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大湾区一体化发展下特区是否不再特?

连接三地的港珠澳大桥示意图(网上资料)网上资料


【今日经济 】 : 当今世界最长的跨海大桥 港珠澳大桥 已正式剪彩并通车。北京中央政府希望借此将曾是英国殖民地的香港与曾是葡萄牙殖民地的澳门这两个行政特区,与环珠江三角洲的9座内地城市联系在一起,打造一个可以与旧金山、纽约和东京湾区比肩的世界第四大湾区:粤港澳大湾区,并期望它在未来成为国际创新中心。中国政府的雄心自不待言,但经过港珠澳大桥需要三个不同的通行许可本身已经凸显出构建中的大湾区包含着三种在不同法律、税收、经济结构基础上的政治、社会与人文体制。珠港澳大桥造价昂贵,而它要连接的地区近年来基础设施建设飞速发展,大桥的经济效益前景如何?三种不同体制下结合在一起的11座城市经济发展互补性如何?北京中央政府期待的大湾区是怎样的轮廓?我们电话采访了长期关注珠江三角洲经济发展与区域合作议题的香港浸会大学社会科学院地理系教授杨春女士。

 

杨春教授对港珠澳大桥自身的经济收益前景不无乐观:

 

杨春:“我觉得这个(前景)还是比较乐观的。因为在整个珠三角这个湾区,在过去中国改革开放这40年,香港比较集中地在与东部(我们叫东岸)城市交流,与西岸交流恰恰是没有陆路交通。所以,我们讲的区域合作实际上地理倾向是倾向东边,就是香港与深圳、东莞、惠州这些东岸城市间的交流,因为有比较便捷的陆路交通。珠港澳大桥建成之后,一定会拓展香港与西岸城市的联系,主要指珠海、钟山、江门等这些珠三角西岸的城市。所以,大桥通车后,造价如此昂贵,能否收回成本?我想,如果交通流量可以提升的话,(前景)还是比较乐观的。”

 

法广:至少在目前情况下,通过这座大桥需要三种不同的通行证件,凸显出珠、港、澳三地体制上的不同。从这个角度来说,未来的湾区在地域上是否是一个经济上可以互补的区域?您如何看它的发展前景?

 

杨春:“刚才讲的主要是过境安排有三个不同的地域。其实这三个地方,比如在世界贸易组织中是三个不同、彼此独立的世贸组织成员,这可以显示出来他们之间一定是有彼此互补之处。所以已经有三个自由贸易协定。唯一可能值得检讨的,就是这三个地方要经过三次边境检查,就是说如果同一天要从香港去澳门,然后去珠海的话,就要过几次关,过几次境。这会带来一定的不便利。但在经济上,它们之间绝对可以互补,因为香港、澳门和珠三角西岸的城市,在产业结构、经济发展水平等各方面的优势是可以互补的。”

 

法广:这三个地点的法律基础、税收基础等各个方面体制与社会架构非常不同,即使是香港和澳门之间也有区别,这在地区融合过程中会不会对未来的经济发展形成一种阻碍?

 

杨春:“应该这样讲,是比较优势。如果全部都一样,那在经济融合中就看不出什么优势了。这三个地方经济发展水平、产业结构、发展的条件、还有法制等都有不一样之处,但我觉得短期内,互补应当还是大于竞争。”

 

法广:香港和澳门两座城市在未来大约三十年的时间内还是属于“特区”。这样的大规模的一体化经济发展规划,是否将是“特区”不再是“特区”了?

 

杨春:“我倒不可以这样认为。我觉得在整个湾区里,应该也有不同类型的城市,这是好事,更可以显示他们之间的互补。”

 

法广:因为税制、法制以及各方面社会架构的不同,是否两个特区未来将向内地的体制靠拢呢?

 

杨春:“至少在过去40年的区域融合过程中,看不到港、澳作为两个特别行政区要向内地靠拢,反而是内地城市,比如深圳、广州、珠海等都在向港、澳学习。我觉得港、澳对内地城市的影响应该还会是进一步体现出来,特别是对西岸城市。”

 

法广:从目前中央政府的设想来看,粤港澳大湾区会是怎样的一个湾区?很多人提到粤港澳大湾区将来可以与旧金山、纽约、东京湾区比肩,成为世界四大湾区之一。其他三大湾区都各有特点。正在建设中的港珠澳湾区、粤港澳湾区会是怎样的特点呢?

 

杨春:“平时讲的粤港澳湾区包括整个广东省。现在讲的珠三角湾区实际上是粤港澳湾区最核心的一个部分。怎样期待粤港澳湾区里的珠三角湾区?在过去中国改革开放40年里,这个湾区的发展有目共睹,已经成为“世界工厂”的核心。预期这个湾区将来是怎样的形象、是否会与其他湾区相比有自己独特的地方?我觉得可能在科技和创新方面会是一个新的亮点。特别是我们看到深圳在过去这二、三十年在高科技领域的发展、自主创新的发展、在创立自己的品牌等方面都做得很好,所以,我觉得可以比较乐观地看。大珠三角湾区有可能会更多的借鉴和学习旧金山湾区、特别是硅谷的一些成功经验,让这个湾区在科技创新方面,在中国,甚至在全球都有一定的角色和地位。就是科技和创新可以成为一个新的港澳和珠三角合作的新领域,也会成为整个湾区的一个新形象。不再只是一个“世界工厂”、只是加工,或者只是航运或贸易枢纽。”

 

如果说珠三角与港、澳城市的合作先于大湾区设想的出现、是一种事实存在的话,构建中的粤港澳大湾区与其它世界三大湾区的一个根本不同,是无论是旧金山,还是纽约、东京,他们都成型于同一政治、经济体制下的社会组织架构。

 

当然,从目前中国的政治走向以及近几年中央政府与香港的关系发展来看,中央政府正在努力让香港现有的“两制”向“一制”靠拢、消融。这也正是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在香港社会引发不安与忧虑的一个原因。

 

法广RFI 瑞迪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