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呼,六十九年中國


建政69周年,中共國這輛車正作一次大轉彎。

政治上,拋棄任期制,恢復40年前的終身制;拋棄對文革的全面否定,轉向肯定建政69年的所有歷史;極左思潮和個人崇拜隱約回潮。經濟上,40年前從全國公有制的經濟崩潰邊緣轉向承認私有財產、發展私營企業,現在又有迹象作否定之否定,重走公私合營並全面公有的老路。對外關係上,早年向蘇聯一面倒、或只與亞非拉國家交往,40年前大轉彎向美國及發達國家開放,現在又重回對抗美國與西方、拉攏俄國與非洲國家的時代。

文革後的政策轉向,主要是發展私營企業及與西方發達國家合作,由此帶來經濟的蓬勃發展。但沒有實行政治改革,於是產生權貴階層、貪污腐敗、資源濫取、生態破壞,老百姓只有付出而沒有得到回報,絕大多數人在醫療、教育和養老問題上陷困境,貧富嚴重分化,權貴階層和百姓的矛盾接近爆炸臨界點。

面對社會深重矛盾,統治者採取的不是疏導而是不斷加強高壓的管治手段。對於被絕大多數國家視為異類的形勢,掌權者不是為人民利益而進行政治體制改革,接受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的普世價值,而是為了統治階級利益,又來一次大轉彎,重走所謂「自力更生」實際上是閉關鎖國的道路,以大撒幣拉攏俄國和非洲國家,再走一遍49年至76年那一段歷史的共產實驗田。

記得1983年,許家屯來港擔任新華社社長(相當於中聯辦主任),為統戰目的曾經約晤我和一些反對回歸人士,許提到,中國過去30多年走了彎路,這在人類歷史和中國悠長歷史中只是短短一瞬。我的回應是:但在一個人的生命中,30多年卻可以是影響他生命意義的全部。

國家走彎路,對於生活在中國土地上的人來說,會是一輩子荒廢,一生的蹉跎,幾乎所有人都要為這彎路付出代價。

上月大陸網頁有一篇文章說,「自由的國家沒有彎路,走彎路的基本都是不自由的國家。這種國家的彎路其實就是政府的彎路,是領導人的彎路。」文章提到,對抗美國、禁言刪帖、文字獄、司法不獨立、官財不公開、政府操控市場、政治不民主,凡是不符合普世價值的制度設計都是彎路。

文章說,「國家在走彎路,在倒退,一半的原因是統治者製造黑暗,一半的原因是人民愚昧,走在黑暗中而不自知,愚民太多的國家很難走正路。」

但究竟哪一半起主導作用呢?是統治者向人民洗腦、使人適應黑暗成為愚民呢,還是愚民導致國家難走正路呢?我相信前者是主導。統治者在製造黑暗的同時,也以虛假的輝煌去鼓動民粹主義和極端民族主義,使人民在阿Q式的「厲害了,我的國」中,忽視了自身應有權利,為暴政提供了社會基礎。

今日中國在世界上處於甚麼狀態呢?上述網文說:「有人認為中國目前人民覺悟程度甚至低於西元前的希臘,教育平均落後日本90年,國民生活水平相當於100年前的美國,公民權利及自由程度不如18世紀的英國、19世紀的德國、20世紀初的滿清和民國。」嗚呼,六十九年!

李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