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學逗唱皆行 費玉清縱橫兩岸歌壇十大記憶

圖為費玉清參加台灣新竹晚會演唱《南屏晚鐘》資料照片
費玉清在9月27日表示,將於2019年巡迴演唱會結束後正式退出演藝工作(圖為費玉清參加台灣新竹晚會演唱《南屏晚鐘》資料照片)

鄭仲嵐 BBC中文台灣特約記者

很難用三言兩語形容台灣歌手費玉清對華人演藝圈的影響力,他在台灣、中國大陸與香港、甚至新加坡等東南亞華人圈中,無疑是一代華語歌壇的共同記憶。

就在9月27日,這位63歲的台灣一代歌手與主持人,在臉書上宣佈將於明年退休「正式封麥」。

10月3日,費玉清在2019年的五場台灣告別演唱會門票一齊開賣,霎時間不過17分鐘,從800台幣(26美金)到6800台幣(220美金)的票卷全被一掃而空,單單五場就創造近兩億台幣(約648萬美金)可觀的收入,逼得主辦單位趕緊追加兩場演唱會。

在宣佈從歌壇引退後,兩岸三地、甚至是東南亞都對這位唱將的退休感到惋惜。不少歌迷依舊認為「小哥」歌喉保養的好,還有很長的演藝生涯,此刻選擇急流勇退,讓歌迷們開始回憶起他的舞颱風采。BBC中文帶您回顧「小哥」歌唱生涯的十大亮點。

1、十足的親和力

「完全看不出來他有大明星架子」,台灣資深娛樂記者粘嫦鈺,依舊記得當年參加台灣綜藝節目「龍兄虎弟」錄影時空檔,費玉清出來親切待人的模樣,「很隨和真的,一直笑嘻嘻,完全不是高高在上」。

開播於1992年的「龍兄虎弟」,活脫就是90年代台灣綜藝高峰的見證,當時不僅是收視率保證,也讓費玉清與藝人親哥哥張菲,成為最有價值的黃金兄弟檔。粘嫦鈺當時天天跑台灣電視台的攝影棚,每天等他們錄影結束後訪問,「他表演完後,都會來後台跟我們閒話家常,我蠻實際觀察到這點」。

2、愛國藝人形像

出道於1973年的費玉清,本名張彥亭,籍貫安徽桐城。哥哥是知名錶演秀場主持人張菲(本名張彥明)、姊姊則是有「東方維納斯」之稱的費貞綾(本名張彥瓊),都是演藝圈的翹楚。

費玉清出道時唱過許多愛國歌曲,好比1979年的《國恩家慶》,當時正逢國民黨"反攻大陸"時期(圖為台灣金門烈嶼島上的國軍士兵雕塑)。
費玉清出道時唱過許多愛國歌曲,好比1979年的《國恩家慶》,當時正逢國民黨「反攻大陸」時期(圖為台灣金門烈嶼島上的國軍士兵雕塑)。

對比兄姊的粗獷豪邁,弟弟費玉清出道時相當清新脫俗,當時出道時更唱過許多愛國歌曲。好比1979年的《國恩家慶》,當時正逢國民黨「反攻大陸」時期,這首哥活脫是台灣當時戒嚴時期的必播結尾曲。

隨後的《中華民國頌》,一句「青海的草原、一眼看不完」到最後「中華民國、千秋萬世、直到永遠」,至今仍是國民黨、新黨等統派團體的「聖歌」,只要逢雙十節或是國民黨黨慶,這首歌依舊可以振奮全黨人心。

3、當兵永遠的晚安曲

但對於大部分台灣人來說,費玉清最讓人耳熟能詳的,恐怕是這首《晚安曲》。開頭一句「讓我們互道一聲晚安,送走這匆匆第一夜」到最後一句高亢地「再說一聲,明天見」,幾乎是台灣男人服兵役時,晚上晚點名後就寢前一定會聽到的「神曲」。

