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耒阳爆发警民流血冲突凸显地方债务爆发危机


2018年9月初,湖南耒阳家长示威抗议当地政府增加学费。
youtube视频照片


湖南耒阳市今个月初爆发警民流血冲突事件,该市各级国中、小学开学当天,官方突调涨公立学校学费,还以“教室不够”的理由将学生强转至私校,引发家长昼夜抗议,并演变成武力镇压的流血冲突,当局怕紧急态势扩大,调来数千名特警进驻当地。

华尔街日报报道,周六当天,有群众向地方官员和警察丢掷玻璃瓶和爆竹,当局于是驱赶群众,并逮捕了46人。

 

报道指,早在家长与警察爆发冲突致歉,这个城市已经处处流露财困的迹象,凸显了中国根深蒂固的地方债务危机。

 

报道指,耒阳市的主要工业是煤矿,但近年煤矿工业滑坡,市政府的收入开始收缩。到了今年2月,市府提出警告称,当地的教育、医保以及其他社会服务恐怕因财困而难以为继。到了5月,公务员被欠薪超过一个星期,直至市府收到一笔临时金额解困。数个星期之后,市政府拥有的一家从事融资基建的企业,未能如期偿还一笔非银行的借贷。

 

家长与警察的冲突在星期一开始有缓和的迹象,因为当局答允公立学校的学费将维持原来的水平,而新开设的私立学校,校舍将需要得到市府环保批核。

 

但报道指出,耒阳市的债务问题以及社会的民怨,恐怕未能因此而得到解决,报道引述耒阳一名从事煤矿投资的商人梁某称:“社会大众的怨气近年来已经积聚不少,市民对政府未能接地气而感到不满。上街维权是个聪明的办法,否则没有人会理睬他们的问题。”

 

耒阳市官员拒绝向华尔街日报的查询发表评论,但耒阳市长今夏曾发出公告:“耒阳市的债务问题可以受到控制。”

 

报道指,地方政府从大概10年前开始,纷纷投入以债推动的经济发展,到了今天,已经为中国的领导层制造了伤透脑筋的问题。中央过去两年来一直都试图限制风险借贷,而在目前中国经济有滑坡的迹象之际,外界担心恐怕有更多类此耒阳市的事件陆续爆发,导致社会服务恶质化,进一步挑起社会的民愤。

 

《红色资本:中国的非凡崛起与脆弱的金融基础》一书作者福瑞泽·霍伊(Fraser Howie)告诉华尔街日报:“毫无疑问,中国的债务不但有相当的规模,而且还在快速的增长之中。更严重的问题却是,如果一旦出现真正的信心危机,后果会怎样:如果船翻了,正在溺水的你,会计较水到底是60米深还是600米深吗?”

 

澳洲投资银行麦格理集团的经济师胡伟俊说,地方政府的债务,大约是全中国12万亿美元经济体系的46%,而且这个数字还未计算账目以外的其他形式的借贷。报道引述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一名经济师说,直至2017年底,地方政府“隐藏式”的债务达到23.57万亿元人民币之谱,远远超过官方数字的18.58万亿元人民币。

 

湖南耒阳市是一个山区城市,人口140万。该市响应北京的城市化计划,将主要的煤矿工业多元化,并将农村人口逐步引入市区。市政府和所属的企业投资旅游业、茶油以及高科技和金属工业。

 

但新建成的大楼乏人问津,耒河的东岸仍然有不少煤矿仓库,仓库现在空无一物,只剩下漆黑一片的空屋,过去熙来攘往运煤的马路,如今两边只有一些小商店,以及一列空房子。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