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教無類? 挪威冷血殺手獲准上大學的緣由

布萊維克
安德斯·布萊維克2011年7月發動恐怖襲擊,殺死77人。入獄後不久提出上大學申請。

世界著名的高等學府,收到大屠殺兇手的入學申請,該如何處理?

這正是挪威奧斯陸大學(University of Oslo)幾年前面臨的難題。2011年奧斯陸發生槍擊案和爆炸案,77人喪生,兇手安德斯·布萊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入獄後不久提出攻讀政治學學位的申請。

2011年7月,布萊維克在挪威首都奧斯陸發動炸彈襲擊後,在奧斯陸西北約40公里外的於托亞小島(Utøya)發動恐怖襲擊,目標對凖在島上參加執政工黨主辦的青少年夏令營。

當年不少遇害者的朋友,恰好就讀奧斯陸大學。讓殺人犯與他們共同接受高等教育,爭議之大可想而知。

為大學考慮

另外,在布萊維克的極右「宣言」中,奧斯陸大學的一些教授也是他點名攻擊的目標。

而布萊維克選擇就讀的專業要學習的政治制度,正好是他信奉的極端思想所要攻擊的。這在奧斯陸大學副校長看來,可謂「思之極恐的悖論」。

儘管如此,3年前奧斯陸大學還是同意了布萊維克的就讀申請,不過為此設定了極為嚴格的條件。他以本科生學習,選擇的課程包括政治理論、黨派政治學、公共行政學和國際關係學。

課程資料通過監獄管理人員交給他,他與學生、教師沒有任何接觸,也不能上網。

奧斯陸大學說,讓改名換姓的布萊維克接受教育,是為了讓達到入學要求的犯人享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權利。

奧斯陸大學
奧斯陸大學決定,尊重犯人的受教育權利。

前奧斯陸大學校長歐勒·佩特·奧特森(Ole Petter Ottersen)說,這是「出於為我們大學考慮,而不是為他」。

去年接任奧斯陸大學校長的斯萬·司多林(Professor Svein Stolen)教授,也認同這一觀點。

他說:在這樣一所有規模的大學裏,意見肯定不會只有一種,那些親身受到事件影響的人,肯定更難接受。但是在某種程度上,我感覺我們總體對選擇這樣一種解決辦法,還是比較滿意的。

「這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但是我認為這是大學基於原則採取的行動。」

司多林教授說,奧斯陸大學在接受布萊維克就讀申請之前,首先考慮的是學生和職工的利益福祉。

「最為重要的是照顧到其它學生、教師和行政人員的感受,所以當時我們討論了很多怎麼確保讓他就學不會造成過多的影響。」

奧斯陸大學副校長艾斯·格尼茲卡(Ase Gornitzka)說,大學也是布萊維克當年攻擊的目標,因為大學是挪威開放民主政治秩序的一部分。

她說,「奧斯陸大學的反應與挪威整體社會對布萊維克的反應是一致的。」

「低調應對,挪威人總的情緒就是不給他任何空間。」

「他在法律上有學習的權利,但是他當然不能來大學學習,也不能像普通學生那樣學習。」

「他最好受教育」

曾經擔任奧斯陸大學學生代表的托馬斯,有熟人在布萊維克襲擊案件中被殺,現在仍然不願提及布萊維克的名字。

托馬斯解釋說:「不是因為恐懼,而是因為他不配。他要的就是出名。」

挪威紀念恐怖襲擊遇害者
挪威民眾紀念2011年恐怖襲擊事件中的遇害者。

托馬斯擔心,布萊維克選擇這個專業的目的可能是為了顯示自己洗心革面,企圖早日出獄。

即便如此,托馬斯仍然支持大學讓布萊維克就讀的決定。

「我無法想像他被釋放出獄,但如果他有朝一日真的獲釋,他受過教育比沒有受教育要好。」

「司法懲戒系統不是為了以牙還牙,而是為了改造讓人洗心革面。」

最近剛剛從奧斯陸大學畢業的艾米爾說,他認為大學校方做了一件正確的事,儘管這是一個很富爭議的決定。

他說:「布萊維克犯下如此可怕的罪行,這對挪威的開放政策是一大考驗。但是教育會對他有利。」

大學的決定以及人們對這一決定的反應,是否很有挪威特色呢?

挪威以自由、寬容和平等著稱於世,那麼英國和美國的大學會不會接受一個像布萊維克這樣有如此犯罪記錄的人入學呢?

英國白金漢大學副校長安東尼·謝爾頓說,如果收到這樣的申請,他會將決定權交給布萊維克受害者的親人們。

「我對教育的作用、教育的救贖深信不疑,它能讓人類更好。但是此人對那麼多的受害者犯下了令人髮指的罪行,那麼這就不是大學可以決定的事了。」

「如果受害者的親人們都同意他可以接受大學的教育,如果他表示了悔悟,那麼他應該可以入學就讀。但如果此事本身造成他們更多的傷痛,那麼就絶不可行。」

布萊維克恐怖襲擊已經過去了7年。托馬斯說,挪威人終於從當年慘痛事件中恢復過來。

他說:「現在挪威終於回到從前。我們不再是受害者了。」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