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掃黑狂飆 派出十個督導組 清除司法染黑

江迅、袁瑋婧

中國大力掃黑,中南海派出掃黑除惡督導組分赴河北、山西、遼寧、福建等地,開展掃黑除惡督導工作。從「打黑」到「掃黑」,是習近平所改定拍板,專項工作為期三年,體現中共新思維的轉變,反映了中南海的最新部署,顯示對黑惡勢力的定義拓展延伸,不只是以往的點式打擊,而是大的小的都掃,更致力於打掉「保護傘」,掃黑結合反腐,清除黑惡勢力產生的土壤。


山西運城開展掃黑除惡宣傳


公安部網站公布的通緝要犯名單

聲勢浩大的「掃黑除惡」狂飆正席捲中國。有黑必掃,除惡務盡。中南海日前派出九個掃黑除惡督導組分赴山西、遼寧、福建、山東、河南、湖北、廣東、重慶、四川等九省、市,開展掃黑除惡督導工作。加上此前作試點的河北督導組,至此,中共此輪掃黑除惡專項行動部署,十個中央督導組已全部出動。從當年的「打黑」,變為今日的「掃黑」,揭開當代中國龐雜、神秘的黑惡勢力的冰山一角。亞洲週刊從北京獲悉,從「打」到「掃」這一字之變,正是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改定拍板的,據悉這一專項工作將為時三年。這一字之差,體現中共社會綜合治理新思維的轉變,顯示對黑惡勢力的定義拓展延伸,不只是以往的點式打擊,而是大的小的都掃,更致力於打掉「保護傘」,掃黑結合反腐,清除黑惡勢力產生的土壤。雖一字之變,卻概括了中南海「掃黑除惡」專項工作的最新部署。

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是習近平作出的一項重大決策部署。中共為貫徹整治力度,再度採用類似打貪反腐巡視組的方式,分批次向地方派出若干「督導組」,一方面監督地方政府推進專項行動,另一方面也避免基層在行政壓力傳導下,粗暴執法製造冤假錯案。亞洲週刊從北京獲悉,過去「打黑」打的多,防的少。這次「掃黑」更重視綜合治理、源頭治理、齊抓共管。這次共同參與的部門從過去「打黑」的十多個部門,增加到「掃黑」的三十個部門。

二零一八年初,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於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通知》,《通知》指出「決定在全國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據悉,「掃黑除惡」督導工作從二零一八年七月起,共組織三輪,每輪督導十省、自治區、直轄市,到二零一九年底實現督導全覆蓋。中央督導組組長由正省部級官員擔任,副組長由全國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領導小組成員單位中副省部級官員擔任,成員從相關單位抽調。八月二十八日至九月一日,除先前已經開展工作的河北以外,九個督導組先後召開動員大會,並公布了舉報電話和舉報電郵信箱。

這十個督導組長中,有八位來自全國和地方政協、人大系統,全國層面包括五人,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李學勇、吳玉良,全國政協常委支樹平、沈德詠、王偉光。有三位來自地方政協,都是省政協主席,分別是十九屆中央候補委員、江西省政協主席姚增科、天津市政協主席盛茂林、陝西省政協主席韓勇。此外,一位來自國家機構,是十九屆中央委員、最高人民檢察院黨組副書記、副檢察長邱學強;另一位來自地方,是內蒙古自治區原黨委常委、紀委書記張力。

雖然這些組長絕大部分來自政協、人大系統,重要的是他們在進入政協和人大之前所擔任的職務和積累的經驗,第一督導組長支樹平是原國家質檢總局局長,第二督導組長李學勇曾任江蘇省委副書記、省長、省政府黨組書記,第五督導組長沈德詠曾是最高人民法院黨組副書記、常務副院長。十位組長還得到十位副組長的協助,第一督導組副組長陳國慶是最高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第二督導組副組長許群傑是公安部原邊防管理局副局長;第三督導組副組長張蘇軍是司法部原副部長;第四督導組副組長甘霖是市場監管總局副局長;第五督導組副組長成平是交通運輸部安全總監;第七督導組副組長倪紅是住房城鄉建設部副部長;第十督導組副組長姜偉是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從他們的現任和原任職務來看,涵蓋了紀檢、公安、司法、市場監管、交通運輸、自然資源、城鄉建設等各個領域,而這些領域也恰恰是黑惡勢力滋生蔓延的溫牀。

