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是廿一世紀「邪惡帝國」



美國副總統彭斯上任以來雖然不算是隱形人,但在特朗普政府內的存在感實在相當薄弱,既沒有惹起甚麼風浪爭議,重大政策包括減稅、貿易戰、擴軍等都跟他無關。上星期這位深懂不搶「老闆風頭」之道的副總統忽然擔大旗,為特朗普政府對華政策發表重要演說。他的演說一出即時引起美國國內、國際輿論關注,還有美國中國問題專家拿彭斯的演說跟當年列根總統的「邪惡帝國」演說相比,認為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向美國的頭號敵人發出的「戰書」。

列根總統的「邪惡帝國」演說1983年發表。當時美國政界對跟蘇聯detente或緩和相當熱衷,國會更有人推動美國放棄在歐洲部署中程導彈以換取蘇聯凍結核武發展。列根向來主張以實力換和平的策略,堅決要在歐洲部署中程導彈及發展「星戰」反導彈系統以在軍事上向蘇聯施壓,希望加速它的衰亡。為了爭取民意支持,列根及他的寫作班子精心炮製了這篇演說,場地則選在一個基督教團體的聚會,以凸顯美國與蘇共的對壘是信仰之戰、正義與邪惡之戰。

演說寫得無懈可擊,從宗教信仰說到政治,從對信仰自由的堅持說到極權制度的可怕,從歷史教訓說到蘇共無孔不入的滲透。環環相扣、層層推演,再加上列根的精采deliver,現場觀眾固然陶醉,不在場的民眾以至海外傳媒讚嘆不已。有些段落現在讀來仍覺合時深刻,教人深思,例如他引用著名作家CS Lewis的話批評那些以為蘇共會真心和解的人太天真,沒看清共黨官員的面目:「(The greatest evil)it is conceived and ordered; moved, seconded, carried and minuted in clear, carpeted, warmed, and well-lighted offices, by quiet men with white collars and cut fingernails and smooth-shaven cheeks who do not need to raise their voice......these quiet men do not raise their voices, because they sometimes speak in soothing tones of brotherhood and peace......(最大的邪惡暴行往往在明淨、整齊、溫暖的辦公室之內作出,那些衣履光鮮、面容修潔,連指甲也弄得無半點污點的黨官在辦公室內大筆一揮輾碎個人的自由與希望,把一批一批人送進集中營。他們說話時連眉頭也不皺一下,聲線洋洋如常,甚至扮成和平、友愛的使者……)」

這樣的描述讓極權者的冷酷與扭曲躍然紙上,跟他們偽裝溫文的外表形成強烈對比,怎能不打動人心!

美勢捍衞現有政經秩序

彭斯的演說寫手欠缺了點文采,彭斯發表演說的時候也欠缺大將風度,感染力實在不能跟「邪惡帝國」演說相提並論。但不能因此小覷這篇演說,因為它結結實實的寫到了中共政權的各種「罪行」,又表明特朗普政府不會視而不見,而會認真對付。彭斯列舉的「罪行」從軍事到經濟到文化都有,包括:在南海島嶼興建多個導彈基地;加入世貿後沒有建立公平貿易體系,反而強迫外企轉移技術;利用基建貸款進行「債務陷阱外交」;外交上圍堵台灣,又意圖把美國趕出西太平洋區域;打造「中國製造2025」計劃搶奪高新科技的主導權;干擾美國選舉。

按彭斯的演說,中共政權除了沒有採取武力或戰爭手段外,幾乎動用了所有可用的方法滲透、打擊美國,以削弱美國作為自由世界領袖的角色,並令自由、人權、公平貿易等普世價值崩壞。美國對此不能坐視,必須堅決回應,例如增加軍費大幅擴軍(海、陸、空、太空),加強與盟友外交合作等以應對中共政權的威脅,維持現有的世界政經秩序。

可以說,在彭斯演說中北京當權者就如當年的蘇共邪惡帝國一樣,對美國及其代表的價值構成巨大威脅,美國要跟它來個對決。難怪有人說它跟列根的「邪惡帝國」演說同樣是一份「戰書」了。

盧峯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