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歌》的原版歌词

近日,我在整理法国国歌《马赛曲》的歌词的时候,意外地知道了我们大家所熟悉的《国际歌》当初所用的曲调并不是现在所用的曲调,而是用《马赛曲》的曲调。于是,我调出了《国际歌》法文原版歌词,想探个究竟,结果发现原版的歌词和我们所熟知的汉语歌词有很多的出入。那么,接下来我就要讲讲《国际歌》。

1871年的法兰西共和国爆发了一场革命,从另一个角度上讲可以说那场所谓的革命其实就是一场街头暴乱。有某种政治言论为了自身的利益称这场暴乱为无产阶级革命。这场暴乱催生了一个寿命只有两个星期,性质为集体领导的政权,叫巴黎公社。这个政权的国歌仍用《马赛曲》的曲调,但其中的歌词被全部改写,该国歌的名字叫《公社马赛曲》。

就在这个时候,即,1871年,歌手兼诗人Eugène Pottier, 中文译名欧仁·鲍狄埃(差一点就叫欧元·鲍狄埃)创作了一首诗,诗的题目就叫L’internationale,中文译名英特纳雄耐尔。这就是为什么《国际歌》的歌词里会有英特纳雄耐尔字样的原因。

诗写成后,欧仁·鲍狄埃就用《马赛曲》的曲调吟唱这首诗,最早期的国际歌就这样成型了。很快《国际歌》被广泛传唱,遍布欧洲各国。唱这首歌的有社会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共产主义者和工会组织等。由于《马赛曲》就产生于法国大革命时期,《马赛曲》就成了法国革命的歌曲,所以《国际歌》也被视为革命歌曲,在人民进行示威游行时都会用各种语言唱《国际歌》。

由于《国际歌》被广泛传唱,继《公社马赛曲》之后,《国际歌》又叫做《国际马赛曲》。

直到1888年,《国际歌》才被谱成现在的曲调。

小的时候学唱《国际歌》,不知道歌词里的英特纳雄耐尔的意思,我想即便是现在大家也一定对此不解,我问老师,老师说是从外文中译过来的,什么意思不清楚。

英特纳雄耐尔只是诗的题目,它的真正的含义是指欧仁·鲍狄埃的那首诗的内容,把诗看懂了,英特纳雄耐尔的含义也就清楚了。

英特纳雄耐尔由L’internationale音译过来的。但,按照法语的发音,应该是兰特纳雄纳勒,而不是英特纳雄耐尔。英特纳雄耐尔大概是翻译者受英文发音的影响。

L’internationale是由定冠词la 和形容词internationale(汉语意思是:国际的)构成,按规则,应该还应有个名词在其中,但,这个名词被省略了。而,其中的Internationale有一个阴性的词尾,暗示其中所应包含的名词应该是阴性名词。法语中的名词“歌曲”是个阴性词,即,chanson,所以,人们认为该歌的全名应该是 La Chanson Internationale, 译为国际歌。这就是《国际歌》名称的来历。另外,“马赛”一词的法文词是 Marseillaise ,这也是个阴性词,而且当时的国际歌又是用《马赛曲》的曲调,所以,有人认为那个被省略的名词也可以是Marseillaise,歌曲的全名可以是La Marseillaise Internationale,译为国际马赛曲。

法国大革命后经历了两次封建王朝复辟,社会剧烈动荡,巴黎公社就是这动荡的产物,这也是《国际歌》产生的背景。欧仁·鲍狄埃的国际歌的歌词表达了人们对平等和自由的渴望,反对专制,拥护共和制度,保护私有财产,并表达这首歌是全人类的呼声,人民才应该是任何天下的主人,并应有无尚的权利去选举自己的政府,去监督自己的政府。《国际歌》原文所表达的一切愿望如今都在以美国为主导的西方民主国家阵营中被一一地实现了。在这些国家里,政府的任何决策不是由某个人物和某个政党来决定的,而是由全体人民和他们的代表来决定的,到处可见到英特纳雄耐尔,这就是真正的民主,全称人民当家作主。

俄国十月革命后,《国际歌》曾是苏联政府的代国歌,但歌词内容已被篡改。由于这个代国歌,《国际歌》被认为代表共产党,曾在欧洲一些国家里被禁止。其实,这些共产党国家里的一切肮脏正是真正的《国际歌》所反对的。如,《国际歌》痛恨专制和富人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特权,在现在的中国,只要有权和有钱,即便犯法,仍可以通过权和钱一夜之间将麻烦摆平,从而逍遥法外。

《国际歌》是任何表面上打着各种名义的专制国家的敌人。在任何的国家里,如果说这天下是某个政党的,那这个国家一定是个封建专制的国家和政体。那么就让我们用《国际歌》的歌声为这样的政体唱响丧钟吧。

我尝试对原歌词进行直译,国际歌原文大意是:

Debout, les damnés de la terre
Debout, les forçats de la faim
La raison tonne en son cratère,
C’est l’éruption de la fin.
Du passé faisons table rase,
Foule esclave, debout, debout
Le monde va changer de base,
Nous ne sommes rien, soyons tout.