九月一日,福建省廈門市思明區法院宣判重大涉黑案件,該案有五十四名被告人和三個被告單位,涉及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聚眾鬥毆、敲詐勒索、尋釁滋事、打砸車輛、槍擊對手、強迫交易、串通投標、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對非國家機關工作人員行賄、非法採礦、故意傷害、妨害作證等犯罪活動以及強行侵佔沙場、非法佔用土地、違法建設等十七項罪名,肆意欺壓、殘害群眾,為非作惡,稱霸一方,攫取巨額經濟利益,發展為具有黑社會性質的組織,被告人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多至二十五年。

據悉,此案是二零一八年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開展以來,廈門市宣判的首起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案。日前,廈門市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領導小組通報說,該市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工作已取得階段性成果,刑拘各類涉黑涉惡犯罪嫌疑人一千三百四十六名,破案四百一十起,打掉十八個黑惡勢力犯罪團夥,其中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二個、惡勢力集團九個、惡勢力團夥七個,一百五十名犯罪嫌疑人自首,市民群眾對掃黑除惡工作滿意率達百分之九十八點三,黨紀立案或政務立案二十九件三十六人,立案查處「保護傘」十一人。階段性成果還有:整頓軟弱渙散黨組織二十一個,查處村「兩委」官員五名,村級黨組織換屆選舉順利完成。

八月三十日,中國公安部發出A級通緝令,公開通緝十名重大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在逃人員。這份名單中,排名一二位的耿建平、陳富香都來自山西。陳富香是名單裏唯一女性,這兩人來頭都不小,背後的勢力在山西都曾經一手遮天。陳富香是山西呂梁柳林縣涉黑首富陳鴻志的姐姐。陳鴻志涉黑集團已於兩個月前落網,目前陳富香是唯一在逃骨幹成員。柳林縣被稱為「煤都」,這裏煤老闆雲集。他們同山西「塌方式腐敗」密不可分,曾是腐敗黑金輸出地。柳林縣已經被查的煤老闆,牽涉到原山西省委常委聶春玉、杜善學、華潤集團原董事長宋林等諸多要人。

名單中排名首位的耿建平來自太原市代管的古交市,他曾是山西原首富張新明旗下的頭號馬仔,被通緝的過程頗為撲朔迷離。二零一八年二月,中共中央巡視組進駐山西時,耿建平就被二百多名群眾聯名舉報,此後一直有關於他的各種傳言。此事引起中共中央巡視組重視,並將線索交辦給古交市紀委。四月,古交市紀委又將此案移送至古交市公安局。直到八月十七日,太原市公安局發出通告公開懸賞十萬元人民幣(約一萬五千美元)通緝耿建平,人們才恍然得知,中共中央巡視組交辦的這一案件,身為主要嫌疑人的耿建平竟然潛逃了。

陳鴻志、耿建平這一類黑社會團夥,外表不是人們傳言中的大金鏈大手錶全紋身,他們都有自己的「武裝力量」,陳鴻志的「私家武裝」叫保安隊,最多時有三四百人。他們利用這些力量,搶佔煤礦,威脅毆打競爭對手和維權村民,打傷打殘的人多達百人。近年來,一些地方上的黑惡勢力處心積慮地滲透、控制基層政權。陳鴻志案中,曾被通緝的在逃嫌疑人中,包括當地村主任、村支書、派出所所長、刑警大隊教導員。陳鴻志積累財富的手段,就是買通上層官員、破壞基層選舉,控制柳林縣西北片多個鄉鎮的農村選舉,選出來的村幹部成為其煤礦在當地的利益代言人。陳鴻志曾當眾搧了縣委書記王寧一耳光,因為這個縣委書記是陳鴻志用錢幫他買來的,因此只能受其擺布。耿建平還直接跳到前台,擔任村主任、村支書和古交市人大代表,憑藉政商關係網牟取暴利。

