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爆炸性曝料 特朗普固执用私人手机 中国俄罗斯被控乘机偷听


图为美国总统特朗普于2018年10月17日
REUTERS/Joshua Roberts


美国现政府官员以及前政府官员均对美国总统特朗普使用私用苹果手机谈话,并一次咨询下属对他的决策提出看法时,很容易被人监听失密而担心。但是特朗普固执而且健谈,并没有理睬此类失密担心。纽约时报发表文章指美国间谍机构已经通过外国政府内的线人及截获的外国官员之间的通讯得知,中国和俄罗斯都在偷听总统的手机通话。中国对此类指控均已无稽之谈或毫无根据加以否认。

纽约时报今天报道指,美国官员称中俄间谍窃听特朗普手机。

 

特朗普有两部公务iPhone,已经由美国国家安全局进行了改造,对它们的能力进行了限定;此外还有一部私人手机,它与世界各地使用中的数亿部iPhone并没有什么不同。

 

据现任和前任美国官员表示,当特朗普总统用自己的某部iPhone手机给老朋友讲八卦、发牢骚,或是询问他们对自己表现的最新看法时,美国情报机构的报告表明,中国间谍往往都在听着,并且对这些如何能最有效地影响总统、美国政府政策的宝贵洞察加以利用。

 

报道说,特朗普的助手多次警告他用手机打电话不安全,而且他们已经告诉过他,俄罗斯间谍也会定期偷听这些电话。但助手们说,这位健谈的总统如今因为受到外界压力,开始更多地使用白宫的安全座机,但仍拒绝放弃自己的那些iPhone。白宫官员表示,他们只能希望他不要在iPhone上与人讨论机密信息。

 

多名现任及前任官员详细描述了特朗普使用iPhone的情况,为了便于讨论机密情报及敏感的安全安排,他们要求匿名。这些官员表示,他们这么做不是为了破坏特朗普的权威,而是出于对在他们看来总统对电子安全态度随意的不满。

 

这些官员表示,美国间谍机构已经通过外国政府内的线人及截获的外国官员之间的通讯得知,中国和俄罗斯都在偷听总统的手机通话。

 

这些官员表示,他们自己也断定,中国正在谋求利用从这些通话中得到的信息如特朗普如何思考、哪些论点能影响他,以及他会听谁的意见等阻止贸易战更进一步升级。在相当于游说和间谍活动的结合中,中国拼凑出了一份名单,上面的人是特朗普常常与之通话的。这些官员们表示,中国希望能利用他们来影响总统。

 

名单上的人有黑石集团董事长苏世民(Stephen A. Schwarzman)和前拉斯维加斯赌场大鳄史蒂夫·韦恩(Steve Wynn)。苏世民是北京的清华大学一个硕士项目的捐款人,史蒂夫·韦恩曾经在澳门拥有一个获利丰厚的产业。

 

中国人已经找出了这两人及总统其他经常联系人的朋友,而且现在靠中国商人及其他与北京有关系的人,向特朗普朋友的朋友灌输各种论点。官员们表示,他们的策略是,这些人会将他们听到的传达出去,北京的看法将最终通过备受信任的声音传给总统。他们还补充说,特朗普的朋友们可能并没有意识到中国人在背后的活动。

 

韦恩的律师L·林·伍德(L. Lin Wood)表示,他的客户已经退休,不作置评。黑石集团发言人克里斯蒂娜·安德森(Christine Anderson)拒绝对中国试图影响苏世民的努力置评,但她表示苏世民“很高兴能应两国领导人的要求,在某些关键事务上充当中间人”。

 

一位前官员表示,由于特朗普对普京总统明显的喜爱,俄罗斯据信没有像中国这样缜密的影响行动。

 

纽约时报说,像这样的行动,中国的官员已经进行了数十年,今次只是一个21世纪新版本,他们一直试图搭建一个由著名商人和学者组成的非正式网络来影响美国领导人,通过向他们兜售各种想法和政策指点,进而将其带到白宫。现在的不同之处在于,中国通过窃听特朗普的电话,更清楚谁对美国总统的影响更大,如何论证更容易起作用。

 

中国人和俄罗斯人“不会放过任何小事情 他有多容易被说服放弃某事,用的是什么理由来说服,”在中央情报局工作了28年的约翰·斯福尔(John Sipher)说道;他曾在90年代派驻莫斯科,后来负责该机构的俄罗斯项目。

 

这些官员说,特朗普的朋友们,比如习近平主席前往特朗普的佛罗里达疗养地马阿拉歌庄园(Mar-a-Lago)与其进行首次会晤时表现抢眼的苏世民,本来就持有亲中以及支持贸易的观点,因此在中国人看来,他们是理想的目标。这些官员还说,以苏世民和史蒂夫·韦恩的朋友为目标,还能强化两人的观点。这些朋友可能也更容易接近。

 

