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被指“外包”非法肮脏工作予流氓恶棍

中国人大会议在北京举行 2018年3月5日
路透社

根据一个专门研究中国问题的网站“中国风”(Chinoiresie)一篇文章指出,不论是在2014年的香港雨伞运动,还是2012年山东临沂市东师古村陈光诚被软禁在家,都有报道指出当地的政府雇用一批流氓和恶棍充当政府的打手。也有大陆的地方政府利用专业人士居中劝喻人民不要跟政府对抗,甚至雇用私人保安员截止上访人士。

“中国风”的文章指出,中国政府的执法一向以铁腕见着,雇用非政府人员从事恶棍式的执法和群众控制,理由很多,包括节省打压维稳成本以及推卸责任。

中国很多时在从事非法或厌恶性的政策时,雇用一些流氓,例如使用严刑逼供或驱赶农民和老百姓离开家园,或威吓上访者以及异见分子。雇用这些“第三者”可以快速执行这些会有损警察和国家形象和合法性的肮脏任务。

文章指出,政府雇用流氓采取非合法性的暴力手段对付人民时,也可以在事后推卸责任。政府不愿意被外界批评使用非合法性的暴力,因此很多时候会将这些暴力工作外包给予第三者。这些流氓的神秘身份容许政府与他们以及他们的所作所为保持一段距离。

一般而言,流氓通常被雇用来驱赶农民和人民离开他们的农地和家园,以及威吓示威者和异见分子不可跟当局对抗。由于上述这些行动属于厌恶性工作,有时还涉及非法,地方政府极不愿意派遣正式的官员执法。而雇用流氓一般是按件办事,他们不但可以帮助财政上和威吓性力量不够的地方政府执行中央下达的命令,例如土地转用、房屋清拆和打压异见者达到政治维稳。被雇用的流氓可被视为合约工人,可以随时上班随时结束工作关系,不像列入编制以内的正式官员,政府还要付出一大笔福利支出。

不过文章支出,外包暴力工作一般因为居中转介公司而出现纰漏和问题。政府对这些转介公司难以严加管控,当流氓执法时,往往发生使用过度暴力,从而出现伤亡。政府雇用的私人保安人员拦截上访者时,通常也使用暴力。

此外,文章指出,受雇的流氓渐渐成为气候,开始经营非法的活动例如赌博和卖淫集团。有些地方政府亦逐渐过度依赖这些地方黑帮。目前难以估计这个问题有多严重,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就是,地方与地方黑帮勾结的严重性,已使得习近平政府不得不发起大规模的扫黑运动。

文章同时指出,地方政府在房屋征收过程中,遇到了上头限时的命令,但又不能触发社会群众事件,于是处于中介地位的“黄牛党”应运而生。这些黄牛党安排政府与房子面临被拆命运的住民谈判的机会,这些谈判往往透过台底交易解决问题。

文章最后指出,不论是黄牛党还是受聘的流氓之可以继续存在,都在在显示地方政府有需要在执法者无法有效达成任务之外,一个不可或缺的项目。

作者:法广 RFI 香港特约甄树基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