黑惡勢力曾平安脫身

讓人難以理解的是,這些在當地早已惡名昭彰的黑惡勢力,此前卻總是能化險為夷平安脫身。十年前,陳鴻志在與他人爭奪一處煤礦時,致人死亡,曾被公安部立為黑社會性質組織案件並掛牌偵辦,陳鴻志躲了兩年多。但神奇的是,這期間陳鴻志的產業並沒受到影響,最終他本人也平安無事。耿建平曾涉入與華潤集團的一項非法交易,太原檢方曾決定由反瀆職侵權部門著手調查,但最後耿建平無事,反倒是舉報人被古交市警方抓捕。

就是這個山西省,六月十三日,當局宣布時任山西省司法廳黨委委員,以及省監獄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王偉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省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王偉出生於一九六二年,山西沁水人。他從二零零三年起,歷任山西省監獄管理局黨委委員、副局長、省監獄管理局黨委副書記、政委等職。八月二十二日,山西省紀委監委發布通報,聲稱對王偉、省監獄管理局副巡視員高奇、省人民檢察院原副巡視員賈文聲、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原專職委員關中翔違紀違法問題,被指「違反國家法律法規規定,違法為涉黑罪犯減刑提供幫助,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涉嫌犯濫用職權罪」。上述四人的通報都出現「涉黑」、「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字眼。山西政法領域一位官員對亞洲週刊說,通報所指向的黑社會人物,就是在太原乃至整個山西都「響噹噹」的本名叫任愛軍的「小四毛」。王偉、高奇和關中翔已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已退休的賈文聲被開除黨籍取消退休待遇。上述四人都已移送人民檢察院審查而提起公訴。

任愛軍生於一九六七年,山西臨縣人。他從上世紀九十年代起就活躍於山西黑社會團體,早年曾因搶劫、故意傷害他人被判刑,出獄後繼續尋釁滋事參與組織黑社會活動。早在二零零二年,任愛軍就曾因涉嫌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綁架罪、非法買賣槍支罪等數罪並罰,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其黑社會團夥其他四十二名成員也分別被判處無期徒刑和有期徒刑,由於「保護傘」強大,被判無期的任愛軍,在服刑期間竟然能享受各種特殊待遇,住單間,開小灶,經常有外界朋友進來找他喝酒聊天,到二零一三年六月,任愛軍服刑十年半後,更被減刑釋放。

據最高人民法院的規定,無期徒刑罪犯在刑罰執行期間,確有悔改表現或有立功表現的,服刑二年以後,可以減刑。減刑幅度為:確有悔改表現或立功表現的,一般可減為二十年以上、二十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有重大立功表現的,可減為十五年以上、二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無期徒刑罪犯經一次或幾次減刑後,其實際執行的刑期不能少於十三年,起始時間應自無期徒刑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七日,太原市公安機關接到群眾舉報,稱其經營的機動車清洗中心被他人強佔,在房屋電源被切斷後,對方還糾集他人多次對其毆打,多處受傷。太原警方成立專案組立案偵查,查明這一尋釁滋事案幕後真相,破獲多起由該犯罪團夥實施的敲詐勒索、故意傷害等刑事案件。截至二零一八年二月十日,任愛軍等八團夥成員悉數落網,繳獲槍枝五把。警方查明,該組織頭目任愛軍以實際控股人身份成立多家公司,為其實施違法犯罪提供掩護,同時還豢養了一批社會閒散人員,訂立「效忠協議」,為其充當「打手」。該組織透過以黑護商、以商養黑,利用其過去犯罪的惡名,以尋釁滋事、敲詐勒索等手段,搶佔商鋪、強迫交易、收取「保護費」等。二月十三日,山西省公安廳通報,以任愛軍為首的涉嫌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團夥,已被太原警方再次成功打掉。