1987年,台灣知名的軍教電影「報告班長」,其中一個配角的台詞,就是在晚點名就寢後跟同寢室的同袍說:「你知道我現在最想做什麼事情嗎?掐死費玉清!什麼明天見明天不見,我希望最好永遠不要天亮!」。可以想見台灣男人軍旅生涯中,都不能缺少費玉清「晚安曲」的記憶。

晚安曲不只被用在台灣軍旅,也被「廣泛應用」在台灣的百貨公司當作打烊曲。粘嫦鈺笑說:「費玉清跟我們生活分不開了,晚安曲是種撫慰。商人比我們還敏感,賣場打烊播晚安曲,真的是晚場的國歌,趕客人最好的、最有用、又最不失禮的」。

4、橫掃東南亞秀場

在70年代到90年代間,「小哥」不僅是紅遍台灣,同時在東南亞也相當受到歡迎,至今有很多歌曲仍在新加坡、馬來西亞等、甚至菲律賓的華僑圈中被傳唱。

費玉清在廣西南寧參加廣西衛視《一聲所愛·大地飛歌》節目錄製
費玉清在南寧參加廣西衛視《一聲所愛·大地飛歌》節目錄製(資料照片)。

甚至到了2017年,62歲的費玉清還能在新加坡的室內體育館連開兩場演唱會。當年在新加坡這個「彈丸之地」,連開兩場演唱會的只有周杰倫與費玉清兩位歌手,這次的「封麥」訊息,自然也是獅城媒體的頭條報導。

5、念舊的情誼

費玉清個性相當念舊,粘嫦鈺記得十幾年前,有次他在台北市松江路上巧遇小哥,原來是費玉清在跟老鄰居聊天,「他那時早就家喻戶曉了,我想說不可能啊,怎麼那麼容易(碰到),結果一靠近真的是(他)」。

她記得費玉清說:「我在跟泊車小弟聊天,我以前就住這服附近,來跟老鄰居聊天」。費玉清一身老牛仔褲、舊毛衣,手上一個小公事包,相當樸素地打扮。粘嫦鈺笑說:「幹嘛不請助理開車載你」,費玉清笑回:「自己走路就行啦」。

後來費玉清跟她說,平常演唱會已經排夠滿了,所以只要回台灣,他就喜歡到處走走,找找老鄰居串門子,回憶以前的過往。

「小哥」的念舊也在電視節目上展現,粘嫦鈺回憶有次錄綜藝節目需要動物,製作單位買了一隻小雞,結果錄完後沒人照顧,費玉清就把小雞帶回去養,後來小雞過世後他一度相當沈痛,甚至無法來錄影。

6、老少皆風靡

粘嫦鈺評論,費玉清的歌聲舒服悅耳,是「從90後到90歲後」都通吃的歌聲。她記得一位跑船的朋友曾跟她說,費玉清的「送你一把泥土」這首歌,影響他跑船生涯很深,每每出航時,總會將費玉清的CD帶上船。在異鄉海域上聽到歌詞時,總會不禁流淚。

粘嫦鈺本身也是印象深刻,她過去常常將費玉清發的CD拿回家,聽聽後就亂放,久而久之就不見蹤影。直到有天她整理婆婆的房間時,才發現CD都被婆婆收藏地很整齊,放在首飾盒中,才驚覺原來婆婆也是「費玉清粉」。

後來費玉清在2000年中期,開始進軍中國大陸,依舊可以用他的方式演繹出一套新的表演模式。不論老中青三代,費玉清都有讓人可以著迷的吸引力。

7、始終完美主義

費玉清的自我要求很高,也是演藝圈出了名的,年嫦鈺說,「小哥」曾跟他說他的生活很單調,平常就是看看電視,有時甚至會一直看台灣的政論節目。假日就是逛逛花市買買植物,父母在世時,就陪陪他們吃飯。

為了保養喉嚨,「小哥」也力行晚上十點之後不說話的習慣,一直到隔天早上六點多睡醒,平時不煙不酒。而在表演時,總是穿著一身樸素地中山裝或是西裝,筆挺地印象也被封為「演藝圈公務員」。

