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崛起的地緣政治空間困境

秦始皇兵馬俑
以秦國為例,內部以"商鞅變法"為契機,匯集各種人才、完善了內部人力財力的動員機制,達成富強的目的。對外部形勢而言,秦國佔據了"關中"這個極為有利的地理位置,無後顧之憂,形成雄踞西隅、虎視相互爭斗、不斷衰弱的東方六國的形勢(圖為秦始皇兵馬俑)。

倪樂雄 上海軍事學者

歷史上一個國家的崛起都是諸種成因綜合互動、作用所致。其中最重要的因素無疑是當時所處的地緣政治條件。在討論當代中國崛起之前,先簡略總結歷史上中國強盛期幾個傳統特色。因為這些古代的特徵經常在影響今天乃至未來。

國家如何從國際社會中崛起?中國有著古老而豐富的經驗。有趣的是:這些經驗是從古代華夏大地的內戰中誕生,從有文字記載的商、周王朝以來,只要中央王權失靈、崩潰,中國本土就會呈現類似今天的「國際社會」。在諸強爭鋒中成功崛起的政治軍事集團往往佔據有利的地理位置,從而獲得地緣政治形勢上的絶對優勢。

兩千多年裏,中原政權除了被強大的蒙古、滿清打敗征服外,多數時候在東亞一直處於比較安全的狀態,而漢唐明初曾以超強姿態雄踞亞洲,原因也是因為統一後的中國處在較為理想的地理位置。
兩千多年裏,中原政權除了被強大的蒙古、滿清打敗征服外,多數時候在東亞一直處於比較安全的狀態,而漢唐明初曾以超強姿態雄踞亞洲,原因也是因為統一後的中國處在較為理想的地理位置(圖為四川邛崍石筍山的唐代大佛造像)。

以秦國為例,內部以「商鞅變法」為契機,匯集各種人才、完善了內部人力財力的動員機制,達成富強的目的。對外部形勢而言,秦國佔據了「關中」這個極為有利的地理位置,無後顧之憂,形成雄踞西隅、虎視相互爭斗、不斷衰弱的東方六國的形勢。強漢盛唐也是首先佔據了一面向東的西部「關中」,平定了各方紛爭的中原和南方濱海之地。由於歷史上王朝週期的不斷重覆,每一次王朝崩潰,中國政治格局就會出現一個「國際社會」,使得中國人不僅從自己的歷史中獲得豐富的崛起稱雄的外交經驗,還具有更高的統一的經驗,即征服、整合、統一地域文明的經驗,而這種經驗毫不遜色於大英帝國在全世界建立英聯邦的經驗。

秦代以後,中國已經從政治上、社會心理上整合為一個地域龐大、人口眾多的大國。之後兩千年多年,它的安全威脅主要來之北方遊牧民族。兩千多年裏,中原政權除了被強大的蒙古、滿清打敗征服外,多數時候在東亞一直處於比較安全的狀態,而漢唐明初曾以超強姿態雄踞亞洲,原因也是因為統一後的中國處在較為理想的地理位置,東、西、南三面皆無強勢大國,只需專心對付北方草原方向的威脅,並有足夠的南向戰略縱深。

4月12日,中國舉行史上最大規模海上閲兵。
4月12日,中國舉行史上最大規模海上閲兵。

This photo taken on April 24, 2018 shows a J15 fighter jet landing on China's sole operational aircraft carrier, the Liaoning, during a drill at sea. - A flotilla of Chinese naval vessels held a 'live combat drill' in the East China Sea, state media reported early April 23, 2018, the latest show of force by Beijing's burgeoning navy in disputed waters that have riled neighbours. (Photo by - / AFP) / China OUT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AFP/Getty Images)

在古典世界裏,中國的威脅來之北方。近代鴉片戰爭以來,中國安全威脅的方向發生了反向變化,因近代歐洲的崛起和在世界範圍的強勢擴張,中國國家安全威脅來之東、南海上的歐洲國家和鄰國日本勢力入侵,這一方向上的變化延續至今。

中國經過一百多年文明更新期的衰弱,經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改革開放」,目前中國初步進入舉世公認的重新崛起狀態,古老的國家呈現全面復興的氣象。但是,當代中國崛起受到比古代更嚴峻的地理空間逼仄的鉗制。

與美國相比較,美國地緣政治的優勢在於獨處美洲,周邊無威脅自己的大國,又有太平洋、大西洋兩道天然屏障,遠離十九、二十世紀紛爭迭起的世界中心——歐洲,因而它埋頭髮展國力時動靜再大,也不會驚動遠在歐洲的諸強而遭刻意打壓。美國在世界邊緣的崛起進則問鼎世界霸權,退則足以自保。即使20世紀七十年代與前蘇聯爭鋒處於下風時,在印度支那受挫後,也能在外圍區域聯合西歐盟國和亞洲中國共同對付前蘇聯,扼守日本、韓國、關島一線,將衝突區域遠遠限制在本土之外。反觀中國身處強鄰之中,無此地理上的優勢。

當代中國十分類似德國崛起時強鄰貼身的地理條件。在法國大革命後動蕩的歐洲,普魯士國家作為中等國家小心翼翼、見風使舵周旋於英、法、俄三大國之間,隨著拿破侖的戰敗,法國急劇衰退,普魯士利用英、俄全球爭霸無暇顧及之際,發動普法戰爭再次重創法國,一舉躋身世界列強之林。正如芭芭拉·塔奇曼所言:當歐洲國家還沒有從爭斗中回過神來,「普魯士已從炮彈裏孵了出來」,變成了德意志第二帝國。

