80%。中国最具活力和最具创新力的企业都是私营企业。纵观四十年神州大地的变化,我们看到一个惊人却又是意料之中的现象是:越是政府干预少的产业或地区,它发展的就越好。越是计划经济和政府干预色彩浓厚的地区或产业,它发展的就越差。 深圳和杭州为什么成为中国最具创新力的城市?因为深圳和杭州的计划经济色彩最淡,政府管制和官本位意识相对比较弱 。

尽管吴小平的短文在发表不久后被全网删除,官媒也对他的言论进行了驳斥,但国进民退的现实却难以被抹杀;根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的统计, 截至9月1日,今年已有23起国有企业收购上市公司控制权交易, 9起交易已原则上获得通过。

12日,《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通过微博说:“共产主义的最终目标是消灭私有制,但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国需要民营经济的大发展,以最大限度的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这是今天的阶段性任务。促进中国商品经济的繁荣,非公经济注定要扮演活跃角色。”

可惜,网友从胡主编文字中首先看到的是消灭私有制是共产主义终极目标,及非公经济只是阶段性任务的说辞。

一位微友的跟帖这样写道:“1910年春天,当坚决反对同盟会的上海商会领导人集体加入同盟会革命党(和今天的马云奴颜婢膝地向当局示好,却热脸贴了冷屁股后 彻底失望,只能黯然壮年退休,有点儿“异曲同工”)的时候,革命和改革的赛跑基本上已成定局了。”
作者:法广 RFI 桑雨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