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準會持續升息的考量

劉憶如 香港北威國際集團董事總經理、台灣大學財金系兼任教授

即使上周一(9月24日)美國開始針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但兩日後(9月26日)美國聯準會仍做成決議繼續升息;美國總統川普則對於聯準會的升息再度嚴詞批評。另一方面,聯準會主席鮑威爾(Powell)雖然日前公開表示長期而言,美國的貿易戰將對美國經濟造成傷害;但聯準會顯然並沒有因為顧慮貿易戰的負面影響,因而改變升息步調。9月26的聯準會仍宣布將聯邦基金利率升息1碼至2%-2.25%的目標區間,且於會後聲明中刪除原有「貨幣政策立場寬鬆」之文字表述。

這已是美國聯準會今年第3度的利息調升,也是自2015年下半年以來,美國聯準會第8次升息;更是自2008年雷曼兄弟引爆全球金融海嘯以來美國利率的最高點。依目前市場評估,聯準會應會照著既定方向實施貨幣政策;預期今年12月會再有一次升息,並也預期明年(2019)會有2至3次升息,後年(2020)則可能再有一次升息;屆時,利率應已接近足以「抑制景氣」的高水準,美國這一回合升息波段也預估將在那時進入尾聲。

利率影響各國匯率

那麼,在進入尾聲之前,美國聯準會設定利率的考量是如何呢?因為自2008至今,全球皆處在一個貨幣極度寬鬆的低利(或零利率或甚至負利率)時代,然而自美國2015年下半年開始調升利率之後,全世界各種貨幣的利率與美元利率的差距也隨之擴大。這個利差因此造成國際資金持續流向美元,更造成美元持續升值、其他貨幣貶值的情況。美國聯準會的利率目標之訂定及考量,因此基本上對各國匯率,有著最關鍵的影響。

美國今年以來整體經濟表現持續甚佳:今年第二季經濟年成長率4.2% (今年第3季年成長率預測值為4.4%)、持續緊俏的勞力市場更造成美國自去年以來薪資持續的上揚,也因此帶動民間消費的增加 (今年8月失業率維持3.9%,是過去18年來最低)。更重要地,雖然經濟及股市表現亮麗,但並未引發物價大幅的上漲:目前核心通膨率僅接近聯準會設定的2%之目標。種種這些,都因此讓聯準會採取「利率中性化」策略,也就是不需要再特別以「利率的高低」去拉抬經濟成長或抑制景氣的過熱。

展望未來的2、3年,也同樣導致「利率中性化」的期待。聯準會預測美國明年失業率更將下降至3.5%;一直到2021年後失業率才會再度攀升;通膨率也預估未來3年大致維持不變。依據這份最新出爐的預測,聯準會因此在未來2、3年,除非發生什麼重大危機,否則聯準會應都不會採行特別寬鬆或緊縮的貨幣政策;也就是說極可能維持中性的貨幣政策。

只是,這個「利率中性化」的策略,其實是一種想要由央行主導的「軟著陸」結果,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若要成功,需要能夠持續正確地拿捏利率調升的速度及幅度;才能一方面「防止景氣過熱」。另一方面又「防止景氣衰退」。

美中貿易戰未爆彈

這個任務本身已極不容易:如果聯準會對未來經濟成長、失業率以及通膨的預測失了準頭,那麼利率的調整就很可能造成傷害;例如過去幾10年來,聯準會常因過度或過久的低利政策,造成經濟泡沫化。以目前情況而言,川普的美中貿易戰,更加重聯準會工作的困難。

除了川普在上周聯準會升息後再度批評鮑威爾加息政策之外,美中貿易戰更將對美國經濟及通膨產生不利影響,且目前不易估計。鮑威爾表示美國加徵關稅對經濟的傷害目前尚未顯現,但日後會看到負面影響。另外,雖然川普認為他自己實施的減稅政策會帶來經濟的刺激效應,因此設定經濟成長率維持在3%之上;但鮑威爾卻並不認同,聯準會因此估計2021年的美國經濟成長率將下滑至1.8%。這些不確定因素,也都會是聯準會日後是否繼續升息的重要考量。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