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克维尔第十四: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比较(下集)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网络照片


【法国思想长廊】 : [提要]当法国的知识阶层以理想原则构思完美社会,并由一些激进的革命者付诸实践时,美国的建国者却已经聚集一堂,不厌其烦地讨论联邦宪法,为一个真正人民主权的共和国,奠定长治久安的基础。

问:法国大革命受启蒙思想影响,美国的那些建国先贤,不也一样吗?

 

答:是这样的。美国革命的思想资源,和欧洲十八世纪的启蒙思想分不开。这你只要看一看杰弗逊起草的《独立宣言》就一清二楚。它上来就说:“下述真理不证自明:凡人生而平等,秉造物者之赐,拥有无可转让之权利,包含生命权、自由权、与追求幸福之权”。我们从中简直就能听到卢梭的声音。但是,吉尔贝·希纳尔曾编过一本《托马斯·杰佛逊文学箴言录》,他发现杰佛逊竟然没有摘录过一句伏尔泰、狄德罗或卢梭的话。他倒是很认真地读过英国思想家柏林布鲁克的著作,而这位先生长居法国,是中楼俱乐部的成员。这个俱乐部的中心人物,正是孟德斯鸠。他的名著《论法的精神》,有关英国宪政的研究,就得益于伯林布鲁克,所以我们可以知道,美国建国先贤们,主要是受英国启蒙学者的影响,而英国思想中的经验主义倾向,和法国自笛卡尔以来的理性主义倾向,是有非常大的区别的。人们谈及启蒙哲学,多谈法国启蒙哲人。但是如果论及政治制度,政府职能,法律地位这些社会运作的原则,英国启蒙思想家自霍布斯到洛克,远比法国启蒙哲人论述得细致和深入。我们在前面给听友们介绍孟德斯鸠、伏尔泰、卢梭时,已经讲到过他们从英国哲人那里得到的启发,获取的资源。所以《启蒙运动百科全书》的作者说,“英格兰学者把培根、洛克和牛顿阐发的令人信服的经验主义传入欧洲,洛克的经验主义心理学改变了人们对人类心智的认识,促进了十八世纪的认识论,道德哲学和心理学的研究”。所以,《美国政治学说史》的著者梅里亚姆断言:“绝少证据可以证明,美国的革命理论的倾向,是由法国革命的伟大鼓吹者决定的”。但是另一方面,却有充分证据证明,洛克和英国学派的学说起了主要作用。我们还可以肯定,法国的《人权宣言》在很大程度上效法美国的《独立宣言》。所以,美国的革命先贤们,通过英国哲人而接受启蒙思想的影响,所以他们的思考方式有浓厚的经验主义和实用主义的倾向。这一点极重要。所以托克维尔说:“历史上伟大人民的政治教育,完全由作家来进行,这真是一件新鲜事儿。这种情况也许最有力地决定了法国革命本身的特性,并使法国在革命后,呈现出我们今天所见到的容貌”。而美国国父之一麦迪逊,早在1787年,就对参与美国革命的战友们指出,社会中没有抽象的公意,公民与党派有各自的利益,社会就是要在这些不同利益的争执和妥协中达成平衡。

 

问:那么美国革命的参加者,他们又有些什么特征呢?

 

