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政策反覆提出 特朗普政府會否停發中國學生簽證

5月16日,在美國紐約,畢業生在哥倫比亞大學畢業典禮上手持中國國旗。
美國每年有超過30萬留學生來自中國。

美國白宮內部最近一次考慮停發中國學生簽證的討論再次因為經濟原因擱置,但是近期的一系列跡象顯示,提出設法增加中國留美學生的限制,是現屆美國政府內部一直存在的一個傾向。

英國《金融時報》於日前引述多名美國政府內部消息源指,以白宮助手史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為代表的白宮鷹派官員在今年較早前鼓勵總統特朗普停止向中國國籍人士發放學生簽證。

中國留學生在美國高校國際學生當中佔最高比例,但是在去年12月白宮發佈新的國家安全政策聲稱要「重新審核簽證程序,以減少由非傳統性質情報收集者的經濟盜竊行為」之後,政府內部有關中國留學生的爭論轉趨激烈。

《金融時報》引述四名匿名官員指,米勒等人主張特朗普政府設法令中國人不能再在美國高校就讀,以此來阻止可能存在的間諜活動,並懲罰公開對特朗普提出批評的美國精英高校。

但相關討論後來在包括美國駐華大使特裏·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在內人士的反對下終止,因為布蘭斯塔德等人指出,這樣的做法將更多地衝擊較小的美國大學,而不是長青藤聯盟(Ivy League)的精英大學。

不過,隨著特朗普在貿易和網絡安全等問題上傾向於採取對華強硬的路線,白宮內部強硬派官員的推動,可能會令總統在未來再度考慮類似政策。

In this file photo taken on October 2, 2018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speaks during a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rally at Landers Center in Southaven, Mississippi.

米勒:最能影響特朗普的人

在白宮內外,有一系列人士能夠為特朗普出謀獻策,但史蒂芬·米勒可能是其中最有影響力的一個。

今年年初,對於如何處理邊境上的移民,美國國會內部一度出現過對立。其中作為資深政策顧問的米勒,據報就是最為主張特朗普堅持限制移民的人。

32歲的米勒與其他顧問一樣,幫助總統起草演講稿,但由於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是第一個沒有任何從政或者軍方經歷的總統,因此在諸多的政策問題上需要顧問的幫助。

曾撰寫過羅納德·里根(Ronald Reagan)傳奇的作者馬修·達萊克(Matthew Dallek)曾向BBC表示,米勒能夠幫助特朗普,將總統的想法轉變成外行人能夠理解的政策。

共和黨諮詢顧問麥考維亞克(Matt Mackowiak)則指,「從修辭和政策兩方面出發,米勒都了解特朗普的基本理念」。

強硬派政策

米勒等官員是特朗普政府強硬移民政策背後的主力,包括起訴在美國邊境抓獲的未登記移民——從而導致大量兒童與父母分離的「零容忍政策」——後來在美國以至國際社會的廣泛爭議聲中,特朗普簽署行政命令終止了該政策。

有報道指,白宮在去年12月發佈的國家安全政策指引當中,公開要求重新審核學生簽證的主張,也是由米勒提出。

對於中國,對外貿易——特別是侵犯知識產權問題——也是特朗普熱衷於提及的話題。

今年8月,在一場白宮宴會上,特朗普曾說有一個國家當中,「每一個」到美國留學的學生「都是間諜」,當中雖未有明確指出是哪個國家,但是有出席者表示,他指的就是中國。

較早前的5月底,美國國務院指,美國將從6月開始縮短部分中國留學生的學生簽證有效期,以幫助特朗普政府打擊美國政府所指的中國盜取知識產權行為。

美國國務院當時稱,每一個學生簽證的有效期限將由領事官員決定,而不是以往慣常根據學位修讀時長給予的最長期限。

當時,美聯社引述匿名官員稱,相關規定主要針對機器人、航空及高科技生產領域的高校專業學生,具體做法是將簽證有效期縮短為一年一簽。而美聯社指出,這些專業領域是與北京宣揚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當中的優先領域相對應。

至9月,共和黨國會議員弗朗西斯·魯尼(Francis Rooney)和參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提出了致力阻止高等教育間諜和盜竊活動的法案。法案旨在停止外國情報機關利用高校交換項目盜取技術、招攬情報人員以及作政治宣傳等,而兩人在引入法案時分別都具體提到了中國。

「像中國這樣的地緣政治對手正在盜取美國技術,利用我們大學高校開放的研究和發展環境,」魯尼在9月13日的一份公開聲明中這樣說道。

他表示,其中中國在美國高校開設的孔子學院就是「中國共產黨通過滲透美國校園以獲取信息和盜取技術」的「前沿」機構,美國必須阻止外國情報機關利用美國高校。

克魯茲則在聲明中對魯尼的主張表示支持,指中國通過孔子學院來「干預高校課程,打壓批評中國的言論,以及盜取知識產權」。

中國學生危及美國安全?

中國是留美國際學生的第一大來源地。根據國際教育協會(IIE)的數據,在上一個學年度(2016-2017),有35萬中國學生赴美留學,比第二位的印度(18.6萬)多將近一倍,並佔留美國際學生總人數的32.5%。

自去年12月的美國國家安全政策公布之後,美國國內就中國留學生與美國國家安全之間的關係發表過不同觀點。

2月,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指,中國對於美國來說是一個「整體社會的威脅」,因此需要「整體社會的應對」,其中他特別提到,為外國政府和機構搜集信息的情報「收集者」已經滲透進了美國大學。

他在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訪問時表示,FBI並未針對特別種族和國籍人士展開調查,但是在有關經濟間諜的調查當中,「不時都會追溯到中國」。

而在美國國會,特別是民主黨議員中間,對於這種將中國學生和學者廣泛視為對美國安全有威脅的傾向,一些人表示出了擔憂。

美國加州眾議員趙美心(Judy Chu)就曾向媒體表示,將一整個國家的人整體標識為間諜,是「危險」而「不負責任」的做法。

另一方面,《金融時報》也引述美國駐華官員指出,佔美國國內總留學生人數三分之一的中國學生,在美國學習和生活時產生的消費,一定程度上幫助了很多州份在服務業領域享有對華的貿易順差。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