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现象的背后,是渴望被救赎的中国保守势力

 

今夏以来,崔永元就像台球桌上的那颗白色母球,明亮显目,牢牢牵引着公众的视线,看着他表演,如何将影视圈撞得七零八落。其热度和影响力,即便是在整个信息时代都堪称是奇迹。
 
对于这种炙手可热的崔永元现象,我认为绝非偶然,可能崔自身的传媒人身份,是其中原因之一,对话题的制造和舆论的掌控都有过人之处。但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是他的人格魅力太迎合中国人的传统价值观了,正义,执着,无所畏惧,又精忠爱国。他的这种品质和所作所为,完全符合中国当下保守派对现实的不满,对未来的忧虑,以及对正义的诉求。
 
从历史角度来看,中国的历届王朝都会经历兴衰过程,盛极而衰就像魔咒一样束缚着中国。因为等级文化和政治腐败等种种原因,导致社会贫富分化,富人沉溺财富泡沫,穷人的世界则充满戾气。

然后到了工业社会,由于无与伦比的生产力,又大幅缩短了这种兴衰的周期。眼下,中国触目惊心的贫富分化,和屡屡曝光的官僚奢靡生活,无时无刻不在触动保守派的愤怒神经。而崔永元的出现,正迎合了中国人传统的“包公情结”,渴望救世的青天大老爷。

其实崔本人就是一个保守派,比如对转基因的立场,通常没有科学基础的人初闻这个词时,多半是敬而远之的,这完全符合保守派的心理。

再加上早年国内泛滥的阴谋论,又为崔的“反转”提供了广泛的群众基础。但自从他去了一趟美国后,可能是发现了美国超市内随处可见的转基因食品,对此的态度就开始慢慢转变,现在的立场差不多就是老百姓应该有权利选择吃不吃转基因。这点非常正确,也符合他执着的个性,或者说,固执加机灵。
 
另外,大家应该都已经知道,崔永元是个根正苗红的红二代,几乎完整地继承了父亲的意志,当年还拍过一部纪录片叫《我的抗战》。后来他说了一句话让我印象挺深刻,“没花国家一分钱”,没说是纳税人。所以个人估计他接受的应该也是那套程式化的教育,妥妥的保守派。
 
关于崔永元的爱国观,我以前看过一段他的演讲视频,他说爱国,就要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好。可见他是真正懂得爱国的精髓,与那些“子不嫌母丑”式的无脑红粉没可比性,这可能也与他的红二代身份有关,毕竟是命运共同体。

既然要国家变得更好,自然地指正国家不好的地方,这点又恰好与崔早年主持的《实话实说》节目相吻合。
 
其实崔永元人离开了《实话实说》,但是他的魂一直还留在那段岁月。一个人一旦结束“艺术生命”,就跟丢了魂一样,所以不知不觉间,崔就将“实话实说”搬进了互联网,这个更大的舞台。怼冯小刚,怼戏子的阴阳合同,怼税务局的官僚作风,怼华谊,怼恶警…无所畏惧地去怼一切的虚伪与邪恶。

正直应该是正义的先决条件,我想这大概也是崔永元受人喜欢的原因。现在的中国有一个有趣的现象,爱国的大多不正义,正义的又大多不爱国,因为国家制度本身就是社会不公的始作俑者。但崔永元却将两者结合了起来,既政治正确,又几乎与正义绑定,因此打击面广,备受追捧。
 
但崔存在的问题也很棘手,就说手撕戏子这事,他高调对外公布抽屉里有一打的合同,结果那些一线的二线的明星大腕就吓得屁滚尿流纷纷排队补税去了。然后政府又很合时宜地配以“坦白从宽”的政策,把过去几年的税一次性结了。
 
但问题是,这些钱最终去了哪里,它能用之于民,让老百姓获得实惠吗?没有,人民最终也跟着消费降级,共克时艰去了,最后都好了个国家。因为保守派的传统价值观遵循的是传统,它并不打破原有的利益分配方式。既没有完善司法,也不变更税制,更谈不上还利于民,纯粹辅助政府割了一波高档的韭菜。但你若说崔永元干得不对好像也不行,人家既行使了正义,又爱了国,哪里错了?
 
这就是保守派和改革派在认知上的偏差,秉承传统价值观的保守派们,他们的正义观和政治觉悟始终停留在 “正邪不两立”上,以为一个国家始终分为忠奸两派,只要正义的一方除掉了邪恶的一方,就能挽救国家由兴到衰的态势。所以他们对腐败分子痛心疾首,但又无力改变现实,所以只能渴求明君和贤臣,来救国济世。
 
但改革派更了解人性,善恶是可以共存的,一个人往往可以兼具善恶的两面。在他受到约束时,可能会安分地做个好人,一旦卸下枷锁,则又可能成了一个恶人。一个国家,同样也可以兼具“忠奸”两派,事实上目前所有的发达国家,包括美国,日本和德国等等,都存在执政党和在野的反对派,因为反对,就是在减少国家犯错的可能性,也是挽救国家由兴到衰的最佳方式。
 
所以,现代价值观认为,无论是追求正义还是治国法则,都应该让制度来约束人性,也约束国家机器。时代不同了,我们需要的不是一个惩恶扬善的包青天,而是一个可以让坏人无法作恶的好制度。

夏刀,懒人在发呆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