起来,全世界饱受折磨的人
起来,在饥饿中受苦受难的人们
理性轰响如同火山口
这是最终的爆发
让我们扫清桌面上过去的陈腐
奴隶们,起来,起来
世界将根本改变
我们并不是一文不值,而应该是一切的主人

C’est la lutte finale ;
Groupons nous et demain
L’Internationale
Sera le genre humain.

这是最后的斗争
让我们集聚在一起
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将是全人类。

Il n’est pas de sauveurs suprêmes
Ni Dieu, ni César, ni Tribun,
Producteurs, sauvons-nous nous-mêmes
Décrétons le salut commun.
Pour que le voleur rende gorge,
Pour tirer l’esprit du cachot,
Soufflons nous-mêmes notre forge,
Battons le fer tant qu’il est chaud.

一切不是来自救世主
不是来自上帝,不是来自凯撒,不是来自拿破仑
而是来自作为生产者的我们自己
让我们向公众发出敬意
为了夺回被窃的赃物
为了让理智冲破牢笼
让我们鼓气我们的锻炉
让我们趁热打铁.

L’État comprime et la Loi triche,
L’impôt saigne le malheureux ;
Nul devoir ne s’impose au riche ;
Le droit du pauvre est un mot creux
C’est assez languir en tutelle,
L’Égalité veut d’autres lois ;
“Pas de droits sans devoirs, dit-elle
Égaux pas de devoirs sans droits.”

国家压榨着人民,法律欺骗着人们
苛捐榨取人民的血汗
富人不需履行任何义务
穷人的权利只是空文
监督制度的凋萎
平等需要另一套法律来执行
没有无义务的权利
同样,没有无权力的义务

Hideux dans leur apothéose,
Les rois de la mine et du rail
Ont-ils jamais fait autre chose
Que dévaliser le travail ?
Dans les coffres-forts de la banque
Ce qu’il a crée s’est fondu,
En décrétant qu’on le lui rende,
Le peuple ne veut que son dû.

矿山和铁路的帝王们在辉煌中丑陋
他们除抢夺我们劳动的果实,还做些什么?
在他们的银行保险箱里,
劳动者创造的一切化为乌有
让他归还
人民只想要回自己应得的

Les rois nous saoulaient de fumée,
Paix entre nous, guerre aux Tyrans
Appliquons la grève aux armées,
Crosse en l’air et rompons les rangs !
S’ils s’obstinent ces cannibales
A faire de nous des héros,
Ils sauront bientôt que nos balles
Sont pour nos propres généraux.

帝王们用烟熏晕我们
我们要和平,战争留给专制暴君
让我们在军队里举行罢工
打乱军队的阵营
如果这些吃人的人一定要我们做英雄
他们将会知道我们的子弹是用来保护我们一切私有财产的。

Ouvriers, paysans, nous sommes
Le grand parti des travailleurs,
La terre n’appartient qu’aux hommes,
L’oisif ira loger ailleurs.
Combien de nos chairs se repaissent !
Mais si les corbeaux, les vautours,
Un de ces matins disparaissent,
Le soleil brillera toujours.

工人们,农民们
我们是由劳动者组成的大党
世界只属于我们这些人
好逸恶劳者将移居他处
我们多少血肉会被挽回
但,如果有一天早晨这些乌鸦、秃鹫消失,太阳将永远发射光芒

C’est la lutte finale ;
Groupons nous et demain
L’Internationale
Sera le genre humain

这是最后的斗争
让我们集聚在一起
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将是全人类。
 
看完上面的歌词译文,就会发现,我们以前所唱的《国际歌》完全因为政治的需要被篡改和删节。原创歌词有六段,但是其中三段因要求保护私有财产和反对专制的内容,被删去了。贼在做贼的时候,都害怕有人喊捉贼。

任何受到不平等对待的人们、任何受到专制压制的群体、任何因贪腐制度而受到冤屈的受害者,无论是在天南地北,都可以站在政府衙门的前面唱响这首向腐朽政权宣战的战歌《国际歌》。

李时章,华夏文摘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