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咏去世与娱乐至死

 

李咏走了,满屏哀悼。我理解哈文“永失吾爱”的悲伤,并尊重李咏人们哀悼他的权利,但他的名字独霸新闻热搜前四条却让我犯了致命的尴尬癌。

原因是那些爱怒怼 “将军坟前无人问,戏子家事天下知”的人们,突然间忘了装逼,齐刷刷哀悼起了一名娱乐节目主持人,价值观的分裂叫人不忍直视。

别误会,我是自由派,也是平等派,向来不认为将军天生比“戏子”高贵。

古天乐是“戏子”,可他默默捐建了100多所希望小学。周润发是“戏子”,可他眉头都不皱就捐出了56亿港币。梅艳芳是“戏子”,可她在近三十年前做了一件拯救生命与文明的大事。袁立是“戏子”,可她若干年来把自己交给了尘肺病人。江一燕是“戏子”,可她却每年去贫穷的山区支教并自掏腰包为留守儿童设立奖学金。从严格意义上讲,万众拥戴的小崔也曾是名“戏子”。

徐才薄、古丑山等人倒的确曾是将军,但很不幸,他们都堕落成了令人唾弃的吊睛白额虎。

将军是人,“戏子”也是人。“戏子”会堕落,将军也会堕落。将军能立功,“戏子”也能立德。职业本没有高低,人格却彰显差异。

所谓“将军坟前无人问,戏子家事天下知”,本是正常社会的寻常事,不信去美国大街上随便拉住一个路人,问问他知不知道霉霉(Taylor Swift),答案一准是yes,但你要是问他们知不知道William J. Livsey,答案十有八九是no。

一味捧将军贬“戏子”,才说明一个社会价值观出了问题,人们习惯以身份地位看人,而不是以个人人格与作为看人。

美国社会从不借将军踩“戏子”。里根曾经是演员,老川曾经是真人秀明星,都曾是不折不扣的“戏子”,但不妨碍他们华丽转身,成为总统,实现让美国伟大的梦想。

美国退役四星上将William J. Livsey曾是多次授勋的“war hero”,但他却因为殴打恐吓外卖送餐员被捕。

将军是人,“戏子”也是人,将军犯F也得与庶民同罪,“戏子”挺身也可成为总统,不存在预设的职业、性别、种族等价值歧视,人人皆有尊严、人人都有权发出自己的声音,人人可以通过努力让梦想成真,这样的社会才是正常社会。

二戦英雄邱吉尔戦后就被选下了台,面对斯D林的嘲笑,他说了一句发人深省的话:“我打仗就是为了保卫人民罢免我的权利。”其实,戦争英雄的存在就是为了保护人民生活、创造和娱乐的权利。

有媒体评价李咏说“他无比卖力只为逗我们一笑”,我没看过他的节目,也没被他逗笑过,但如果他真的逗笑了亿万观众,我想亿万观众是有权哀悼他的离去的。

然而,美国社会的不同在于人们会去哀悼一名喜爱的艺人之死,但人们更会且更有权去关注那些平凡生命的死亡。

《千与千寻》里说:“人永远不知道,谁哪次不经意地跟你说了再见之后,就真的不会再见了。”在永恒的宇宙里,生命如昙花,美好而瞬间凋零。唯一能让我们永恒的,是生生不息的爱与关怀。

 

作者:红拂当年,原载:深雨点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