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视中国为战略对手已成美国两党军方及商界共识

美国总统特朗普资料图片
路透社图片

经济学人最新一期以《中美对抗》为封面故事,内容指出,美国两党、外交、军事以及商界视中国为战略对手,已形成一个共识,此乃自上世纪40年代以来的首次。文章同时指出,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中国的态度,是正确的做法,但到了目前这个阶段,美国需要一个完整的战略,而非只是战术。

文章指出,过去四分之一的世纪,美国对中国的态度建基于一个“聚合”(convergence)的信念,政治和经济的融合不但可助中国致富,并使其更开放、多元化以及民主。过去确实出现过危机,例如1996年台海的军事抗衡,或2001年海南上空的军机碰撞,但美国仍然坚信,只要给予中国一个正确的诱因,中国最终会成为这个世界秩序“一个负责任的持份者”。

但“聚合”今天已经死去。美国视中国为一个战略对手,一个邪恶和破坏规矩的角色。特朗普政府指控中国介入美国的文化和政治,偷窃智慧财产,从事不公平贸易,以及企图不只在亚洲称霸,还窥伺支配全球的野心。

文章指出,美国副总统彭斯早前警告中国正从事“全政府动员”的攻击。他的演说听起来像是揭开冷战的号角。但千万不要以为这只是彭斯和他的老板特朗普的想法,民主共和两党,正相互比较看谁对中国更狠。这是自从上世纪40年代以来,美国商界、外交官员、军方的态度,首次如此快速地达成共识,认定美国正面对一个意识形态和战略性的敌人。

在此同时,中国也出现了态度上的改变。中国的政策制定者一直都怀疑美国暗地阻扰中国的崛起,这是为什么中国试图以“韬光养晦”来避免跟美国正面对抗。但对很多中国人而言,2008年的金融危机,证明中国已不需要再忍辱吞声。中国崛起,等于美国败退。中国主席习近平开始推广他的“中国梦”之说,一个傲视全球的中国。很多中国人认为其身不正的美国还指责中国这个那个,是虚伪的行为。韬光养晦已经不合时宜了。

经济学人指出,这个情况值得令人关注,诚如哈佛学者艾力森(Graham Allison)所言,历史告诉我们,霸权如美国和崛起的中国,两者之争可以卷入一个好战的周期。

文章指出,在对付中国方面,特朗普政府有3点是做对了。首先,美国必须要强大。美国加强审批企业的转手或合并,一切要以国家安全为重。美国将一名涉嫌从事间谍活动的中国国安人员从比利时引渡返美。美国增加国防预算,而且最近还增加援外经费,对付中国在海外的撒钱行为。

其次就是特朗普成功地提醒美国需要对中国行为的期望有所调整。今天的贸易制度未能阻止中国的国营企业模糊商业利益和国家利益的分野。国企得到政府的津贴和保护,在海外收购多用途的科技或扭曲国际市场秩序。中国利用金钱影响小国的外交政策,例如在欧盟。西方的政党、智库和大学部门,需要更公开他们的捐款来源。

特朗普政府第3点做对的,是这个总统可以完全漠视传统智慧,而这正好收到效果。他一点都不含蓄,也欠缺持续性,但在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贸易问题上,美国的欺凌态度却达成了贸易协议。中国当然不会如此容易被欺负,它的经济不像加拿大和墨西哥那么的依赖对美的出口,而习近平也不能在他的国人面前放弃他的中国梦而乖乖就范。但特朗普毫不介意的捣乱,已经使得中国领导人方寸大乱,他们还以为美国不会贸然搞砸这个局面。

经济学人说,特朗普下一步需要一个战略,而不只战术。美国首先可以宣扬它的价值观。特朗普现在的做法看来似是有力量就是真理。他对二次大战之后全球机构所“供奉”的美国价值观,态度有点不屑,如果他继续我行我素,美国作为一个道德和政治力量的角色,势必逐步式微。任何西方民主如果要跟中国比烂,肯定会输。

文章说,这个战略需要容许中国和平崛起,这也意味容许中国可以伸展它的影响力,因为如果一味认定这是一个零和的压制战略,只会导致冲突,而且美国和中国必须求同存异进行合作。美国的战略还必须包括与中国分开的资产--盟友。在贸易方面,特朗普必须与欧盟和日本联手,迫使中国改变;在防卫问题上,特朗普不但不能再对老朋友例如日本和澳洲出言不逊,而且还要结交新朋友,例如印度和越南。盟友是美国对中国最好的防卫力量。
作者:法广 RFI 香港特约甄树基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