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总统大选:极右翼与掌权仅一步之遥

备受欢迎的博尔索纳罗曾在拉票活动中遭遇歹徒袭击DR网络图片 播客下载本次节目

(法广RFI 弗林)本周六上市的法国各大报纸将聚焦点纷纷关注于民粹主义,甚至是民族主义再次于当下复杂的国际环境中,在全球多个民主国家开始掌权或重回权利巅峰的现象。特别是随着巴西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将于周日举行,有着“巴西特朗普”之称的民粹主义总统候选人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明显占优,对此右翼的法国《费加罗报》则刊登了标题为“巴西:极右翼与权利一步之遥”的专题报道。

近年来巴西政坛屡爆政界高层严重腐败丑闻,一名总统被弹劾,一名总统受控入狱。其国内并饱受经济发展倒退、失业率剧增、暴力事件频出等难题困扰。这次危机时刻下的总统大选被认为是巴西自恢复民主制以来最重要的一次选举。它被看作是将决定该国能否走出泥潭的一次重要机遇。由于其特殊的重要性,在大选正式开始前则争议频出,各派政治斗争犹如场外的“纸牌屋”般激烈。在经历了备受民众欢迎的左派前总统卢拉被指贪腐入狱,并退选后,作为他的替补代表左翼劳工党参选的候选人阿达(Fernando Haddad),并未能在月初的首轮大选中对这名“巴西特朗普”构成实质性威胁。

据统计显示,在首轮参加大选的13名巴西各党派候选人中,得到宗教团体及前军事独裁势力支持的博尔索纳罗获得了46.6%的投票,而第二名的左翼代表阿达仅获得了28.8%的投票。由于博尔索纳罗的得票率并未过半,新的巴西总统人员将在周日第二轮的大选中揭晓。但目前综合巴西国内主流声音来看,他学习特朗普而提出“巴西优先”主张,主打打击犯罪牌的极右翼候选人将很可能胜选。现年63岁的博尔索纳罗出生于圣保罗州坎皮纳斯市,来自一个贫苦的普通人家。他们家是意大利移民,博尔索纳罗有兄妹5个,全家的生活开支都要依赖他们没有取得正规文凭的牙医父亲。从小自命不凡的博尔索纳罗并在青年时通过与军政府合作,得到从军机会而改变命运。他在结束了17年的军旅生涯后,以一名退伍陆军上尉的头衔逐渐从政。他最早步入政坛时是通过参加进步党当选联邦众议员,目前是其第7个任期。今年1月博尔索纳罗又转投社会自由党,这是他从政以来加入的第九个政党。

至今为止,他在巴西国会工作近三十年,是一名极其崇尚法律和秩序的标志性极右翼政客。作为前军官,博尔索纳罗经常通过传媒来美化,巴西1964年至1985年的军事独裁,其本人并充满着对军事独裁统治时期的眷恋。时光回到1999年时,他甚至公开宣称,如果有朝一日成为总统,会关闭议会,发动一场军事政变。博尔索纳罗曾说:“我对此不会有任何疑问,(成为总统的)第一天我就会来一场军事政变,然后建立一个独裁政权。”作为强人政治的信奉者,他对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等国际领袖也颇具好感。作为他的竞选搭档,已退休的巴西陆军上将安东尼奥·莫朗则在近日表示,两人一旦当选将发动针对司法制度的政变,并重新修订巴西的宪法,制约公民自由。博尔索纳罗本人还非常崇拜特朗普,推崇特朗普的推特治国,但正因其主动与军事独裁历史靠近等原因,英国的《经济学人》杂志在评价博尔索纳罗时,认为他比特朗普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是来自拉美地区的“川普2.0版”。

国内政治方面,博尔索纳罗拥有支持持枪合法、强势解决治安问题、广建军校等主张,并高调歧视黑人、女性、土著民族和同性恋等少数群体。反观其竞争对手,现年55岁的替补候选人阿达则显得更为传统的多。他出生于圣保罗州圣保罗市,在该国获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并曾在2013年至2017年间担任圣保罗市市长。但与博尔索纳罗相比,阿达在巴西全国范围内知名度不高,由于是几乎最后一刻被迫上阵替代卢拉参选,民众最初并不买他的账,其支持率也曾一度低迷。为此,阿达在选战中尽一切努力展现出自己“卢拉继承者”的形象,希望将民众对卢拉的厚爱转化为对自己的支持。而在具体的竞选纲领上,阿达与卢拉一脉相承,属于千禧年后拉美左派“粉色浪潮”所主要提倡的减少贫富差距,发展教育,重视社会平等。

既然如此,为什么这名频繁向军事独裁示爱,又得不到国内精英人士欢迎的极右翼总统候选人,会如此受到底层民众的青睐呢?正如上文所提到的那样,巴西社会的各方面发展在近年来均处于停滞或倒退的困境。左翼和右翼主流政党在过去几年的执政中,不但在政绩上乏善可陈,甚至还好大喜功。两派领导人也因与经济寡头联合加深,而使普通民众未得到经济发展所带来的好处,贫富加剧、政府赤字严重,各个级别政商之间的腐败现象也愈演愈烈等。因此,巴西国内大量选民正是在这种对传统政党执政的信心丧失殆尽,国内种种问题又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才选择倾向于这名善于自我包装,以“祖国拯救者”身份自居的极右翼总统候选人。

他们中有的是出于对博尔索纳罗所推崇政治观点和个人魅力的认可,还有的则是通过支持后者,表达出积压已久的针对巴西政坛传统势力所投下的愤怒否定票。据巴西权威民调机构Datafolha于25日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博尔索纳罗仍大幅领先于阿达,两人有效得票率分别为56%和44%。令人深思的是,一旦这名极右翼候选人在南美第一大经济体胜选,从未有过执政经历的他是否能组建班底,贯彻其所推出的政治纲领?他将给巴西和拉美世界带来怎样影响,是不是会重燃拉美极右风潮等问题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