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育仁:美印太战略之发展,台湾难脱干系

台湾与美国旗帜。REUTERS/Tyrone Siu


【公民论坛 】 :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一年多以来,美中关系已经迅速转向,最初的友好热络已经随关税大战不断升级,而日益显现为一种更为全面的紧张关系。特朗普政府频繁批评中国政府的贸易行为与政策走向的同时,提出了一项印太战略设想,希望联合日本、澳大利亚、印度、越南、菲律宾、新加坡等国,抗衡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实力扩展。对于在北京步步紧逼的外交压力下的台湾来说,这项雏形中的战略设想似乎打开了一线走出孤立的空间,但其实也不乏风险。特朗普政府对台湾表现出的比其前任更加明确的支持是否只是中美较量背景下的一时之需?美国精英与决策层是否确实有调整对台政策的长远设想?我们在今天的节目时间里,邀请台湾国立中山大学中国-亚太区研究所教授郭育仁先生谈谈他的看法。

台湾在印太战略中的角色和功能空间很大

 

法广: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政策有很多不确定性。目前对台湾的这种支持是否是持久的?还是更是特朗普政府任内的一种策略?美国精英阶层对外交政策的思考中是否有一种比较持久的对台政策调整思路?

 

郭育仁:“首先,外界看来特朗普(川普)政权好像很不确定。可是,事后证明,很多事情都经过缜密的计划和周密的考虑,在内部酝酿,然后再由特朗普总统选择非常好的时机点去宣布。所以,我觉得所谓不确定只是对外而言,(其实)并不是一种很随便、信口开河的政策,或者不负责任,或者不顾大局。不是这样。包括这次对中贸易战,其实很多措施及整个流程内部都有非常缜密的计划。”

 

“其次,关于特朗普在整个大战略中怎样去定位台湾。其实,现在最关键的是台湾在印太战略中的角色。台湾与南海基本上在整个印太战略的最中心位置。所以,我不认为特朗普只是短期地在利用台湾,而是印太战略或印太地区能够长期发展,台湾完全脱不了干系。”

 

“我个人把印太战略分成三个层次来讲。第一个层次是对于台湾的核心国家利益部分,例如南海问题、台海问题、东海问题......这些都是台湾的核心国家利益。第二点是关于价值,就是人权、民主、自由、开放等。台湾长期以来在这些普世价值的推动方面都是不遗余力;第三个才是有关实际操作的部分。在实际操作部分,印太战略有两大主轴,第一是海上安全,基本上印太战略是连接两大洋,所以海上安全合作是第一个基调;第二个基调是发展和经贸,在这一点上,无论美国政府,还是日本政府都提出了很大胆的构想,要去推动。不是去替代中国的一带一路,而是给印太战略沿岸国家有另外一种选择。所以,在这两个印太战略的基调里,台湾完全脱不了干系。台湾在印太战略中的角色和功能,空间其实很大。不会是短期的。”

 

法广:您刚才提到台湾的核心利益,无论是南海问题,还是东海。从这一点来说,台湾会不会在这个大的印太战略框架下处境也很微妙呢?因为这些(印太战略涉及的)国家,比如菲律宾,比如越南,都在南海地区一些历史遗留问题上有争执。在印太战略框架下,台湾是否会在这些问题上有所让步或有一些战略调整呢?

 

郭育仁:“台湾政府无论是对印太战略,还是南海问题,都有非常明确的说明。在南海主权部分,台湾与其他印太战略国家在南海的合作基本上并不互斥:搁置主权争议,共同开发,共同合作。在操作层面,台湾与南海周边国家可以开展非常多的合作,比如在人道救援、维持海上航道安全......等很多部分,台湾都可以有所贡献,而且台湾有能力,也有意愿做出贡献。所以,这一部分并不会因为台湾对南海的主权主张而受到阻碍。其实,比较大的阻碍可能是中国的态度。如果依照印太战略目前多层次的规划,台湾其实可以扮演蛮重要的角色。”

 

蔡英文政府的新南向政策

 

法广:中国自2013年起推动一带一路倡议,在国际上吸引了很多关注。台湾面对一带一路部署,处于怎样的位置?