答:我们应该先指出,托克维尔并不否认思想家在革命中的重要作用。他只是指出,当时法国革命的参加者,对治理国家是外行。在他们的思想中,有一种倾向,就是要对以往的东西,彻底打破,这样的倾向使具体的操作成为要么就全有,要么就全无,使社会没有过渡期,必然走向极端。托克维尔认为,这应该归罪于君主政体把这些社会精英摒弃于社会政治生活之外,使他们没有可能在实际的政治活动中提出具体的施政方案,结果“政界仿佛始终划分为两个互不往来,彼此分割的区域。在前一个区域,人们治国理民,在后一个区域,人们制定抽象原则。任何政府均应以此为基础,在这边人们采取日常事务所要求的具体措施,在那边人们宣扬普遍法则,从不考虑用何手段加以实施”。而在美国,同样的理想诉求,却有脚踏实地的具体实施方法。托克维尔说:“美国人仿佛只是贯彻实行我们作家的设想,赋予我们头脑中的梦想以现实的内容”。这就是说,美国建国先贤,一样怀抱推翻专制统治,建立民主社会的理想。但是他们知道如何去具体做。我们再看出席费城制宪会议的55位代表,其中三十一位受过各种高等教育,大多数是学者或科学家,甚至在这些人中有两位大学校长,三位大学教授。更重要的是,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在各个殖民地政府中任过职,有着财务、行政、法律方面的具体经验。这些人从自己的实际的行政经验中体会到,人性是不完美、多变的。指望一场革命能使人人成为圣人是幻想。而法国大革命中最活跃的思想家孔多塞,就相信人性的无限完美和社会的无限进步。约翰·亚当斯曾做过美国的驻法大使,他经常宴请当时有名望的法国知识分子。他承认他们个个博学通识,但总是沉溺在自己的幻想中。亚当斯甚至认为,他们对如何治理政府根本无知。他说,孔多塞如果仅仅是一位哲学家,那就很好。但他作为一位立法者,则非常危险,会摧毁他自己追求的道德。可是孔多塞恰恰是法兰西第一共和国宪法起草人。他还专门设计了一套投票方法,给称之为孔多塞投票法。而他本人却在大恐怖其间,被逮捕关押,最后死在监狱中。亚当斯在谈到这些法国革命中的领头人时,指出他们过于追求完美,追求革命理想的即时实现。他说:“他们是在把一件完整的衣服撕成碎片,不留下一根完整的纱线”。

 

问:法国革命期间,各种政治势力之间的辩论,不是也很公开激烈吗?

 

答:是的。但法国大革命期间的辩论,可以用你死我活来形容。经常有议员发表完自己的言论,下台就被抓起来,关进监狱,甚至送上断头台。吉伦特派、山岳派、雅各宾派互相争斗厮杀。大家都知道罗兰夫人,她是吉伦特派的核心人物,逮捕她是由国民公会下的命令,而国民公会却是在冲进会场的暴民威胁下,通过的命令。所以,为了结束专制、追求自由而奋斗的罗兰夫人,在断头台上留下了那句名言:“自由,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而美国决定联邦命运的制宪会议,却是由各个殖民地推举出的代表,在闷热憋气的屋子里,反复讨论、争执、投票、妥协而完成的。一切都是在平静的气氛中,争吵再激烈也都不失君子风度。代表们都要争取对自己有利的结果,但也知道留给对方足够妥协的空间。大会主席华盛顿,每天端坐会场,安安静静地听代表讨论,没说过一句话来施加自己的影响。所以人称这费城制宪会议是奇迹的127天。所以辩论和辩论不一样,我们见过文化革命中红卫兵各派之间的辩论,那种辩论的目的,是要证明对方是反革命,要打翻在地。所以,准备妥协的辩论,才是有意义的。而那种只想打倒对方,甚至靠暴力支持的辩论,不是辩论,而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历史的结果,清楚地表明,美国革命最后以获得一个阳光普照的永恒光明为结果,而法国革命,却在闪电之后,又陷于黑暗之中,历经雅各宾恐怖、拿破仑专制、波旁王朝复辟,七月革命,又是小拿破仑政变,重建帝国,在近百年的时间里,血流成河,生灵涂炭。但是,说美国革命是一个阳光革命的成果,固然不错。但是,宪法中有一个大妥协,就是关于废奴问题。由于搁置而没有得到最终的解决,后面引发了南北战争,这是另一个大话题了。好,听友们,关于托克维尔,今天我们就结束了。总结一下,托克维尔是把自由当作革命目的的伟大思想家,对他极为丰富的政治和历史哲学思想,这十四期的讲座,也只是挂一漏万,请听友们多多包涵。

 

法广RFI 特约赵越胜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