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米兔”——从妇权到政治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诺在华盛顿国会山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作证2018年9月27日路透社


【 美国专栏 】 :9月27日,美国国会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举行听证会,听取加州一位名叫福特的女教授证词,她指控特朗普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诺36年前对她性侵未遂,卡瓦诺在听证会上决然否认。全美国,从达官显贵到普罗大众,这一天都盯着电视机或电脑荧屏观看听证会实况转播。媒体说9月27日将作为重要日子写进美国历史。美国锡拉丘兹大学著名教授汤普森说,这是“米兔”(Me Too我也是)运动的一个因素。不过这个因素已不是妇权,而是政治。

“米兔”运动兴起于2017年10月,当时好莱坞大亨、著名制片人温斯坦性侵女星被当事人揭露,接着一个又一个女星站出来说“米兔”,温斯坦因此被判刑入狱。好莱坞女星“米兔”引发全国众多妇女纷纷“米兔”,指控有权有势或者有头有脸的人物对她们性骚扰或性侵。“米兔”运动获得美国媒体的支持,《时代周刊》把“米兔”妇女们登上封面,给他们以英雄同等地位。“米兔”运动扩展到欧洲以致中国,中国中央电视台头牌节目主持人朱军,也在一位女青年的“米兔”中,不再道貌岸然。在“米兔”运动中,受害妇女挺身而出,维护自己的尊严,为现代妇权运动写下亮丽的一章。

 

“米兔”涉及政治与法律界人士,是1991年共和党总统老布什提名的大法官托马斯,在参议院任命听证会上遭到一位名叫希尔的女教授指控他语言性骚扰、性暗示。由于希尔拿不出证据,结果不但共和党议员反感,也惹得民主党议员反感,有11名民主党议员倒戈投票给托马斯,使他成为大法官。托马斯上任时,说自己如同受了一场“私刑”。当然那时没有“米兔”运动,希尔对托马斯的指控无党派背景,希尔的指控是妇权而不是政治。

 

到了福特指控卡瓦诺性侵,福特的“米兔”便远离妇权了。福特在参议院作证说36年前15岁的她,在一个中学生派对上被17岁的卡瓦诺性侵未遂,但无证据,也无证人。福特的目的是阻止卡瓦诺通过大法官任命,她的背后是民主党籍加州女联邦参议员范恩斯坦。范恩斯坦在卡瓦诺获特朗普总统提名后不久,便已拿到福特的指控文件,特意等到卡瓦诺完成听证、参议院司法委员会投票前夕才公开。福特的指控使得参议院司法委员会推迟对卡瓦诺的任命投票,民主党力图使全体参议员投票推迟到美国中期选举之后,寄望于民主党夺回参议院多数党地位,以否决卡瓦诺的提名,从而扭转最高法院在特朗普当政后,接连任命两名保守派大法官,使得最高法院保守派占多数的局面。因此福特的“米兔”跟妇权无关,纯粹是政治,是政治“米兔”。

 

“米兔”离开妇权闯入政治,一如既往所向披靡:美国官场,好色的登徒子固然应声倒地,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也遭受无妄之灾。卡瓦诺这次即使通过了任命,也会有托马斯受了一次“私刑”感觉。福特说她走不出卡瓦诺的阴影,其实今后走不出阴影的是卡瓦诺和他的家庭。

 

卡瓦诺不是被政治“米兔”冲击的第一人,特朗普总统自从进入白宫,已经被十几个政治“米兔”冲击。如果这次中期选举,民主党夺得众议院多数席位,特朗普便会因为“米兔”而被启动弹劾程序,那么,他“美国优先”的坚强意志,他与中国打一场贸易战的必胜决心,便将在“米兔”政治中销蚀殆尽。

 

目前,卡瓦诺已交由FBI做为期一周的调查,除非找到证据或证人,调查结果将证明福特的指控不成立。指控不成立又怎么样?当卡瓦诺带着遍体鳞伤宣誓上任时,美国人会不会想一想:下一个卡瓦诺是谁?“米兔”如何从妇权成为政治?

 

法广RFI 旧金山特约记者王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