 

郭育仁:“台湾对于一带一路并没有太深刻的想法。第一个原因可能就是两岸关系自2016年以来一直处于紧绷状态。2016年以前其实还有台湾是否应该加入一带一路建设的声音。但2016年5月民进党政府上台以后,就没有再提到。所以,台湾内部关于一带一路的讨论并不深刻。第二个相关原因,是蔡(英文)政府上台后,提出新南向政策。这项政策有些部分与一带一路有些重叠。但我觉得蔡政府规划的新南向政策相对谨慎,而且采用的是比较不同的策略,所以才叫“新南向政策”。蔡英文总统本人也说明,新南向政策是以人为本。因为台湾在过去几十年有不少来自东亚的移工,也有很多人移民到台湾,所以台湾社会内部其实应该试着让这些东南亚移工以台湾为家。另外一点是,过去台湾与东亚地区的互动、交流比较单向,绝大部分情况是东南亚的移民、移工到台湾,台湾社会内部对了解东南亚国家社会与文化的动力不大。蔡政府上台这两年多来,在这方面有很多改善,台湾留学生选择去东南亚留学的人数一直在增长,观光、文化交流等也都是双向的。还有,在经贸政策方面,蔡政府也摒弃过去那种砸钱的方式,像一带一路就有点是砸钱的活动,是用很多的钱去堆积基础建设。在这个方面,新南向政策就不会去重蹈覆辙,比较强调台湾与东南亚某个国家的共同需求,并在这些领域共同合作。是一种在双方都有需求的状态下开展的经贸合作与交流,比较是一种新思维。”

 

法广:在北京持续打压台湾外交空间的背景下,新南向政策的推进是否也会受到影响?

 

郭育仁:“刚才我已经说过,新南向政策两大思维之下,北京方面想打压难度也很高。因为,第一是以人为本,北京方面没办法去阻止东南亚国家与台湾的留学生交换。第二,关于经贸,新南向政策其实开宗明义表示:不与北京竞争,不会追逐用金钱堆积出来的竞赛。当一个东南亚在地国真有需求,比如在某个领域可以与台湾合作,这也不是北京砸钱就能阻止的。”

 

法广:蔡英文政府上台两年多以来,我看到的今年5月份的一些民意调查结果,政府的民意支持度并不高。台湾民间对目前两岸关系状况怎么看?民众对台湾目前面对的外交环境是怎样的民意趋向?

 

郭育仁:“蔡政府上台两年多以来,民意指数一直在下降。第一,我觉得这是成熟民主国家的常态。在成熟民主国家,人民或者说选民相对会对新政府期待比较高,耐性会比较低。在这种形势下,民意一定是下降(趋势)。另外一点也与选举有关,因为,如果没有那么多选举,人民不会去不断表态,因此他们对政策的耐性会更低。第三个原因,其实过去两年多,台湾内务部环境都有很大变化,所以,这对民进党政府的执政能力是非常大的考验。比如前一阵子发生的水灾等,这些都对民进党执政能力是很大考验。但是,民调看到的民进党执政满意度持续下滑,但民主政治比较的不是绝对值,是相对值......”

 

法广:但民间对两岸关系如此紧绷的状态如何看?在此之前,马英九政府八年期间,两岸往来非常密切,但在后期也出现很大民间反弹。如今两岸关系变得非常紧张,台湾社会反应如何?

 

郭育仁:“2016年底我看到过很多民调数字,大陆被绝大部分台湾民众看作是最重要的交往国家之一(好像是前三名),绝大部分台湾民众也认为与大陆的交流非常重要,也希望政府可以改善两岸关系。但是,比较而言,正如我刚才所说,民主政治看重的是相对值,不是绝对值。虽然马英九政府时期,两岸关系非常非常和缓,甚至还有马习会,可是对于马政府的支持度也还是长期低迷,所以换句话说,对于台湾选民来讲,两岸关系只是他们在考虑它们对一个政府是否喜欢、是否满意的一个指标,而不是一个绝对指标。另外一个方面是,我觉得蔡英文总统该讲的话都讲过了,现在不是台湾方面应该怎样去调整说法,而是北京方面真是应该认真思考在目前的全球格局下,北京怎样看待台湾的角色。”

 

法广RFI 瑞迪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