一名官员表示,中国人正在敦促特朗普的好友说服他坐下来,尽可能多地与习近平举行会谈。这名官员说,中国人准确地意识到,特朗普非常重视个人关系,一对一的会面比中美官员间的定期接触更容易取得突破。

 

纽约时报说,这些朋友们是否能阻止特朗普跟中国打贸易战,则是另外一个问题。

 

官员们表示,特朗普有两部iPhone,已经被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进行了改造,对它们的能力和隐患进行了限定;此外还有一部私人手机,与世界各地使用中的数亿部iPhone并没有什么不同。白宫官员说,特朗普保留着这部私人电话,因为与他的另外两部手机不同的是,他可以把自己的联系人信息存储在里面。

 

苹果公司拒绝对总统的iPhone手机发表评论。

 

纽约时报说,它们都不是完全安全的,容易被黑客远程侵入。

 

特朗普受到压力,不得不更多地使用安全的白宫座机,但他仍拒绝放弃自己的iPhone。

 

用这些电话所进行的通话,在构成国内和国际手机网络的信号塔、电缆和交换机之间转换时,会被截获。任何手机进行的通话,无论是iPhone、安卓手机还是老式的三星翻盖手机,都不安全。

 

特朗普的通信安全问题令人担忧。在2016年的竞选期间,他作为总统候选人经常攻击民主党对手希拉里·克林顿在担任国务卿期间使用不安全的邮件服务器,并且在他的支持者集会上高呼“把她关起来”。

 

对于许多政府来说,拦截电话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美国的情报机构认为,这是间谍活动的重要工具,他们经常尝试窃听外国领导人的电话。在奥巴马政府期间的一场外交风波中,国家安全局前承包商雇员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J. Snowden)泄露的文件显示,美国政府曾经窃听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电话。

 

外国政府非常清楚这种风险,因此像习近平和普京这样的领导人在可能的情况下都避免使用手机。

 

贝拉克·奥巴马总统也对手机也很谨慎。他在第二个任期内使用了iPhone,但它无法拨打电话,只能收到特定地址的电子邮件,这些地址是给特定的一小组工作人员和亲近者的。这部手机没有摄像头或麦克风,也无法随意下载应用程序。发短信也被禁止,因为根据总统记录法的要求,它不能收集和存储信息。

 

“这是一部很棒的手机,是最先进的,但它不能拍照,不能发短信。电话功能不能用,你知道,你没法在上面放你的音乐,”奥巴马在2016年6月的“吉米·法伦今夜秀”(The Tonight Show Starring Jimmy Fallon)中说。“所以基本上,就像 你的三岁孩子有没有那种玩具手机?”但官员说,当奥巴马需要手机时,他会使用某个助手的手机。

 

据纽约时报指,特朗普坚持使用功能更强大的设备。在过渡期间,他确实同意放弃自己的安卓手机(谷歌操作系统被认为比苹果系统更脆弱)。自担任总统后,特朗普已同意了一项稍微麻烦一点的安排,使用两部官方手机:一部用于Twitter和其他应用,一部用于通话。

 

助手说,特朗普不希望通过白宫总机打电话并登记给高级助手看到的时候,通常会使用自己的手机。特朗普这样的通话经常用他的一部手机进行,比如和福克斯新闻的主持人通话,分享总统的政治观点,或者只是表达对任何事情的不满。

 

政府官员表示,特朗普长期以来对监控的偏执,在入主白宫之前,他相信自己的电话谈话经常被录音给了他们一些安慰,认为他不会在电话中透露机密信息。他们表示,特朗普很少深入了解他所得到的情报细节,并且不熟悉军事行动或秘密活动的操作细节。这令他们进一步确信他没有泄露秘密。

 

在本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特朗普打趣说他的手机不安全。当被问及土耳其的美国官员对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在伊斯坦布尔的沙特领事馆遇害一事了解多少时,他回答说:“实际上我说,不要通过电话告诉我。我不希望在手机上说这件事。尽管这些应该是很好的手机。”

 

但特朗普也以不慎重著称。2017年5月,在椭圆形办公室同俄罗斯官员会面时,他分享了以色列分享给美国的高度敏感情报。他还告诉俄罗斯人,前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B·科米(James B. Comey),是“一个真正的疯子”,解雇他令自己消除了“巨大的压力”。

 

纽约时报报道说,尽管如此,特朗普不太懂技术,这缓解了其他一些安全问题。他不使用电子邮件,因此像俄罗斯情报部门用来获取民主党电子邮件的网络钓鱼攻击几乎不可能用在他身上。电话短信方面也是如此,他的官方手机上是上禁发短信的。

 

官方称,他用来浏览Twitter的手机只能通过Wi-Fi连接互联网,而且他很少有机会访问不安全的无线网络。但设备的安全性最终取决于用户,有时候保护总统的电话会很困难。

 

法广RFI 小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