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高層官員:我就是抗拒總統亂來的其中一人

「特朗普」的圖片搜尋結果

安東尼·澤克爾(Anthony Zurcher) BBC駐北美記者

特朗普政府一名不具名的高層官員撰文表示,政府內部成員正在努力阻撓總統的一部分事務進程,以保護國家不受他的「最壞傾向」影響。

在《紐約時報》的一篇社論當中,這名官員指特朗普總統的「不道德」和「衝動」已經導致一些魯莽和不明智的決定。

特朗普則指,這個不署名的作者是「沒膽量」,並且說《紐約時報》是「虛假」報道。

特朗普的新聞秘書表示,這個神秘的作者是一個「懦夫」,應該辭職。

《紐約時報》則通過一份聲明為這篇社論辯護:「我們為發表這篇文章感到無比驕傲,它帶來了重要價值,讓公眾了解特朗普政府內部正在發生什麼。」

該社論發表前一天,鮑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關於特朗普白宮的新書摘要顯示,美國總統手下的高層官員參與了一場「管理層嘩變」,目的是保護國家不受總統傷害,其中包括將一些關鍵文件從特朗普的辦公桌上取走,令他沒有機會在上面簽字。

然後,這篇社論成為了第一手的證據,這場「政變」是真實存在的。

社論的作者稱,自己不是一個放任自由派的工作者,也同意政府正在努力推進的很多政策目標,但是那些目標的實現,是因為繞過了總統,而不是得益於他。

這名高層官員說了特朗普什麼?

不過,當中提出的批評對於總統左右兩派的反對者而言應該是再熟悉不過:無組織的會議、浮躁而狹隘的風度、對決定的無力堅持、對新聞自由的反感,以及本能的「反民主」傾向。

作者形容,這是一個「雙軌道的總統機制」,總統的行動——比如他對待金正恩和普京等「獨裁者」的親和態度——被「辦公室裏的大人們」牽制和重新引導。

作者寫道:「這不是所謂的深層政府的工作方式,而是一個平穩政府的工作方式。」

此外,作者還提到,政府內部一些人曾經悄聲討論,要啟動憲法第二十五修正案。這一條例允許副總統和內閣大多數成員表決,對「沒有能力履行政府權力和責任」的總統解除職務。

直到現在之前,這種可能性更多只是出現在非主流的美國政治論述,或者特朗普最狂熱的反對者所做的白日夢當中。

作者寫道:「沒有人想引發憲制危機,所以我們會盡我們所能,將政府引向正確方向,直到任期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結束。」

白宮的反應

關於伍德沃德的新書《恐懼:特朗普在白宮》(Fear: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一直都有熱烈議論,說要採取有力行動查出,是哪些人向伍德沃德提供了書中的信息。《紐約時報》的文章肯定會在已經燒得很旺的火上再澆一把油。

總統表示,這篇匿名的文章「真的是一種恥辱」,而白宮新聞發言人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則發出了一份言辭的官方回應。

「這篇文章背後的個人選擇了背叛而不是支持正當當選的合眾國總統,」桑德斯寫道,「他不以國家為先,而是將他和他的自我放在了美國人民的意願之上。」

桑德斯和特朗普均對《紐約時報》發表這篇文章大加指責。總統更是指一旦他卸任總統,「所有的虛假新聞媒體就將倒閉」,因為它們將不再有東西可寫。

猜測的遊戲-匿名人是誰?

在政府之外,這篇文章將會引出一場華盛頓最愛玩的遊戲之一——猜測匿名作者的身份。自那本以半虛構體敘述1992年克林頓總統競選運動的小說《原色》(Primary Colors)之後,還從未有過這樣的神秘作者出現。

鑒於文章的焦點很多都在國際事務上,聚光燈也將最主要集中在總統的外交政策團隊——國務院、國家安全局以及國防部。

當然,也肯定會有人呼籲這名政府官員自揭身份。

弗吉尼亞州國會議員唐·拜爾(Don Beyer)在推特(Twitter)上發帖說:「我們這個時代的危機,是那些處在權力位置上的人眼看著一個總統表現出『對獨裁者的偏愛』和『反民主的衝動』,卻不公開站出來對抗,從而允許這一切繼續下去。」

一次匿名爆料再次證實特朗普批評者們的恐懼,這當然不是什麼勇氣的體現。但是,伍德沃德著作之後緊跟著這樣一篇《紐約時報》文章,又會成為難以躲避的連環拳。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