費玉清在福州參加央視舉辦的中秋晚會
費玉清在福州參加中國央視舉辦的中秋晚會(資料照片)

在中國大陸走紅後,2014年費玉清在北京的演唱會甚至因為他的喉嚨出狀況,讓他決意要全數退票,後來再擇日把它「唱回來」。粘嫦鈺說,小哥一直以來自我要求高,如果無法唱好,他就會直接道歉退票,不難想像他當時做此決定。

8、對雙親至孝

費玉清三姐弟的孝順更是傳遍演藝圈,一談到「孝順」,粘嫦鈺則說:「這已經是人盡皆知」。年輕時就負責照顧母親的費玉清,一直與媽媽生活形影不離,不僅挑選地段台北市最好的房子給母親住,母親在世時一有空就會時時刻刻陪伴。

粘嫦鈺回憶:「當時2006年、07年,小哥開始進軍大陸時,他有很多很好的機會,但那時媽媽身體已經不好,因此他就以媽媽為重,沒有那麼放手去搏大陸市場」。

直到2010年媽媽過世後,費玉清才在大陸市場上更開疆闢土,但是每每在大陸舉辦演唱會,費玉清總會替媽媽留下個位置,「那種當下反而小哥更更想媽媽了吧,面對好幾億人的掌聲,反而媽媽無法共同分享了」。

照顧父親的責任,則落在哥哥張菲身上,但是費玉清對父親也很盡孝。2017年,費玉清推掉了中國歌手的最大節目「央視春晚」,也是因為他想跟父親一起吃年夜飯,而父親則在當年的9月21日,以96歲高齡與世長辭。

9、黃段子與模仿秀

費玉清雖然唱歌相當優美斯文,不過他在主持綜藝節目上,更是高竿。除了善於模仿各大歌星之外,費玉清是出了名的愛說「黃色笑話」,台灣粉絲稱他為「皇帝」,中國大陸網友們則一度封他「污王」。

粘嫦鈺聽到記者提起這「優點」,笑說:「這些東西只是輔助他唱自己喜歡的歌,其實目的就是要娛樂大眾」。她說,私底下的「小哥」相當懂得應對進退。

早先出道時,費玉清即被哥哥張菲帶在身邊,除了唱歌之外,也勤於磨練主持功力。費玉清的歌曲太多溫柔典雅,為了要在中場不至於讓觀眾覺得悶沈,因此小哥都會用模仿跟黃色段子來「提振士氣」,久而久之也成為一種個人風采。

10、時時放下身段

最讓粘嫦鈺印象深刻的,是「小哥」不管去哪裏都懂得放下身段的柔軟度。這幾年來,費玉清頻頻出現在中國大陸綜藝節目中,但除了音樂節目的「導師」身份外,他也常常以嘉賓身份下去玩,參加實境秀的錄影等,「他真的不是為了錢,小哥就是很喜歡跟大家一起玩」。

粘嫦鈺認為,中國演藝市場相對複雜,很多眉角與「潛規則」要應付。但他覺得小哥單純的個性,在中國市場沒有碰到很多障礙,又受到尊敬,她說:「我想他把累積大半輩子應付台灣牛鬼蛇神的經驗,用在大陸,已經刀槍不入了」。

年輕到現在,都是要想盡辦法娛樂,但是隨著年紀增長,依舊謙虛,進退得宜,是粘嫦鈺近30年記者生涯所觀察到的「小哥」。如今因為父母過世與年紀決定封麥,她也不禁感嘆「一個標竿消失了」。

她認為,「小哥」體力與精神都還足夠,中國市場也打開了,用力去唱是絶對還有機會:「現在是他最好的時候,但他面對這麼多名利都可以放下,我覺得很不容易。在這個巔峰、最美好的時候劃下句點,真的還是很有智慧」。費玉清在屢創巔峰之際,選擇退下,恬淡看人生,「可能剛開始很多粉絲嚇到,但隨後都會釋然吧」,她說。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