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和我们,都是受害者——在美国发免费食物的故事

 

1,你们能换种方式做贡献吗?
 
前几天朋友告诉我,我家附近有个教会,每周给贫困家庭发食物。于是我找到那个教会,问:我能不能来当义工?
 
教会秘书很高兴地回答:“你讲中文啊?太好了!这两年来,来领取食物的中国人大增!很多很多中国人!……我们太需要中文翻译了!”
 
很多中国人来领取救济食品?我们这个城市,中位房价是一百多万美元,在洛杉矶算是中产阶级的地盘。住在这里的中国人(人口也不多),通常不至于沦落到要领免费食物的地步。
 
我犹犹豫豫地问了一句:“怎……怎么会?……”
 
秘书显然明白了我想问什么。她回答:来的都是中国老年人。这些老年人想对家里有所贡献,所以他们喜欢拿一些食物回家……
 
我听懂了秘书的意思。这些人其实并不贫穷。他们只是“想要”免费的食物,以示对子女有贡献,并不真正“需要”。
 
可是,救济品是给那些真的没饭吃的人的呀!老人们,你们能不能换一种方式为家庭做贡献呢?我心里问。

2,高档的免费食物
 
等我开始做义工以后,我立刻就明白了,为什么有这么多华人来,而且还是不辞辛劳,从别的城市来的。因为,发放的东西实在是好啊!
 
1肉类:比如盒装的雪花牛肉片、三文鱼片、鳕鱼、火鸡、火腿、整只的鸡……还有一盒一盒的鸡蛋。鸡和鸡蛋都是cage free(非笼养鸡)。教会专门备有冰柜,随取随赠。(请看下面的照片)。

我第二天特别去询问了捐献食物的商店Trader Joe’s的经理。他说,他保证捐献的食品,都是在有效期内的。
 
2奶制品及饮料:
各种牛奶、奶酪、奶油,以及新鲜的果汁,比如石榴汁、芒果汁、百香果汁……都放在冰盆中保鲜。
 
3水果、蔬菜:几十种。比如我最喜欢的无花果,平时每磅$8,现在随便拿。我不断地用中文告诉拿食物的华人:请随便拿!你喜欢拿多少就拿多少!

4面包和甜点:
几十种。大多是面包店或商店的烘烤部门烤制的,拿纸袋子装着。最让人垂涎欲滴的是甜点,上面点缀着杏仁碎片、猕猴桃、樱桃、蓝莓……
 
这些食品,都是我们市的Trader Joe’s 和Sprouts等商店捐献的。那些商店注重卖健康食品,所以捐献的食物大多是organic,有机的。
 
也就是说,给贫困家庭的食物,是按照美国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准备的。
 
3,没有身份证的阿嬷
 
教会的秘书说,他们和只说中文的人发生过误会, “ They think we don’t care about them, but we do care about them! “(他们认为我们不在乎他们,其实我们很在乎他们)。所以,“我们很需要你帮忙。”
 
她话音未落,就遇到一位阿嬷没有带身份证,又听不懂义工说什么。教会义工通常要看一下领取食物者的身份证,登记一下,然后赠送3个环保购物袋,以方便对方领取食物。
 
阿嬷告诉我,她换乘了好几班公车,花了很长时间,才到这儿的。她看上去像80岁,还扶着四轮的Walker(助步器)。下车后,她还走了很久(我们这儿的公车系统非常不发达)。
 
我赶快去和义工的负责人说明情况。负责人马上说“没问题,可以让她拿。”
 
于是我送了3个购物袋给老人家,并嘱咐她下次带驾照或其他证件来。她欣然答应了。

4,我们都误会了“中文”
 
教会秘书让我翻译“中文”时,她显然不知道,“中文”代表着多少种语言!而我也毫无防备。
 
结果,一个上午,我遭遇了广州话、潮汕话、客家话、台山话、闽南语、温州话,绍兴话……
 
我发现,当我用普通话对华人说:“您可以拿一把香蕉、两捆芦荟、两盒蘑菇……”时,他们基本上眼皮都不抬。
 
然而,当我努力使用方言时,老人们立刻笑到眉眼弯弯——他们很高兴听到家乡话,同时,也因为我“业务水平”太差了——有一次我嘴里说“3”,却伸出了4根手指。那位阿姨眨着眼睛,极其困惑地看着我。为了弥补对方的精神损失,我于是拿了7根玉米给她(3+4。反正玉米很多)。阿姨接过来了,哈哈大笑着走了。
 
一个上午,我用十来种语言,服务了几百个人(各个族裔),收获了七八句“谢谢”,以及两句“你辛苦了”。或许很多人觉得,那是他们应得的,不需要感谢别人。

5,不开心的事
 
派送食物是在教会的停车场。我随着其他义工,在洛杉矶的骄阳下站了两个多小时,晒得满脸通红。然而我不怕累,却怕有人发脾气。
 
比如一位阿婆,快到中午的时候才来。她挑蔬菜挑了很久,袋子里装得满满的。最后,她拿起一个菜花,啪一下砸到菜花堆中,带着怒气说:“根本不新鲜!”
 
