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前軍情六處首腦:悔不該力挺普京接班掌權

布萊爾 普京
克格勃請布萊爾看歌劇當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布萊爾去俄國看歌劇,關鍵是與誰一起看,在什麼地方看。

在英國指責俄羅斯總統普京一手策劃諾維喬克神經毒劑攻擊,英俄關係陷入冷戰結束以來最低點之際,英國情報機關軍情六處(MI6)前首腦一語驚人。

前軍情六處首腦理查德·迪爾拉夫爵士說,在近20年前普京作為一顆冉冉上升的政治新星,從一個地方官員飆升進入俄羅斯權力中心過程中,當時的布萊爾政府曾為普京的政治崛起「拋光」增亮。

克格勃密使

迪爾拉夫爵士1999-2004年間任英國秘密情報機關軍情六處的首腦。他在任期間正好是俄國前總統葉利欽下台,普京從名不經傳到大權獨攬的權利過渡。

迪爾拉夫爵士爆料說,在2000年俄國總統大選前,一位克格勃高級官員親自到倫敦與軍情六處接觸,請求軍情六處的幫助。

克格勃官員請求軍情六處給時任英國首相布萊爾遞個話:能不能請布萊爾到聖彼得堡看一場歌劇,前蘇聯著名作曲家謝爾蓋·普羅科菲耶夫創作的《戰爭與和平》。

看歌劇當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請布萊爾去俄國看歌劇,關鍵是與誰一起看,在什麼地方看。

克格勃請英國軍情六處幫忙運作的是,說服布萊爾去俄羅斯的聖彼得堡與普京一起看歌劇。

聖彼得堡是普京的政治發跡地,而此時的普京已經看好了克林姆林宮。

普京
迪爾拉夫爵士說,他現在很不願意把普京稱為"前克格勃情報官員,因為我把情報工作視為高尚的職業"。

「拋光」普京

迪爾拉夫爵士回憶說:「我們在倫敦反覆討論了很長時間,是否應該接受這個邀請。最後,我們的判斷是,這是一個非同尋常和獨特的開放接洽,我們應該接受邀請。」

軍情六處內部是否後悔當初曾為普京「拋光」?迪爾拉夫爵士說,他肯定今天的軍情六處會「非常後悔」。

但迪爾拉夫爵士強調,當時英國及西方國家都是看好普京的,英國與俄羅斯的關係是積極融洽的。

迪爾拉夫爵士說,普京上台後,「英國與俄羅斯有一到兩年的時間關係很好。但隨著普京政權的實質面目逐漸暴露,與俄國的關係開始變得尷尬和非常困難」。

Alexander Petrov and Ruslan Boshirov
英國首相特里莎·梅點名據信是俄國軍隊情報總局 "格魯烏"的亞歷山大·彼得羅夫和魯斯蘭·伯什羅夫就是毒殺案嫌疑人。

劍拔弩張

英國上個月在聯合國安理會上點名指控兩名俄軍情報官員是企圖在英國毒殺前俄羅斯間諜及其女兒的嫌疑人,從尷尬到困難的英俄關係降到了新低點。

在英國政府眼裏,兩名俄國特工跑到英國小鎮索爾茲伯里投放殺傷力巨大的「諾維喬克」神經毒劑,絶不是俄國情報機構敢拍板的事,而是最高層的決策。

英國政府國家安全事務顧問本·華萊士劍指普京。華萊士對BBC表示,俄國總統普京「理所當然、最終」要為這一襲擊案負責。

這個指稱的嚴重性不容低估。以國家行為在英國本土上發動攻擊,上一次這麼做的是希特勒的德國。

施毒動機

英國認定是普京幕後一手操縱的投毒。但俄國對一個已沒有價值的前雙料間諜如此大動干戈,動機何在一直是個疑問。

迪爾拉夫爵士為軍情六處當年的做法辯護時,不經意間倒是講出了一個可能的解釋。

迪爾拉夫爵士說,他現在很不願意把普京稱為「前克格勃情報官員,因為我把情報工作視為高尚的職業」。

他認為,今年三月在英國索爾茲伯里鎮發生的刺殺前俄羅斯軍事情報官謝爾蓋·斯克里帕爾的企圖,表明俄國的情報系統陷入了危機。

迪爾拉夫爵士解釋說,當年把俄國納入西方的懷抱,大大方便了英國和西方情報機構獲取俄國的情報,「因為接觸俄國有影響力的人物的機會大大增加了」。

迪爾拉夫爵士說:「為什麼普京,如果是他的話,要下令刺殺斯克里帕爾?我認為這反映了俄國的危機。自蘇聯解體後,俄國的情報系統被西方徹底的滲透了,現在他們要關緊大門。他們要發出一個明確的信息:如果你被西方情報機構招募,那你就永遠也不會逃過俄國的報復」。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