德國崛起充分利用了時間,卻無法擺脫地緣政治上天然的險惡因素,它處於法國、俄國兩面夾擊之中,而英國又在扮演歐洲大陸"離岸平衡手"的角色,隨時聯合歐洲大陸二流大國對企圖獨霸大陸者實施壓制。俾斯麥首相看到了這點,故而打敗法國後低調行事,聯合奧匈以鉗制俄國,成功阻止了法、俄結盟。同時又不發展海軍、不追求海外殖民地,避免刺激當時世界霸主英國。

威廉二世撤換首相俾斯麥後完全反其道而行之,其咄咄逼人的全球擴張戰略最終讓英、法、俄三國走到了一起,使德國陷於最不利的境況,並導致其在有因果關係的兩次世界大戰中連續戰敗。可以說希特勒德國的滅頂之災的種子是在威廉二世執政時期種下的。

1888年2月,俾斯麥在德國國會發表講話。同一年,德皇威廉二世即位。
1888年2月,俾斯麥在德國國會發表講話。同一年,德皇威廉二世即位。

當代中國在1949年共產黨執政後,面對美蘇兩大集團爭霸的局面,先是聯俄抗美、繼而聯美抗俄,在前蘇聯集團崩潰後,再次聯俄抗美,以弱勢大國的智慧周旋於兩強、縱橫捭闔達半個多世紀,在克服了接連不斷的內部動蕩後,經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終於形成整個中華民族復興崛起的強大趨勢,中國當今的崛起和19世紀德國崛起一樣,爭取到了時間,但卻受到地緣政治空間的鉗制,亦可謂強鄰貼身。美日同盟遏制在東,且有敵對未統一的台灣會加入其中,正在崛起、懷有復仇心理和領土爭議的印度待價而沽,隨時可呼應於西南,中國處於潛在的腹背受敵之中。

現代高科技大大壓縮了地理空間距離,美國雖與中國相距萬里,卻近在咫尺,美國強大的軍事力量借助太平洋、印度洋上的海空基地隨時威脅中國的「海上生命線」和本土安全,美國的印度洋和太平洋戰略極有可能聯合日本、澳大利亞、韓國、菲律賓、越南等國,組成海上軍事同盟對付中國,這一趨勢正在加速形成,而北方已經衰弱的俄國未必樂見中國的崛起。無論在台灣統一或東海、南海傳統領海海域加強管控時,中國稍有動靜即遭周邊和美國的警覺和壓制。

美國羅納德·里根號(CVN 76)航母打擊群,包括里根號航母、安提耶坦號導彈巡洋艦(USS Antietam)、米利厄斯號驅逐艦(USS Milius)與日本海上自衛隊自衛隊艦隊的加賀號直升機驅逐艦(DDH 184)、閃電號驅逐艦和涼月號驅逐艦在南海巡航的照片(2018年8月31日)。
美國羅納德·里根號(CVN 76)航母打擊群,包括里根號航母、安提耶坦號導彈巡洋艦(USS Antietam)、米利厄斯號驅逐艦(USS Milius)與日本海上自衛隊的加賀號直升機驅逐艦(DDH 184)、閃電號驅逐艦和涼月號驅逐艦在南海巡航的照片(2018年8月31日)。

馬蒂斯說,"我們(美國)的軍力仍然很強大,然而我們的競爭優勢在武裝力量的各個層面已經受到侵蝕。"
美國宣佈將三個航母戰鬥群部署到亞太,防長馬蒂斯說,"我們(美國)的軍力仍然很強大,然而我們的競爭優勢在武裝力量的各個層面已經受到侵蝕。"

目前種種跡象表明:姑且不論因貧富分化、官員腐敗嚴重帶來的諸多內耗在多大程度上會干擾中國的崛起,會像古代社會那樣導致血腥內戰?僅僅就外部地緣政治態勢而言,中國的崛起將是緩慢的、艱巨的、充滿風險的。

在中國崛起的台灣、南海、印太海上生命線等幾個戰略要點的控制上,哪怕合理的收復、管控拓展都不能高調激進,那種對無本土戰略保障的海外海空軍事基地的追求、將"國之重器"示於外人甚至潛在對手的《厲害了我的國》的大吹大擂,都有害而無利於國家復興。在敵意國家看來,中國的「一帶一路」與日本當年的「大東亞共榮圈」倡導無本質區別。

一帶一路鐵路計劃示意圖
一帶一路鐵路計劃示意圖。中國利用日益壯大的經濟實力推動雄心勃勃的「一帶一路」倡議。

China, propaganda
2018年2月27日,紀錄電影《厲害了,我的國》在北京舉行首映禮。影片於3月2日起在全國各地上映。

鑒於十九世紀末以來德國崛起的教訓,強鄰環視下,中國的崛起應是低調的、謹慎的、隱忍的,當以孔夫子那句名言: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如臨深淵自持,亦可重溫俾斯麥那句名言:「當我們沒有聽見上帝的腳步聲時,我們除了等待別無出路。」

而在羽毛未豐的任何時候,政治、軍事、經濟、外交上的高調、激進、強硬和冒進都很可能陷於危機而導致國家崛起的夭折。

(注:本文不代表BBC立場和觀點)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