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族人指控中國強制安置孩童

China Unruhen in Xinjiang (picture-alliance/dpa/epa/D. Azubel)

面對國際關切中國維吾爾族穆斯林的人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郭聲琨近日在新疆調查研究時強調,要進一步增強各族「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根據美聯社報導,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子女被安置在新疆西部的數十家國營孤兒院。維族人指控北京系統性地將新疆穆斯林孩童隔絕於原生家庭和文化之外,擔心孩子會逐漸喪失文化認同。

美聯社在伊斯坦堡古爾邦節(Eid al-Adha)期間,採訪了十幾個維族家庭。新疆穆斯林本因在這個節日與家人團圓,享用傳統菜餚,如自製麵條、新鮮羊肉和香脆的南瓜麵包。但逃離中國的維族人說,他們許多人為了避免被關進「再教育營」而逃出中國,卻發現孩子被北京當局帶走安置。

中國政府:民族團結一家親

根據中國官媒新華社報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郭聲琨17日至20日在新疆進行調查研究。他強調要「進一步增強各族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報導中提到,被國際社會點名迫害維族人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也協同調查。

郭聲琨在「維穩指揮部」,通過影音察看大巴扎、景區治安情況,也到喀什、和田法院、監獄、街頭便民警務站和鄉綜治中心考察。報導強調郭聲琨深入少數民族家庭瞭解情況,要深入開展「民族團結一家親」活動和增強對「偉大祖國、中華民族、中華文化、中國共產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認同」。

美聯社採訪案例

因為擔心中國報復還在新疆的親屬,人們接受採訪時使用化名或匿名。

1.失去妻兒的外科醫生阿齊茲

37歲的阿齊茲說,他本來在南新疆和田市經營醫療診所。有一天,他准備出門購車時,接到當地警察局的電話,命令他立刻向當局報到。阿齊茲有超過一半的的鄰居都被送進再教育營或監獄。他不想落得他們同樣的下場。所以掛斷電話後,就直奔機場。因為擔心波及他人,他沒有告訴任何人,連妻子都沒有講。像許多近年逃離中國的維族人一樣,阿齊茲認為,只要等待政治局勢平靜下來就沒事。不過一年多過去,他還在等待。阿齊茲談到他的妻子和四個孩子,其中包括名叫易卜拉欣的4歲兒子。「在我失去他們之前,我沒有意識到他們就是我的一切。」

2.兒子被當局挾持的努爾梅特和梅木特

這對夫妻原本在新疆北部城市克拉瑪依經營餐館。全家包含他們的5個孩子在2015年搬到伊斯坦堡。2016年初,當時16歲的兒子克爾班(Pakzat Qurban)搭機飛往新疆,打算探望他生病的祖父,卻在烏魯木齊機場被捕。

克爾班是這個家庭的驕傲。他既聰明又愛運動,曾在家鄉參加過書法和拳擊比賽,得到相當好的成績。努爾梅特說,克爾班落入當局手中兩個月後,,一個自稱是克拉瑪依警察的人在努爾梅特的通訊軟體上把他加為聯絡人。近三年來,這名男子偶爾向他們发送克爾班的照片和訊息更新,並承諾,如果這對夫婦協助監視土耳其的維族人,他們就會繼續分享消息。

努爾梅特說,這名男子在今年古爾邦節前发了一條怪異訊息說:「我最近和你的兒子說過話。他經常打電話給我,告訴我他的喜悅和痛苦。我現在是你兒子最愛和最信任的人。他說你們應該要配合。」

3.見不到的兒子的商人阿迪爾

2014年,阿迪爾當時9歲的兒子不得不報名參加寄宿學校,並且只能在週末回家。阿迪爾說,維吾爾族兒童被規定只能就讀新建的寄宿學校。沒有將孩子送去就讀的父母將因違法受到懲罰。

此後,他和妻子被送往「再教育營」。過程中,他們曾前往學校,在下課時探望兒子。阿迪爾當時很緊張,因為學校在窗戶裝上鐵條,讓他覺得兒子好像被放進動物園。他走出校園時得到保全同意問兒子說:「學校怎麼樣?你吃得好嗎?」他覺得兒子看起來很虛弱。接著他問是否可以去教室看看。他的兒子說不行,學校不允許。

4.妻兒被拘捕的伊德裡斯

伊德裡斯的妻子沙利想要和小兒子從伊斯坦堡回到新疆,去探望她病危的母親。一開始,伊德裡斯懇求她不要去 ,因為他聽說有維族人因出國而被拘留。但是沙利已下定決心,因為之前父親過世時她不在場。看著視訊裡生病的母親,她淚流滿面。沙利認為自己不會成為鎮壓的目標。她告訴伊德裡斯:「我們既養孩子,也去上班! 況且我們不反對中國共產黨!」

沙利最終還是在烏魯木齊機場降落時被拘留,並被帶到家鄉克拉瑪依。雖然她在幾天後就被釋放,但警察緊緊跟著她。之後她告訴伊德裡斯不會回到伊斯坦堡,因為她「沒時間」。一個月後,她失蹤了。伊德裡斯說,他後來得知妻子和兒子一起被送進了監獄。他表示,「我的大腦無法處理這種殘酷的事。他們到底在做什麼?」

China Unruhen in Xinjiang (picture-alliance/dpa/epa/D. Azubel)

5.被迫離開孩子的梅裡佩

29歲的梅裡佩來自新疆和田市。她在學校學習護理時成績優異,畢業後就考到執照,並在一傢俬立醫院工作。婚後她決定要全心扶養孩子長大,讓她的孩子成為有用的人。每天帶兒子去學校時,她都趁機指導他如何做好事並善待家人。在家裡,她會陪孩子閱讀有關穆斯林成功人士的書籍。她說:「和他們(家人)一起度過的每一分鐘。我都清楚記得。」為了今年的古爾邦節,梅裡佩買給她最小的兒子一件新的牛仔褲、條紋背心、綠色和銀色領結。

但是一歲的阿布杜威利(Abduweli)是梅裡佩在土耳其唯一的孩子。他從未見過四個哥哥和姐姐。梅瑞佩認為,她離開中國後,孩子們被安置在中國的一個國營孤兒院。她說:「如果神讓我有機會和孩子說話,我有好多話要跟他們講。最重要的是,我很抱歉。」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夏立民/羅法 (美聯社等)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