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增长挑战重重民众民企皆着急 刘鹤出面回应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资料图片路透社图片

(法广RFI 弗林)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在周五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国第三季度经济增长为6.5%,与其相比,去年同期增率为6.7%,是自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第三季度经济增长的最低值。

尽管在过去多年中,世界主流经济学者都认为,中国无法长期维持21世纪头十年,每年近乎10%的经济增长率。而中国官方在过去也一直把所谓,中国经济的软着陆作为探讨未来经济发展的主要议题之一,但由于自今年以来美中两国作为全球第一、二大经济体间所爆发的贸易战至今仍处僵持状态,受其影响中国股市也持续低靡。因此,中国经济目前的真实状况,及其未来的走向则成为了官方和民间共同关注的焦点。此次官方公布的这一数字与法新社此前,对12个分析机构预估调查相符。而北京制定的2018年中国经济增长目标是6.5%。由于中美贸易战的持续,美国现已对总价值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加关税。对此,瑞士国家银行发言人毛胜勇在分析当下中国经济所面临的挑战时称,中国目前面临着复杂的经济发展环境,一方面在海外投资环境恶化,另外一方面,在国内需要改革的挑战。

正如上文所说,随着美中关系的恶化,以美国总统特朗普为首的美方官员加大了于国际场合,指责与中方的贸易关系是不对等贸易,及强调中方被指有违向世贸组织承诺的诸多行为。除此之外,特朗普政府还刚刚与其近邻墨西哥和加拿大签署了《美墨加协定》(USMCA),替代原来的《北美自贸协定》(NAFTA)。这一协定引人注目的是,其结尾处添加了一项被认为是直指中国的“毒丸条款”。根据该协议第32条规定:签署协议的任何一方与非市场经济国家签订自由贸易协议时,应允许其他各方在发出6个月的通知后终止本协议,并以它们之间的协议(即双边协议)来取而代之。从性质上来看,其明显的是对世贸组织等现有多边主义贸易体系存在的挑战。

而中国自我坚持的市场经济国家地位,则并未得到过美国或欧盟等西方主要市场的承认。与此同时,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还曾于本周二告诉美国国会,有意与欧盟、英国和日本展开贸易磋商。综合多方报道显示,美方已与布鲁塞尔和东京就此展开了相应的接触和对话。尽管在国际上有关贸易协议的谈判通常耗时长久,而未来如若美国与上述三方最终做出让步并达成共识,他们所签署的协议是否会具有排他性的“毒丸条款”,则给中国贸易在中长期的发展增加了更多的不确定性。那么,中美两国之间的关系会在近期内发生改善吗,对此,在国际上颇有影响的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在近日则给予了否定的猜想。《经济学人》在其最先一期以“中美对抗”为封面故事的文章介绍称,“美国两党、外交、军事以及商界视中国为战略对手,已形成一个共识,此乃自上世纪40年代以来的首次”。

回到经济层面而在国内方面,中国政府和国企的债务风险依然庞大,经济发展也呈现放缓事态。受到多重因素影响,中国股票市场近期持续下跌,上证综合指数在本周内一度跌破了2500点大关,到今年10月份连续创下2014年底以来的最低点。而这一现象也不能让很多与美国关系密切的中国大牌公司幸免,据高盛团队在月初的分析表明,自5月份以来,与美国有重大业务往来的中资公司股票表现落后于大盘15%。高盛在10月4日的报告中写道,“中国股市的跌幅似乎超过了能够合理说明的程度”。而在高层方面,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上月走访东北三省时也语重心长的,有违在中兴事件前一度红遍全国的“厉害了我的国”定调,他宣称,“国际上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上升,我们必须走自力更生的道路,这不是坏事,中国发展最终还是要靠自己。”另一在最近较为热门的经济话题是,分析人士担心由于种种迹象表明,随着中国经济整体环境的恶化,在中国经济体系构架中具足轻重的国企正在向身处薄弱的民企伸手,引发所谓就“国进民退”,甚至是对二次“公私合营”上演的忧虑。

那么应对上述提及的内外经济挑战,中国官方的最高经济决策者们又有什么分析或回应呢?国务院副总理刘鹤19日接受媒体采访称,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深化一步,下一步重点应是增强微观主体的活力、韧性、创新力,从而推动经济转型升级,促进国民经济良性循环。他说,分析看待中国经济的表现,如果从一时一事看,可能会感觉有一些困难,但是一旦把它作为一个历史进程往前看,发展前景十分光明。在谈到具体问题时,刘鹤称,中国股市在近期的明显波动和下滑是由诸多原因所造成。它们包括,国家央行加息后,全球股市都开始波动,有所下滑。他同时提出,中美贸易摩擦对市场也造成了影响。刘鹤说,但坦率地说,心理影响大于实际影响,目前中美正在接触。而对内部因素,他称,二是中国经济结构正在破旧立新的过程中,必然对股市带来影响。三是市场预期发生变化,未来经济环境的种种不确定性,影响了投资者行为。

他认为,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使得股市产生波动。另就民营企业的现存焦虑,刘鹤提出,我们必须坚定不移贯彻基本经济制度,坚持“两个毫不动摇”,一方面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另一方面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他同时提到,中国的民营经济在整个经济体系中具有重要地位,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新增就业和企业数量。他并接着说,如果没有民营企业的发展,就没有整个经济的稳定发展;如果没有高质量的民营企业体系,就没有现代产业体系,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就是支持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此外,刘鹤在采访中还对“国进民退”论加以否认,称其“既是片面的,也是错误的”。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