劣跡斑斑的任愛軍為何能在服刑十年半之後重獲自由?一個黑社會頭目,如何在短短十年半從無期徒刑變為減刑釋放?正緣於政法系統一些人的「暗箱操作」。二零一八年五月以來,山西反腐重拳出擊,僅公檢法領域就有十多人被查。其中,任愛軍此前服刑過的汾陽監獄、曲沃監獄,以及審理過他減刑案件的臨汾市中級人民法院,都有人員落馬。五月底,山西省紀委監委一次性發布五名政法系統人員被調查的消息,包括省高級人民法院專職委員關中翔、省監獄管理局副巡視員高奇、汾陽監獄副調研員武建東、臨汾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監庭副庭長邢銳和曲沃監獄看守大隊大隊長裴軍亮。

六月二十二日,山西省紀委監委再次發布消息稱,省人民檢察院原副巡視員賈文聲和臨汾監獄黨委書記、監獄長楊磊雙雙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賈文聲歷任山西省人民檢察院監所檢察處處長、偵查監督處處長、偵查監督二處處長等職,二零一七年到齡免職退休。楊磊曾任山西省曲沃監獄黨委書記、監獄長,與此前被查的裴軍亮是上下級關係。

灰色地帶滋生黑惡勢力

經四十年的改革開放,中國的政治和經濟領域形成諸多「灰色地帶」,在其中政、商、社會勢力互相交織,盤根錯節,其顯現效應即是形形色色的黑惡勢力的湧現和滋生,其組織形態各異,滲透的領域各殊,規模有大有小,勢力有強有弱,而往往與當地特有的官場生態糾纏不清。在中國基層社會,特別是大中城市之外廣闊的小城鎮與鄉村,涉黑涉惡勢力是民眾生活中往往要面對的難題。過去中國數次開展打黑除惡專項鬥爭,都未能妥善根除這一問題。

有學者認為,從「打黑」改變為「掃黑」,表明此次專項鬥爭的目標是只要對民眾的正常生活造成危害的都在整治之列。過去「打黑」是打有組織犯罪的「黑社會」,今天「掃黑」則是掃「黑色行為」,即便是一個欺行霸市的地痞流氓。在以往的社會綜治行動中,這類人往往因不成勢力得以倖免,但在當今現實中,他們對普通民眾日常生活的威脅卻頗為顯著。把「掃黑除惡」同反腐敗結合,既抓涉黑組織,也抓後面的「保護傘」。要對濫用職權、徇私舞弊、貪贓枉法、收錢撈人、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等問題,發現一起、查處一起,落實「一案雙查」制,對管理監督寬鬆軟、造成嚴重後果的官員嚴肅問責。

顯然,這不是國家頭一次部署針對黑社會的專項行動。自二零零零年以來,中央政府層面開展過多次「打黑除惡」專項行動,公安部早在二零零六年就開設打黑除惡舉報電話,十多年來,各地大大小小「打黑除惡」行動不計其數,世紀之交,瀋陽黑社會頭目劉湧、「四川黑老大」劉漢……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九年,僅湖南省公安機關就在「打黑除惡」專項行動中,移送起訴涉黑案件六十二起,打掉惡勢力一千三百五十七個,抓獲涉黑涉惡犯罪嫌疑人一萬零二百五十八名,破獲刑事案件一萬一千七百三十四起。

不過,黑社會卻沒有從人間消失。那些年的「打黑除惡」,懲治的僅是直接從事黑社會活動的個人,而並未摧毀黑社會的經濟基礎,土壤尚在,難免「春風吹又生」。中共之所以要「掃黑」,是因為「黑惡勢力更隱蔽」,披着合法外衣隱蔽性更強,稱黑惡勢力大多以「公司形式,依託經濟實體存在」,組織形式「合法化」,組織頭目「幕後化」,打手馬仔「市場化」。中國社會的惡勢力現象越來越嚴重,社會呈現黑社會化。

於二零一三年九月被判處無期徒刑的時任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在二零零九年至二零一一年,以公安局長王立軍做先鋒,發起「唱紅打黑」,以針對當地黑幫勢力為名展開一場「打黑除惡」專項行動。二零一零年十二月重慶打黑進入高潮階段。薄熙來打黑行動在程序、法律適用等方面出現的問題廣受詬病。當時重慶打黑除惡最大的爭議在於打黑後對犯罪嫌疑人審判的公正性問題,開庭前律師看不到案卷,會見不到被告,所有的案子都是快起訴,快審理,犯罪嫌疑人的人身安全難有保障,也是有爭議的問題。薄熙來在重慶展開的打黑除惡專項行動,兩年時間約有五千七百人被捕,包括商人、警察、法官、政府官員和薄熙來的政治對手。

