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戰的深層結構因素

邱奕宏 交通大學 國際政治經濟學副教授

經濟活動不是存在於政治真空中,世界經濟的運作必須有強權國家所支持的國際政治秩序作為基礎。19世紀大英帝國霸權下的「自由貿易」與「金本位」作為世界主流經濟思潮,亦是仰仗其海軍的強大武力來支撐此「大不列顛和平」。1948年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的成立,是在美英兩國領導下所建構以貿易自由化及多邊主義為原則的國際經濟秩序。這也是在二戰後美國國力達到巔峰時,重塑國際貿易秩序的具體成就。

但GATT在當時並沒有遍及全球的政治基礎。1950年代美蘇冷戰的爆發,導致GATT初期涵蓋的範圍僅限於非共產陣營的西方民主國家與第三世界國家。換言之,GATT標榜的互惠貿易利益也僅限於會員國,而不適用於政治立場不同的共產國家。

1990年代冷戰的終結為1995年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成立奠定全球的政治基礎,首次建立人類有史以來以全球為範圍的多邊貿易秩序與貿易治理體系。以此市場機制與自由開放為原則的全球貿易秩序,是建立在西方國家的民主體制擊敗共產主義陣營而獲得全面勝利的政治基礎之上。受到西方全面勝利的激勵,在美國自由派一廂情願地認為經濟開放將驅使中國政治改革與跨國企業的遊說下,柯林頓說服美國國會在2000年給予中國「永久正常貿易關係」待遇,並支持北京在2001年加入WTO,給予中國前所未有的黃金機遇來發展經濟,進而埋下今日美中龐大貿易逆差的種子。

當WTO同意中國以「非市場經濟」加入時,是建立在15年後中國會轉型為「市場經濟」的政治預期之上。如今西方國家發現北京仍以國有企業與產業政策來遂行「國家資本主義」,並造成不公平貿易競爭。在現行WTO機制無法處理的情況下,美國及歐盟皆拒絕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導致今日中國與美歐日等國在WTO內齟齬頻起。

今年初川普以國家安全為由對進口鋼鋁產品課稅,美國自由派經濟學家與跨國企業菁英批判川普不應以國家安全為藉口來遂行保護主義。但他們卻無視當今全球貿易秩序下的自由貿易是建立在有相似價值之和平與友好國家的政治基礎之上。GATT第21條「安全例外」規定,國家間若發生「戰爭或其他國際關係緊急事態」,則可排除會員國對GATT條款的適用,即是說明和平友好的政治基礎是會員間自由貿易的前提。

世貿組織治理失靈

當川普在「國家安全戰略」中以「修正主義」強權及「戰略競爭對手」稱中國時,這意味美中經濟互賴的政治基礎已被動搖。當川普持續加大貿易戰規模,並呼籲企業回歸美國製造時,這是希望能透過貿易戰來逼迫以美國市場為目標的跨國企業將產業鏈移出中國,以減少美國對中國商品進口的經濟依賴,並換取美國在未來與中國進行戰略競爭時有更堅強的經濟安全保障。

因此,當前美中貿易戰的發展,凸顯兩項深層的結構因素:一是世貿組織治理的失靈導致其政治基礎的動搖,也即是美國不再支持此多邊全球貿易體系。二是美中經貿互賴的政治互信基礎逐漸被兩國越趨尖銳戰略競爭所取代。這兩點將是在未來持續左右全球貿易秩序的深層結構因素。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