我和一个非裔义工,赶快把四处乱滚的菜花抱回来。我对她说:“你下一次早点来,就有更多可选的了。”
 
其实她不知道,义工们一大早就来到教会,打开所有的东西,一个个地检查。如果看到破了的鸡蛋,或者坏的水果、蔬菜,就挑出丢掉。连小小的樱桃番茄,义工都打开包装盒子,一粒一粒地挑选,以确保大家拿到的都是好的。
 
还有一件让我难过的事,就是看到有人浪费。免费的蔬菜中,有很多即食的,比如九宫格一样的透明盒子中,放有雪豆、胡萝卜、菠菜、松子、奶酪等。有华人拿了后,把九宫盒里的松子和杏仁碎等拿出,把剩余的东西都丢掉了。
 
看着垃圾桶里碧绿的蔬菜,我心里有点难过。我儿子在西非塞拉利昂做义工,平时没有肉吃,也没有蔬菜。有一次我问他晚餐吃什么,他发给我一张照片,是花生酱拌米饭。我的眼泪就掉了下来了。
 
然而儿子说,他虽然生活不方便,但是他更为当地人感到难过,“我们拥有许多东西,视为天经地义。当地人却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得到。”
 
我真想告诉那些浪费的人:对我们拥有的东西要珍惜。如果我们有东西吃,就应该对上天心存感激!
 
另有一件不开心的事:有的华人夫妻,假装是两家人,每人拿3个购物袋,一共6袋,装得满满的。我帮他们装糕点的时候,看见他们袋子里有两盒鸡胸、两盒鳕鱼、两盒牛肉、两盒鸡蛋,两桶牛奶,两个西瓜、两个哈密瓜……他们怎么吃得完呢?如果吃不完,不是很浪费吗?
 
不过,我安慰自己:这比起现在流行的夫妇假离婚,以便得到两间老人公寓,也不算什么了。
 
6,各族的习惯不同
 
来拿免费食物的,有白人、墨西哥裔、华人等。
 
有趣的是,他们挑选东西的方式很不一样。白人挑东西,首先看包装袋上的有效期。华人和墨西哥人则全凭手感,把水果和蔬菜从头到脚摸一遍。有时候挑走了一个瓜,觉得太小了,又拿回来换大的。
 
在教养方面,我感觉在这情况下,无论什么族裔,都差不多,都没有做到彬彬有礼。我一共遇到3个人发脾气,都是因为来晚了,没有挑到让自己满意的东西。很不幸,全是中国人——两个老年人,一个中老年人。
 
我真怕别人以为,中国老人都是这样的!我更怕,别人以为中国人全是这个样子的!我们中国不是自古以来的礼仪之邦吗?我们的的自尊呢?体面呢?是什么让我们的老人变了呢?我们的老人,在国内碰瓷,在瑞典撒泼——“瑞典坟场”事件中,曾某的妈妈坐在地上,挥舞着红绸巾喊救命,那场面让人不忍卒视。在美国,老人们假装生活不能自理,让政府出钱,给老人们请保姆,洗衣、做饭、清洁,接送老人买菜、就医……而老人们没有任何不安,反而互相传递经验。于是连国内的老人都相约,要一起移民海外!
 
是什么让老人改变了呢?曾经的物质困乏吗?中国历史上有过更贫穷的朝代,然而并没有出现全面性的的“礼崩乐坏”。
 
我相信,许多中国老人会变成今天这样,和当年中国的价值体系毁坏有相当大的关系。还记得当年是怎样砸掉“礼义廉耻信……”?“耻”也砸掉了呀!于是,开始不敬天地、不畏鬼神,无视法律和道德规范,只在乎利益,只臣服于权力和金钱。于是,没有什么不能做了。
 
而且,不止是老人!
 
道德体系毁坏后,要用多少代才能恢复呢?毁坏容易,重建难!价值观是会一代一代传下去的。于是曾某、高铁占座男、高铁女,都是中年人,也撒泼耍赖;洛杉矶的中年妇女,也会把奶油果砸到我这个义工面前……全世界都一起吞咽中国当年酿造的苦酒。
 
我忽然想起Francis Schaeffer在How should we then live? (中文为:薛华《前车可鉴》)书中的一句话:“人获得真正的内在价值时,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这个“自由”,是心灵的自由,包括:不贪小便宜的自由,不出卖尊严和良知以换取利益的自由……
 
老人和我们,其实都是受害者。

蔡越,《美国华人》公众号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