習掃黑與薄打黑之別

薄熙來在重慶的「打黑」製造了大批冤假錯案,把上千億的民營企業家的資金佔為己有,作為實現個人政治野心的經費。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前刑事辯護律師李莊,作為一名「黑老大」龔剛模的辯護律師,他身陷冤案,錯因「涉嫌誘導、唆使龔剛模編造證言、引誘證人作偽證」等被提起公訴,蒙冤「涉嫌偽造證據、妨害作證罪」,被判十八個月有期徒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獲刑一年六個月;出獄後,提起申訴,要求撤銷有罪判決,改判無罪。

李莊對亞洲週刊說,薄熙來在重慶的「打黑除惡」瞄準的是民營企業家的錢,是實現個人政治野心,習近平所主導的「掃黑除惡」瞄準的是安保中共基層政權,尤其是針對那些透過賄選得到的權利、職務,以及透過賄選進入的人大、政協,包括各個街道、村莊,以及市場上的壟斷勢力。中共高層目前所擔心的仍是基層腐敗、以及社會安定問題。有學者稱,「過去『打黑』更多是從社會治安角度出發」,「這次『掃黑』是為了夯實黨的執政根基」。「掃黑」除了「打擊黑惡勢力本身,還要打擊基層的腐敗」,查處「微腐敗」。比起薄熙來當年「打黑」,僅一字之差,習近平擔心的還是共產黨基層腐蝕和腐敗。

當然,在現今中共執政者的主導下似乎已意識到薄熙來打黑時的「弊病」。正如習近平在「掃黑除惡」文件中強調,消除黑惡勢力對人民群眾的威脅和滋擾是當前的緊迫任務,要主動適應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嚴禁刑訊逼供,防止冤假錯案。

八月二十四日,中央掃黑除惡第一督導組長支樹平向河北省反饋了督導情況。七月五日,中央第一督導組先行進駐河北省,進行為期一個月的試點督導。督導組對河北省的督導時間是七月六日至八月五日。進駐當天,中央督導組就第一時間透過主要媒體、網站公布舉報電話和信箱,設立專門場所和人員處理群眾來電來信。督導期間,一個個電話、一封封信函承載著群眾的期待,從燕趙大地四面八方匯聚中央督導組。掃黑除惡是一場人民戰爭,必須緊緊依靠群眾。督導組共受理群眾來信來電一萬一千一百四十四件,梳理有效線索八千六百五十二件,已按規定轉交有關方面處理。中央督導組還分成三個小組深入一些群眾反映強烈、問題突出的地區。

督導組談話逾七萬人

據統計,督導組在組織系統談話五萬七千五百多人,公安系統談話三千一百多人,國土、住建、交通運輸、工商系統談話一萬六千六百多人。僅七月份中央督導組進駐以來,河北全省公安機關打掉涉黑涉惡團夥六十五個,抓獲犯罪嫌疑人五百四十三名,破案四百七十二起。對於廊坊市安次區政協原主席楊某某等充當楊玉忠涉黑團夥「保護傘」問題,在曲周縣杜新忠涉惡團夥案中三名充當「保護傘」人員,張家口市委、市紀委監委查辦市公安局副局長王某某涉及「保護傘」問題……都依法作出處置。據悉,七月以來,河北紀檢監察機關共立案審查一百四十五人,黨紀政務處分五十九人,正在審查調查的有八十六人﹔涉及縣處級官員十二人,鄉科級官員五十四人。

有學者說,派駐各地的督導組對於推進地方「掃黑除惡」有重要意義,至少體現在三個方面:其一,對於中共中央而言,督導組是高效的耳目。其二,對於地方政府而言,督導組是嚴格的「考官」。其三,對於民眾而言,是可靠的申訴管道。中南海「掃黑除惡」陣陣狂飆正引起人們關注。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