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對中國「火力」強大 為了什麼?


潘斯4日的演講被視為建交近40年來,美國副總統層級對中國最不友善的演說。

黃奎博 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 副院長、外交系副教授

美國副總統潘斯(Mike Pence)本月4日在華府保守派智庫哈德遜研究院(Hudson Institute)演講,內容有部分針對中國大陸而來,而且多所批評,有可能是雙方建交近40年來,美國副總統層級對於中國大陸最不友善的一場演說。因為才剛發生美軍驅逐艦駛入南沙群島南薰礁(Gaven Reef)及赤瓜礁(Johnson Reef)12浬內,遭中共人民解放軍驅逐艦過分近逼的事件,再加上最近半年多來,美中經貿戰打得如火如荼,因此潘斯演說的「火力」強大,特別引人注意。

吹另一波攻擊號角

潘斯強調,「美國海軍將持續在國際法允許及符合國家利益要求的各處飛行、航海與操演。我們不會被嚇倒,更不會退縮。」等於是幫美國國防部日前針對同一海上緊張事件發言在背書。潘斯也強調,中國大陸意圖在11月6日美國期中選舉前打擊川普(Donald Trump)總統,干預美國民主。這跟川普上個月在聯合國抨擊「中國意圖干預我們即將到來的2018年選舉」如出一轍。

潘斯話鋒一轉,再批評中國大陸以對外援助貸款的方式擴增全球影響力。他說中國大陸向許多政府「提供數以千億美元的基礎建設貸款,但貸款條件不透明,收益多歸北京所有。」令人有點意外的是,他又如上個月白宮和國務院的作法,再打「台灣牌」,但這次記得搞一些模糊。他譴責中共當局拉攏我國在中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區的邦交國,已威脅台海穩定,但將依循美中三公報及《台灣關係法》(二者對美台關係之界定有所矛盾)「持續尊重一中政策」。

難道川普態度的轉折以及潘斯強硬的發言,是美國將對中國大陸吹起另一波攻擊號角的前兆嗎?保守點說,至少到11月上旬美國期中選舉前,應該是的。

美國2017年12月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和今年1月的《國防戰略報告》將中國大陸(和俄羅斯)定位為「戰略競爭者」(strategic competitor)或是美國的繁榮和安全的「核心挑戰」。定調後,不只美、中關係急轉直下,連川普對與習近平的個人關係都從盛讚後者是偉大領導人,轉變為最近的「我們曾經有很好的友誼」但現在「可說已不再是我的好友了」。

回想2001年初,美國國務卿提名人鮑爾(Colin Powell)於國會就職聽證會表示,中國大陸不是美國的戰略夥伴,也不必然是敵人,而是貿易夥伴以及「競爭者與區域內潛在的對手」;「對待中國應不懷惡意,但也不抱幻想」,美國要以中國大陸的表現決定對中政策。

2001年4月1日美、中海南島撞機事件後,美國小布希(George W. Bush)總統受訪時表示,如果台灣被中國大陸攻擊時,美國有義務介入,並說「將盡一切可能協助台灣自衛」。但不僅他的說法隨即「被修正」,而且美國對台的友好態度更被同年「911」恐攻事件所扭轉。小布希剛上台時,將中國大陸描繪成「戰略競爭者」,後來也逐漸朝坦誠的「建設性合作關係」邁進。

或許可說川普政府的對中國大陸政策,與小布希第一任初期有極相似處,大環境的因素影響很大,只是川普放大雙方矛盾之處,挾部分優勢對中國大陸展開主動攻勢。或許川普想藉此轉移國內對「通俄門」的焦點,也可能是想在期中選舉前凸顯外來假想敵以凝聚美國社會,並展現強硬作風,爭取民意支持。

台應多爭取自主性

對台灣而言,所謂「棋子論」已不稀奇,因為中華民國在台灣從來未擺脫是美國棋子的命運,也不可能擺脫。我國應思索的是,怎樣在詭譎多變的美、中角力多爭取些自主性,不會完全被一方所宰制。我國過去曾有尚稱可行的「親美、和陸」的政策,這正是蔡英文政府所欠缺的。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