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創科融入增長分析 美國兩學者奪諾貝爾經濟學獎

「諾貝爾經濟學 2018」的圖片搜尋結果

研究經濟,總想經世濟民,經濟學家其中一個最想解答的問題,是如何令經濟增長持續不息。本年度諾貝爾經濟學獎兩位美國得主羅默和諾德豪斯,分別將技術創新和氣候轉變加入長期經濟增長分析,評審指兩人處理了當今世代其中一個最基本和迫切的問題。

瑞典皇家科學院昨天宣佈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時,指各國經濟增長率可能差數個百分點,但多年累積起來不同國家民眾的生活水平,可以差天共地。經濟學家過去分析增長,通常用1987年經濟學獎得主梭羅(Robert Solow)的增長模型,分析資本累積、人口和勞動力增長和增加生產力對經濟增長的影響,但當中技術進步被當成一種外在的既有因素。

創新技術成經濟內在因素

根據梭羅模型的預測,窮國會有較快的增長率,不久就會追上富國。不過羅默研究各國長期增長數據時,發現很多國家的增長率差異持久不減。他在1990年提出「內生增長理論」(endogenous growth theory),將技術進步當成一國經濟的內在因素,分析經濟決定和市場條件如何影響創新技術,繼而進一步影響長期增長。

羅默的分析指出,靠資本累積催生的增長,長遠有邊際投入遞減問題,即資本累積過了某個水平,再投入資本對經濟增長的刺激會越來越少,但意念累積催生的增長,則可持續不減。但新意念易被抄襲,公司如無壟斷性,就難以收較高價去收回研發成本。羅默指如純由市場運作,會傾向導致研發投入不足,設計良好的政府介入,如研發補貼和專利權制度,對一國以至全球增長都很重要。

不同氣候政策影響經濟增長

評審指諾德豪斯的氣候變化經濟學,同樣修正了梭羅增長模型,加入了環境因素。諾德豪斯1990年代提出的氣候變化綜合評估模型(IAM),集二氧化碳排放、氣候轉變和經濟活動的相互關係於一身,可評估使用不同的氣候政策,對全球暖化和經濟增長率的影響。據他的研究,對抗全球暖化的最有效方法,是各國推行全球性的碳排放稅,在同意反映碳燃燒全部代價的全球價格下,由市場力量調節各國經濟活動。

評審指兩人對技術創新和氣候轉變問題,雖仍未有一錘定音的答案,但無疑令世人對於如何有可持續的全球經濟增長,更接近答案。諾貝爾經濟學獎委員會主席斯特倫貝里(Per Stromberg)表示,這次得主選擇是關乎世界經濟長遠未來的大問題。

羅默和諾德豪斯將平分900萬瑞典克朗(775萬港元)獎金。隨着經濟學獎公佈,今年各諾貝爾獎項都名花有主,頒獎禮將於12月10日舉行。

諾貝爾獎官網/美聯社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