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想活着回国就给我闭嘴”

种种迹象表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就是卡舒吉“被害案”的幕后主使法新社图片

围绕着著名沙特独立记者卡舒吉,在沙特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内消失的事件在周四继续升级。土耳其国内多家媒体在当天公开报道,负责对此案进行调查的土耳其情报人员确实获取了一段,详细记录卡舒吉如何在抵达领馆内数分钟后,就被利雅得派来的暗杀小队折磨致死,施暴者并将其头颅等身体部件分尸切割的录音。

与此同时,刚刚结束对利雅得进行访问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于当天抵达土耳其,并和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举行了会议。但直到目前为止,美国总统特朗普仍未展现出任何要放弃利雅得的表态。这不禁让人问道,究竟要到如何地步,美国的这名商人总统才会放弃经济利益和依靠沙特在中东握权的政治计划,以国际法和基本人权的名义,兑现其惩罚肇事者的承诺。目前来看,对这一问题的答案则较为悲观。59岁的卡舒吉在出事前来自一个沙特的上流家庭。他祖父辈就开始为首位沙特国王服务,自己的叔叔和表哥都是要么曾经叱诧风云的世界首富,要么就是与戴安娜王妃一起丧命巴黎的豪门继承人。他本人在这一政教合一且高度集权的君主专制国家中,曾一度负责国内多家传媒的运营。此外,在上世纪90年代他还以驻外记者的身份,为沙特情报机构效力。由此可见,在近年来对沙特国内宗教极端化,及自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上台后各种政策颇有异议的卡舒吉,应该清楚的知道与利雅得官方打交道会有多名危险。

既然卡舒吉自2003年就选择到海外流亡,在去年更是搬至美国弗吉尼亚州居住,其为什么还要冒险前往土耳其进入沙特领馆,自投罗网呢?随着媒体调查的进展,这个疑问很快就得到解答。现年59岁的卡舒吉有一个土耳其的女友,但他仅有美国永久居留的身份,并没有美国国籍。这名敢于单枪匹马向沙特当局政策叫板的记者,希望与自己的女友完婚,不得不前往沙特领国内办理一个单身证明。当天身穿西服衣裤的卡舒吉显然知道,自己上了利雅得的黑名单,据英国《旁观者》杂志的一篇文章在事后披露,他曾在进入领馆前告诉在外等待的未婚妻,如果他没有从沙特领事馆出来,务必要联系其在土耳其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AKP)的高层朋友。但令他没想到的是,等待他的并不是来自沙特外交官官僚主义的刁难,或是恐吓,而是地地道道地由利雅得方面在事先精挑细选的特派暗杀团。卡舒吉就为了办理一个证件遭到现代社会中,罕见的残暴对待,以鸿门宴似的办法被杀分尸。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沙特国王萨勒曼和其子王储都纷纷表示对此事毫不知情,也毫无关系。沙特官方地此前的表态则更是,“卡舒吉自己走了,去哪里我们不知道,也不关我们的事”。但根据《纽约时报》引述土耳其报纸《Yeni Safak》的最新报道,知情的土耳其官员在介绍这个录音带内容称,当卡舒吉于10月2日下午1点15分走进沙特领馆的办公室后,等待多时的暗杀图就对他进行群殴,并使用酷刑。这帮暴徒,还把他的手指一一切下,场面极为血腥。整个过程中,一名在场的沙特领馆外交人员在看到这一切后,还对暗杀团成员惊慌的说道:“不要在这里这样干,你们将给我惹事”。但他得到则是,“如果等你回国后还想继续活下去就给我闭嘴”的回答。据土耳其媒体上周披露,刺杀小队分两批人马乘坐私人飞机,在卡舒吉前往领馆赴约前抵达土耳其。而他们乘坐的飞机属于在去年沙特反腐运动中,被官方所没收的利雅得的Sky Prime航空公司。

在卡舒吉失踪后,这批人当天乘坐三辆汽车离开领馆,并很快的再次乘坐专机飞离土耳其境内。但暗杀团成员或许没有注意到的是,土耳其官方在调查入境记录后,其中至少7人用的是本人的护照。根据姓名调查发现,其中有两名男子被证实是沙特皇家卫队成员,一名男子是沙特空军军士长,一名男子是萨勒曼王储安保团队成员,另一名男子曾在伦敦的沙特使馆工作,后在近期陪同王储访问世界,还与王储本人共同上过沙特电视。而自称是沙特法医学科学委员会主席的一名医生的名字同样赫赫在列。土耳其媒体爆料称,暗杀团一行还将骨锯带入了领馆室内。而这名法医在分尸过程中则给予了同伴诸如,如何切下卡舒吉头颅等身体部件的建议。更令人感到惊悚的是,录音带中,他在具体操纵时一边给自己戴上耳机,还一边建议同伙边听音乐边分尸。这名法医说,他自己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在工作时减压的。随后,事发领事馆的沙特总领事及家人也陆续离开了土耳其回到利雅得。尽管各大媒体已经在之前报道了,土耳其情报人员将记录刺杀现场的证据交给了美国情报人员。但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还是表示:“我们向土方要过这个东西,如果它真的存在的话。我本人现在还不能肯定真有这么个东西,或许有,或许有。”

抛开案件本身的最新发展不谈,为什么在过去几天来特朗普似乎一直都在以沙特非官方发言人的身份,在真相逐渐明朗之际为利雅得的决策者们说话呢?蓬佩奥在抵达利雅得后,又为什么要立即奔赴安卡拉与土耳其领导人会面,而不是回国呢?还有,为什么自2016年就开始实施大清洗的土耳其媒体,敢于在这一敏感的外交事件上不断放料呢?很显然,卡舒吉的死已经升级成了牵扯到沙特、 美国和土耳其三国政治恩怨,及他们领导人形象的重大事件。不久前,因为被押美国牧师问题刚向华盛顿低头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这次便找到机会可以趁机报复美国制裁,并与特朗普讨价还价。至今还不明确表态谴责利雅得的特朗普为了经济利益,及其希望联合沙特打压伊朗和恐怖主义,同时保证石油资源供应的地缘政治战略目标,不愿为此牺牲其与沙特掌权人,也是被指是此案背后主使王储本人的私人和官方关系。而利雅得方面,值得一提的是,当萨勒曼王储在周二与蓬佩奥会面时,直截了当的对后者称,“我们是历史悠久且关系紧密的盟国。所以我们一起面对挑战,在过去、当下和将来都是如此”。蓬佩奥回答称,“毫无疑问”。但对于作为美国总统的特朗普来说,如若不能从长远认清该事件现已升级的严重性,自守承诺地严惩沙特的话,由其领导的美国作为国家的公信力,及其通过法律保障,并对外宣讲的人权价值和道义优势将必然遭受重击。从美国国内来看,他和共和党也获将在稍后的中期选举中,为此受到来自部分选民的压力。

作者:法广 RFI 弗林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